萬眾矚目 —— 芝柏表 Girard-Perregaux 開啟新征程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6月 2016

適逢芝柏表 Girard-Perregaux創辦225周年之際,這個瑞士高級腕錶品牌將通過向世人重申其在瑞士鐘錶業的歷史地位,以及企業精益求精的態度,以期重獲鐘錶業的肯定,再度驚艷業界。

在上期,我們談到了,Girard-Perregaux採納了雄心壯志的首席執行官 Antonio Calce的倡議,即將開啟新征程 (參見 Europa
Star 2/16採訪
). 這個成立於拉紹德封德高望眾的企業,將於今年迎來225周年紀念,並期望通過周年慶典向世人展示其深厚的歷史底蘊,為品牌未來的發展打下堅實基礎。在不斷發展變化的鐘表業內,Girard-Perregaux打算重申自己受行家青睞的地位,同時希望藉由更清晰、親民以及集中的品牌定位,收穫一批新的追隨者。過去的兩個多世紀,品牌已斬獲無數的發明專利使用權(擁有超過80項專利),為其勝利復出打下完美基礎。

值此重要年份,品牌將有四件標誌性作品閃亮登場。我們將重現在1889年巴黎世博會上首次亮相的富有傳奇色彩的三橋陀飛輪Esmeralda,這款手錶有力地表明了Girard-Perregaux精益求精的態度,而也正是這一理念讓品牌成為制表業界德高望眾的企業。

LA ESMERALDA (1889)
LA ESMERALDA (1889)

Place Girdardet系列將呈現225枚美輪美奐的腕錶,帶您一覽品牌225年歷史滄桑。Laureato系列,脫胎於品牌在1975年推出的一款產品,以其典雅俏麗的外形在巴塞爾鐘錶展上大行其道。Heritage 1957系列同樣典雅尊貴,靈感來源於品牌在20世紀50年代末期推出的一款產品,限量225枚。Girard-Perregaux也希望通過全新的Cat’s Eye Majestic取悅女性顧客,品牌首次為這款標誌性產品設計出豎向橢圓表殼,賦予手錶全然現代的華麗轉身。

 225載風雲激盪,制表路跌宕起伏

Girard-Perregaux是為數不多的有資格稱之為「製造商」的鐘表製作企業。今時今日,從手錶的初始設計到最終完工,該品牌擁有製作手錶的全套工藝,其高品質錶盤設計為企業贏得良好的聲譽。

18世紀末,日內瓦傑出鐘錶匠兼珠寶匠 Jean-François Bautte 為企業的未來奠定了基礎。他和他的工匠們製作腕錶、自動裝置、珠寶飾物以及八音盒。Jean-François Bautte 在「裝飾表」的製作領域堪稱翹楚,各種樣式的手錶琳琅滿目:有微型樂器形狀的和昆蟲形狀的,甚至還有香水擴散器形狀的!他也是首個設計超薄腕錶的鐘表匠。企業始創於1791年,直到1856年 Constant Girard 與 Marie Perregaux 結為伉儷後才有了現在的名字。

該品牌標誌性的三橋陀飛輪誕生於19世紀中期。在1867年的巴黎世博會上,Constant Girard Perregaux 介紹了他的首款懷表,表的陀飛輪懸浮於三個板橋下,極具特色。22年後重回巴黎時,這種設計理念的最終表達形式得到確認,也就是廣為人知的三橋陀飛輪Esmeralda。

20世紀50年代末,Girard-Perregaux 在業內率先建立了研發部門,這才有了後來1965年第一款高頻機芯Gyromatic HF的問世,機芯轉速達36,000振次/時。一年後該品牌的高頻鐘錶獲得了「天文台百年大獎」。接下來的十年是石英的盛世。Girard-Perregaux迅速察覺到石英將助力品牌追求更高精確度,並嗅到將其投入大規模石英表生產的可能性。該品牌石英機芯的振動頻率達32,768赫茲,此頻率後來成為全球所有制表商普遍採用的標準並沿用至今。

2008年Girard-Perregaux取得了革命性的研發成果:一種由比髮絲還要纖細的硅制刀片製成的恆力式擒縱器機芯。這種恆定擒縱機構 Constant Escapement L.M.獲得了代表表壇最高榮譽的「金指針獎」。

Girard-Perregaux為與公眾分享品牌的深厚歷史底蘊,目前正在建設一座新的博物館,他是La Chaux-de-Fonds一座歷史悠久的城堡(館址:Rue du Progrès 129號)。該莊園是由建築師 Léon Boillot在1908年,秉承「封建」與「瑞士文藝復興」的理念打造的。Antonio Calce 是品牌文化傳承部門的首領以及博物館館長,解釋道:「這不會是個平平無奇的展覽,請您相信我們將會帶給您沉浸式的體驗。」

 Esmeralda: 傳世傑作,重歸故里

ESMERALDA 陀飞轮腕表
ESMERALDA 陀飛輪腕錶

Antonio Calce 一邊將那枚陀飛輪腕錶從展示架上拿下來,一邊說道:「Constant Girard 想做的是匯聚當時最精巧的腕錶製造技藝,從而打造出一枚傳世傑作。表殼是由康斯坦特 Constant 那個時代最好的雕刻家 Fritz Kundert 進行雕刻裝飾的。而三板橋設計則加強了機芯的建築感。」

早在1860年,Constant Girard 就已經將腕錶的機械加工化腐朽為神奇。他的第一隻三橋陀飛輪腕錶是極具革命意義的,腕錶的運作與精心設計賦予了陀飛輪藝術感,突破了此前人們認為陀飛輪只是一個純技術裝置的觀念。在增加腕錶藝術性的同時,絲毫未貶損到其精細度。七年後,這款三橋陀飛輪腕錶在瑞士納莎泰爾天文台獲得了它在鐘錶業界的第一份殊榮。「三橋陀飛輪於1884年在美國獲得專利,因為那時瑞士的一些州不允許聯合專利的申報!」 Antonio Calce 解釋道。Girard-Perregaux在1865年至1911年間共向瑞士納莎泰爾天文台遞交了大約27枚三橋陀飛輪。

1889年高潮來臨,Constant Girard 製造出新款式——帶有樞軸式擒縱裝置以及三金板橋的陀飛輪懷表,此表在巴黎世博會上的同一類別中獲得金獎。它又名「La Esmeralda」,源於墨西哥珠寶及鐘錶商人Hauser、 Zivy & Cie。在長達幾十年的時間裡,這枚腕錶收歸 Porfirio Diaz 及其繼承者囊中,他鐵腕統治了墨西哥超過30年(他也曾發出過著名的感慨:「墨西哥如此倒楣,離美國如此近,離上帝如此遠!」)。1970年,Diaz 將軍的後裔聯繫了企業當時的總經理Jean-Edouard Friedrich,表示願意出價將這枚腕錶賣給 Girard-Perregaux,就這樣這枚腕錶最終回歸到了Girard-Perregaux博物館中。此表含有目前仍在生產的歷史最悠久的機芯,其整體架構自1860年以來未有絲毫改變,能在這座博物館裡享有一席之地實屬當之無愧。

新腕錶繼承了此前傑出作品身上的優點,成功地將美學、技藝以及象徵的理念融合在了一起。在三個平行的板橋中放置鑲嵌着拋光鑽石的機件,以兩個鏍絲固定,這也就意味着發條匣、微調滾輪和陀飛輪滑架必須彼此協調一致。主板的三部分設計,金板橋及前面可視的部件,甚至是陀飛輪滑架上臂杆的數量都無不傳遞着一個訊息——3這個數字及其倍數構成了我們對過去、現在和將來時間測量的度量。

18K玫瑰金表殼直徑為44mm,內置自動上鏈三橋陀飛輪,板橋橫跨整個鐘面。精細的陀飛輪滑架線條勾勒出 Constant Girard-Perregaux 研發的七弦豎琴形狀,如此與眾不同。「陀飛輪、精湛的工藝以及一絲不苟的校準,當然還有機芯及板橋,這些都是原來的腕錶及其復刻版本所共同承載的美好特點。」 Antonio Calce 說道。這款腕錶就是我們力求至純的鐘表匠人們的夢想。

 風雨世紀路,美表傳我心

225枚精美絕倫的腕錶代表品牌走過的225年風雨征程,每一枚的鐘面都是特製的(無論是刻度樣式、指針軌跡、凹狀準星、板絲格紋綴飾或緞面及噴砂處理)。所有的Place Girardet系列腕錶在9點位置處都綴以小金色飾板,篆刻着從1791年到2016年間的其中一個年份,鐘面中間的短句記錄着發生於該年份的一件歷史性事件

PLACE GIRARDET 2016
PLACE GIRARDET 2016

這個系列囊括了品牌自1791年起的所有主要里程碑式的、重要文化、科學及政治事件。此次所有鐘面6點位置的品牌標誌性金橋,更是首度鑲嵌於Microvar變量慣性擺輪之上。鐘面上相間的顏色、拋光款式、飾面以及指針的類型和風格都與當年的歷史性事件相關。

 「畢業生」閃亮登場

LAUREATO 自动上链机芯
LAUREATO 自動上鏈機芯

對於Girard-Perregaux而言,1975年是另一重要年份。在這一年品牌正式推出了引發轟動的Laureato,這款腕錶在其外形、材質及機芯方面突破了所有系列的往日設計習慣。影迷們想必已經猜出這款腕錶的名字起源於 Mike Nichols 的經典電影——《畢業生》(即拉丁語的《Il Laureato》),影片捕捉到了年輕一代在質疑傳統價值時所面臨的不確定性。也正是在這個時期,鋼材成為制表業的主流材質,這一舉措令腕錶變得更為時尚俏麗、美輪美奐。正如企業自己所言,「在市場營銷部尚未進駐鐘錶業時,這款手錶設計讓我們邁出了具有啟發性意義的一步。」

設計大膽新奇。Laureato創造性地將手鐲及光面八角形邊框整合到拉絲緞面表殼上,並協調變換光面與啞光面(Laureato是雙色腕錶潮流初期的傑出代表)。機芯內部設計同樣匠心獨運:在20世紀70年代各種技術變革氣勢如虹之際,Girard-Perregaux聚精會神研發了具有32,768赫茲振動頻率的內置石英機芯,這一標準一直沿用至今。

2016年時值品牌重溯自己的原始信念。向復古鋼製腕錶致敬,兩個系列限量225枚腕錶,其中一個系列鐘面為藍色,另一個則為灰色。八角形邊框得以回歸,品牌還靈活地將手鐲設計與拋光和緞面加工巧妙地融匯到了一起。直徑41mm的表面,一如公司宣傳單里指出的一樣,是「在品牌短暫嘗試了特大號設計後回歸的合理標準」。棒狀臂杆脫胎於原設計並在其中綴以些許發光材質,表面則鑲嵌棋盤狀圖案的巴黎飾釘,與其1975年版本一致。日期在3點位置顯示,這是一種’後復古,新潮流’手錶(詳見專題文章 Vintagemania)。

 精益求精,勇攀高峰

HERITAGE 1957
HERITAGE 1957

今年品牌的主要趨勢肯定是復刻版的重新發布。Girard-Perregaux Heritage 1957款式從20世紀50年代的Gyromatic(名字來源於意為「旋轉」的希臘單詞gyros以及表示「自動化」的英語單詞automatic)系列得到啟發,Gyromatic的革命性機芯簡化了自動機械腕錶的發條,解決了自20世紀30年代起一直困擾了無數能工巧匠的難題:如何才能打造出一款既精準可靠又高效節能的自動機械腕錶?

Girard-Perregaux對這一問題的初始回應可以追溯到1957年,當時該品牌設計了一個極其簡潔的滑輪離合器,從而能實現從轉子處更輕鬆、高效、可靠地傳遞能量,這為自動機械腕錶尺寸的縮減開啟了新紀元。對該問題的第二個創造性回答則是高頻機芯Gyromatic HF的問世。自20世紀60年代中期,品牌開始銷售轉速為36,000振次/時的腕錶,而不是此前轉速為18,000到21,600振次/時的系列,此舉極大地提高了鐘錶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而這一點一直是品牌所執着追求的。

設計優雅大氣、精緻幹練、永恆經典。重新發布的這225枚Heritage 1957系列復刻版鋼製腕錶造型復古優雅,是對此前原版設計精神的忠實再現。

 Cat’s Eye Majestic精緻依舊,表殼方向不成問題

CAT'S EYE MAJESTIC
CAT’S EYE MAJESTIC

那么女性腕錶呢?今年幾大高級腕錶品牌都對女性腕錶市場表現出更大的重視(詳情見《社論》)。Girard-Perregaux作為首個將女性腕錶與自動化機芯融合的高級腕錶製作商,基於Majestic系列現正推出首次出現豎向橢圓錶盤的Cat’s Eye系列。Cat’s Eye自2004年問世以來,憑藉其匠心獨運的橢圓形錶盤已經斬獲了最具標誌性女性腕錶的頭銜。

總之,Girard-Perregaux絕不會只滿足於現狀,也不會坐吃山空。值此重要的周年紀念,品牌正部署雙戰略:其一,重塑其作為瑞士制表業龍頭的地位並引領行業不斷精益求精;再者,通過向公眾重新解讀品牌無與倫比的歷史底蘊,為品牌日後發展打下堅實基礎。而後者目前正受到大眾的熱烈反饋。品牌的能工巧匠們僅需將自己沉浸在企業厚重的檔案中,從中發掘為人所遺忘的傳奇並賦予其生氣。新的博物館正準備明年再度對外開放,將向公眾傳遞有關品牌的有力信息。

[源自: Europa Star 2016年6月刊]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