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WERK-過去與未來在黑暗騎士與鋼鐵騎士的交鋒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6月 2014

制表業新流派要向Urwerk致敬,這家公司自1997年起用一系列創新捕獲了想象力。Urwerk腕錶看上去的確是毅然拋開了使用中心指針的傳統圓形錶盤,開創了旋轉衛星分針和時針。

雖然這種制表風格曾被喻為是現代的前瞻者,甚或是果敢的未來主義,我們卻輕易地忘卻它其實根植於過去,起源於17世紀。

Urwerk的制表工藝顯然有悖於傳統,這一工藝很大程度上受古老制表技術,更確切說,是受Campani(或Campanus)兄弟的啟發。Campani兄弟於1682年為教皇英諾森十一世創製了具有革新意義的夜鍾。教皇希望在夜裡不點亮蠟燭或油燈就能看清時間。這項發明標有Petrus Thomas Campanus發明者Romae1682的字樣,木質的表殼裡有一盞油燈。油燈照亮旋轉圓盤上的透明小時數字。時針沿着錶盤上開口的半圓弧運行,所指示的位置對應着分鐘。當小時數字在圓弧右側消失時,下一個小時又從左側升起,模仿太陽從地平線一側到另一側的軌跡。

18世紀的制表師沿承這一創意,開發出衛星小時,也被稱為漫遊小時的系統,在懷表中得到廣泛應用。常見結構是把12小時分為3個部分,每部分各4小時(即1、4、7及10;2、5、8及11;3、6、9及12)出現在三個不同圓盤上。一個小時接着一個沿着分鐘的弧線轉動。因此這個系統結合了數字顯示和模擬示值,以一種直觀的方式來說明時間。

 一種正式而且技術的重釋

Urwerk以激進和現代化的方式重新闡釋這一創意,添加了漫遊小時腕錶前所未有的複雜、技術程度和精準。2003年衛星系統首次應用於當年發布的UR-103腕錶,這是「首款獲得市場尊重和理解的Urwerk腕錶」,Felix Baumgartner說。他是Urwerk的制表靈魂,與設計師Martin Freif共同創建了Urwerk。

UR-103上的12小時分為三組,每一小時都出現在中央圓盤傳送帶4隻手臂終端的衛星上。當圓盤傳送帶不斷旋轉時,4顆衛星相繼越過4個馬耳他十字,十字轉動衛星,顯示正確的小時。UR103上衛星的轉動耗時約5分鐘,隱藏在一條將錶盤分割的中央寬帶之下。

URWERK UR-103
URWERK UR-103

Felix Baumgartner解釋,「如果顯示當下時間的衛星看上去仿佛是技術魔法,驅動衛星旋轉所需的力量就是每小時都要發生的特定動作。制表師們當然不喜歡這種臨時的額外能量需求,因為它會導致周期性的振幅損失,進而令這個裝置從長期來看更難管理。」

另一個棘手的問題,就是UR-103的中央圓盤傳送帶在滾軸座圈上旋轉來減少摩擦。「不過,隨着時間和碰撞腕錶會不可避免地有些鬆動,」Felix Baumgartner繼續說,「我們是在售後服務中意識到這一點的。」

正是這些技術原因,也是出於風格特徵方面的考慮,讓Urwerk的設計師在接下來我們要介紹的UR-105M(M表示手動)腕錶的衛星顯示採用了新方法。

 新UR-105M

新UR-105M沒有了遮掩衛星小時位置變化的中央帶。相反,錶盤完全開放,並不隱藏衛星時針的芭蕾動作,這種運作逐步有序進行,且完全可見,消除了對於維持遊絲恆定振幅有害的能量突放。四個衛星時針採用鋁材以減少重量,被固定在用於外科手術的聚醚醚酮(PEEK)這種生物相容聚合物製成的結構上。PEEK結實耐磨,十分輕便。它可直接加工,無需進行表面處理,而且能像金屬一般來裝飾。

保護PEEK結構的中央旋轉裝置也不再處於球形軸承之上,而是在一個長的中心軸之上以便達到更為精密的效果,由兩顆珠寶和一個螺栓支撐,從表的中央可見。鋁製的衛星時針鍍了一層黑色的類金剛石碳(DLC)。整個結構不再如UR-103那樣從上而下,卻是從下至上。中央複雜中央裝置(如圖所示)由防腐蝕的銅鎳合金(ARCAP)製成,上面固定有四個衛星時針,而轉動衛星時針的四個馬耳他十字則由具備自潤滑性能的鈹銅合金製成。這一奇異機制的整個操作過程漸進,且無需額外能量供應。設置時間就會令衛星時針的連續運動發揮作用,既優美又精確。

UR-105M 黑暗骑士
UR-105M 黑暗騎士

「技術挑戰是我們制表的核心,但是性能卻不易掌握。因為它是動態的複雜,但結構輕盈而且具有制表精度。UR-105M帶來的另一個挑戰完全不同。這包括開放工作的小型秒針,在錶盤右下部顯示10秒周期,與另一個在腕錶右側能看到的秒針同步。」這個位於一個經過陽極氧化處理的紅色鋁柱上的側面秒針,被置於一個合適的鏡頭之下。它旁邊的另一個鏡頭下,是水平的動力存儲指示器。

把腕錶翻轉過來,你會看到饒有特色的控制板,這是Urwerk關注精準計時的特色之一。控制板包括42小時動力儲備顯示,比腕錶另一面的警示器顯示更精準,警示器(也被戲稱為「換油指示器』)是一個五年周期的測量器,提醒表主保養時間。另有調節走時精確度的微調螺絲,刻度在一個小型弓形孔中。

 鈦金屬鋼鞘護體

這一由先力機芯驅動的精巧高效的衛星機制,被結實的表殼保護,表殼12點鐘處有大號錶冠。Urwerk的設計師兼聯合創始人Martin Frei受星際迷航啟發頗具未來想象力,且因此成名。不過,人們有所不知的是,他還擁有來自歷史-中世紀騎士的靈感。這種超凡的想法在另一款Urwerk計時器相當複雜的UR-110上已經得到了實現,但採用的是與這款新計時器完全不同的方法。正如Martin Frei所言,「UR-105M的表殼完全是受一套鎧甲啟發。腕錶表面上清晰可見有螺帽保護的螺釘,並不僅是美觀作用,也是鈦金屬鋼鞘護體。對我來說,這些顯然象徵了騎士的鎧甲:從鎧甲表圈而生的力量,保護着外表脆弱的裝置免受外界侵犯。」

UR-105M钢铁骑士
UR-105M鋼鐵騎士
Urwerk UR-105M Iron Knight鋼鐵騎士
鈦金和精鋼腕錶搭載UR 5.01手動機械機芯,42小時動力存儲。時分及10秒顯示,單側秒針及動力存儲顯示,控制面板:換油和動力存儲顯示時間調校螺釘。藍寶石水晶防反光塗層鏡面,防水至30米。

這種類比對於那些匆匆一掠的人來說印象並不深刻,因為他們會覺得體現的更多是未來感,而非中世紀的特徵。但如果將腕錶和鎧甲直接聯繫起來,這種靈感的力度和效度就顯而易見了。Martin Frei於是邀請了Felix Baumgartner一同探訪奧地利阿爾卑斯山下一些仍舊從事傳統鎧甲製作的家庭中的一家。那些600年歷史工藝的傳承者剛剛接到一筆不尋常的訂單:為梵蒂岡的瑞士衛兵更換120套古羅馬風格的鎧甲。把UR105M和一套傳統的鎧甲擺放一處,就能發現在風格和功用方面驚人的相似。

因此把UR-105M的兩個版本分別命名為Iron Knight(鋼鐵騎士)和Dark Knight (黑暗騎士)是合情合理的,因為這兩款表都擁有鈦金表殼配備噴丸處理的不鏽鋼表圈,不過前者是圓形和垂直的磨砂處理,後者則有氮化鋁鈦(AlTiN)塗層。兩款的表殼都沒有螺絲上緊的表背,原因是機芯在頂部。緊緻的線條意味着機器加工和防水製作都十分複雜,因為有9處開孔,表殼內部還有許多關鍵部分。

正如漫遊小時來自17世紀的鐘表概念,UR-105M則取材於中世紀的騎士精神。誰又會想到最具先鋒精神的制表業竟如此受到古老技術和方法影響呢?

其實,如果你了解到Felix Baumgartner是在Schaffhausen其父振興了古董鐘錶和腕錶的制表工坊長大,並親眼看過許多年代久遠的古董表內部令人嘆奇的機械機構之後,你就不會覺得意外了。可以想象一個孩子對於這些科學和機械的東西多麼着迷。這種真實而又根深蒂固的鐘表文化,結合了Martin Frei的那些不是出自製表業而是藝術學校所培養的想象力,讓他可以自由地發揮這些靈感,遠遠超出制表模具的限制,賦予Urwerk產品深層、原創、自由的特色,無疑讓Urwerk在同類產品中脫穎而出。

來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2014年6月/7月印刷版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