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For-China 

奢華瑞士表
搜索
Weibo Watches-For-China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奢華瑞士表 & 國際製表 - 網站 & 雜誌


 
 
 
 
 

免費訂閱 | FREE NEWSLETTER
專題報道


格拉蘇蒂 GLASHÜTTE —— 一座村鎮,幾個傳奇



格拉苏蒂 GLASHÜTTE —— 一座村镇,几个传奇

2017年03月24日   English Español 简体中文

毀壞,壓迫,掠奪——德國製表工業的根據地在經歷幾次困境之後浴火重生。「石英危機」才是一場正真意義上的戰爭,他成為機械腕表發展的阻礙,並且讓機械腕表形成的體系土崩瓦解。而如今瑞士鍾錶業也在遭受一場前途未卜的巨大危機,我們藉此機會探訪格拉蘇蒂,去看看他們在經歷石英之戰之後做了些什麼。幾乎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在傷口上重建,而我們也這樣做了。遊記(第二部分)

 Nomos,唯美簡約

Tangente Neomatik Nachtblau by Nomos
Tangente Neomatik Nachtblau by Nomos

Nomos總部坐落於一座明亮、寬敞的建築內,牆上掛著許多當代藝術作品,洗手間內點綴著藍色和紅色的霓虹燈。Nomos 在古希臘語中表示「規則」或「法律」,而品牌所遵循的設計法則是:極度精簡,精心設計。品牌的首席執行官Uwe Ahrendt 解釋道:「我們的品牌特徵與 Werkbund 機芯密切相關。」Roland Schwertner於1990年建立了Nomos,而這個品牌命名卻可追溯到二十世紀初。

Nomos在十年前自主開發了機芯;根據指針的不同,將產品分為七種規格十個系列,其中最暢銷的單品是 Tangente 表款。此外,Nomos還提供方形腕表(Tetra)、報時腕表(Lux和Lambda),自2015年起也提供基於新DUW 3001機芯的自動Neomatik版本、彩色款的Champagne和Nachtblau。售價從1千歐到1萬歐以上不等。該品牌的市場定位為價美時髦的量產腕表。

此外,其設計為Nomos贏得了幾個獎項,包括著名的紅點設計大獎。「一直以來,人們將我們譽為建築師的品牌,」Uwe Ahrendt繼續解釋,「格拉蘇蒂的專業技術和柏林Berlinerblau(全球文化之都)的美麗設計相結合,是我們產品的核心。」清晰,純凈,極簡主義!

 朗格 A. Lange & Söhne,鍾錶中的航空母艦

Zeitwerk by A. Lange & Söhne
Zeitwerk by A. Lange & Söhne

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於1845年在格拉蘇蒂(Glashütte)創建了一整個鍾錶製作工業,但他並不滿足於此。後來在1990年代,在其後裔瓦爾特•朗格(Walter Lange)的推動下,重振了製表傳統。現在費迪南已經九十多歲,但他仍然穿梭于公司全新的走廊之中,該走廊歸屬於 Richemont Group 歷峰集團。品牌的所有腕表需進行二次組裝,這是品牌的特色。近年來,A. Lange & Söhne已然步入高檔消費市場,並推出了越來越多的超複雜系列腕表。年產量約5千件,共有五個系列:Lange 1、1815、Saxonia、Zeitwerk和Richard Lange。

位於格拉蘇蒂的新建築佔地5400平方米,於2015年落成。「請記住,我們的目標從來不是從根本上擴大品牌,」首席執行官威廉.施密德(Wilhelm Schmid)先生說,「要了解這項投資的主要原因,你必須回顧2012年。那時我們正處在發展的十字路口,不得不進行抉擇,如果就這麼永遠停滯不前,我們將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但是如果意欲籌謀,那麼我們將走向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

威廉.施密德(Wilhelm Schmid)知道,其瑞士同行所面臨的困難的市場局勢,德國的高級製表業也未能倖免。他承認,儘管他在不同部門的不同管理層工作了近三十年,卻從未經歷過像今天這樣兼具挑戰性和複雜性的商業環境。

製造商面臨的主要挑戰是保持產品的稀有性。保持專營權的限制是什麼呢?你能對買家進行選擇嗎? 「不,那是傲慢的。我們唯一能限制的只是我們的產出力。我們提供70種參考和30種規格:這些都是天然的限制。如果我只做一種機芯,我明天就可以將產量增加十倍,但這並不是一種可持續發展戰略。」

 格拉蘇蒂原創 Glashütte Original,傳承經典

Senator Excellence by Glashütte Original
Senator Excellence by Glashütte Original

一進格拉蘇蒂原創Glashütte Original公司總部大門,映入眼帘的是一個現代化的大廳,高爽寬敞,氣勢恢宏,令人嘆為驚止。本世紀初 Nicolas Hayek 決定在此選址創辦企業。品牌現任總裁Yann Gamard 解釋道「Nicolas Hayek 一貫鍾情於垂直整合概念,來到這裏時,他敏銳地嗅到商機,將來Glashütte Original不僅是一個品牌,更是一個鍾錶製造商。正如他在寶璣Breguet任職時,看到人們的生活與鍾錶製造業息息相關。」

作為德國共產主義時期GUB集團的繼承者,Glashütte Original旨在生產典雅、平價的腕表。機緣巧合之下,公司開始生產一些計時器,靈感源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鍾錶,例如前東歐集團稀有表款。總裁感嘆「我們從未離開,在過去跌宕起伏的170年中,我們是格拉蘇蒂唯一留存下來的品牌。類似品牌要麼回購,要麼改弦易轍,唯有我們始終堅守於此。」

公司每年生產1萬多枚腕表,其中不少是由東德時期的機器生產,那時,垂直整合也很普遍。面對強大競爭對手A. Lange & Söhne朗格,Glashütte Original自成一派,主要體現在鋼和硅,及更多自動機芯的使用上。經過數年研發(與瑞士鍾錶商包括Nivarox合作),近期,我們發布 Senator Excellence 腕表,搭載 Caliber36自動上鏈機芯,是目前的最佳產品。Yann Gamard 補充了一些細節:「此款腕表最大的亮點之一,便是100小時的動力儲備。在大三針基礎款之上,我們會增加其他款式,這是邁向未來的重要一步。

 Moritz Grossmann,不懈追求

Benu Power Reserve by Moritz Grossmann
Benu Power Reserve by Moritz Grossmann

這是你抵火車站后看到的第一個品牌。這個年輕的品牌沿用舊時的名稱,身處於一座令人印象深刻,還可以俯瞰格拉蘇蒂全鎮的建築里。Ferdinand Adolph Lange的同事Moritz Grossmann曾撰寫了一些關於鍾錶製作的論著,其中一篇意義非凡,內容關於如何打造一枚「簡單而完美的機械表」,傳遞的理念與當前的品牌理念相近。品牌創始人克里斯蒂娜•哈特(Christine Hutter)於1996年從巴伐利亞州抵達格拉蘇蒂。她是一位有資歷的製表師,在2008年于自已的廚房裡創立了Moritz Grossmann,而在此之前,她曾在Lange、Wempe甚至是 Maurice Lacroix工作過。

「我們選用傳統元素,並將其融入新世紀的產品中,」克里斯汀•哈特(Christine Hutter)解釋說。「我的基本想法是繼續保留Moritz Grossmann懷錶的純正性。同時也希望能將純手工工藝融入到鍾錶之中,使它們成為真正高品質的藝術品。每一枚金錶都經手工雕刻而成。誠如舊時 Moritz Grossmann 那般,我們的另一個特點就是自製鍾錶指針。

Moritz Grossmann的產量稀少(每年產量少於500枚),品牌對此進行了很大程度的縱向整合,並且嚴格把控腕表規格,因此直到2013年才將產品投入市場。目前Moritz Grossmann在全球範圍內僅有約20家精品零售店,最大的市場是德國和日本。品牌下設三個系列:Benu,Atum和Tefnut,起步售價約一萬歐元,往上價格更為高昂。「即便是在危機時期,我們也是現有名牌腕表的高品質替代品。Moritz Grossmann腕表可以與Patek Philippe、a Jaeger-LeCoultreA. Lange & Söhne腕表比肩。

 Tutima,志存高遠

Saxon One by Tutima
Saxon One by Tutima

恩斯特.庫爾茨(Ernst Kurtz)博士於1927年成立了Tutima,此品牌也是德國空軍腕表供應商UROFA-UFAG的後繼者。2011年,這個家族企業在其創立地重啟腕表製造業務。Tutima主打輕便技術型腕表,為慶祝腕表製造業務的回歸推出了 Hommage——首款完全在格拉蘇蒂開發生產的三問腕表。手動上弦的 Calibre617機芯是由品牌完全自主開發組裝,為Hommage內置機芯打下基礎。

工坊主任亞歷山大.菲利普(Alexander Philipp)表示:「我們的三問腕表限量30枚,收藏者對此興趣尤為深厚。但其實品牌旗下擁有眾多表款,起步價為1900歐元。中等價位的表款定價在2000到5000歐元之間。」

Tutima實際上有兩個領導者,因為品牌的所有者Delicate家族在德國西部的甘德爾克塞擁有設備,於二戰後期在這裏建立了品牌。Tutima研發出新的「格拉蒂蘇製造」系列:於2013年推出Saxon One、Grand Flieger、M2和Patria四個新系列。

 Mühle-Glashütte, 運動不息

ProMare by Mühle-Glashütte
ProMare by Mühle-Glashütte

Mühle-Glashütte 是一家成立於1869年的公司,於1994年重新開業,目前由第五代Thilo Mühle執掌。公司面向薩克森州丘陵地區的航海測量儀市場。時至今日,你依然可以在眾多大型商船上找到Mühle-Glashütte的石英鍾錶。然而,因為公司已轉向腕表製造,所以目前這一業務在公司總營業額中佔比低於10%。公司年產約8000枚腕表,價格根據Sellita機芯的不同,從1500到3500歐元不等。其主要市場是德國,其次是中國。

「「在上晚我的父親是一個資本家,但到了白天,他卻是一個東德國有企業的首席執行官!那些沒有在這裏長大的人對此很難想象,你要把它放到相應的時代背景里才能理解。」

「我們直到1972年才有了自己的公司,但與東德其他許多製表商一樣,Mühle-Glashütte經過國有化,整合進了GUB,我的父親在那裡負責東歐的銷售,」 Thilo Mühle回憶說。

是什麼成就了一枚航海腕表呢?「首先,這種腕表需要有一個清晰易讀的錶盤。易辨性已然成為我們測量器業務的一項苛刻的先決條件,流淌在企業傳承的血液里。Mühle-Glashütte的體育系列及其售價使品牌從一眾腕表品牌中脫穎而出。」

源自: Europa Star TIME.BUSINESS/TIME.KEEPER 特刊 2016 十二月 - 2017 一月










WorldWatchWeb.com

除非特別註明,本網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均屬Europa Star名表世界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隨意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 「稿件來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watches-for-china.com」,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廣告客戶關於我們聯繫我們免費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