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馳(GUCCI)制表:「50年精彩永不止步,未來大有可為」

專訪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January 2023
古驰(GUCCI)制表:“50年精彩永不止步,未来大有可为”
去年4月,在日內瓦「鐘錶與奇蹟「展會期間,古馳(GUCCI)在日內瓦的一座豪宅里展出了最新推出的時計系列。這意味着Gucci制表為世界呈現了全新制表設計的理念——將無與倫比的瑞士專業制表技藝與意大利上乘設計理念相結合。未來我們定將看到更多複雜且極具顛覆性的作品。我們採訪了Gucci珠寶和腕錶部總經理Maurizio Pisanu。

50年:50年前Gucci醒目的雙G標誌第一次出現在瑞士腕錶的錶盤上。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這個意大利奢侈品牌生產的腕錶是 "時尚 "的代名詞,往往只被當做配飾,從未受到高級鐘錶鑑賞家的重視。其中的一些作品,例如20世紀90年代著名的GG 3600 L,採用鋼製的方G型錶盤,甚至引起了一定程度的惡名。就腕錶愛好者而言,再多前衛的設計也無法取代精密的機械。

JPEG -
Gucci 舉辦了「Gucci Wonderland「活動慶祝Gucci制表創立50周年

2021年,Maurizio Pisanu被任命為Gucci珠寶和腕錶部門的負責人時,情況開始發生改變。Gucci隸屬於開雲集團(Kering),公司全權委託Maurizio Pisanu重建品牌榮光,力圖使Gucci制表進入高級珠寶和高級鐘錶圈的第一梯隊。這一戰略的轉變始於2021年,當時發布了新的Gucci 25H系列。該系列配備了自主設計的GG727.25機芯,其中的一些在6點鐘位置配備了陀飛輪,該陀飛輪由納沙泰爾的一位鐘錶設計師創作。

JPEG -

今年,該戰略又向前邁出了一大步。2022年3月30日至4月5日在日內瓦舉行的「鐘錶與奇蹟」展期間,Gucci投資了一座可以俯瞰湖面的超級豪宅,在這個現實中的「仙境」發布了其最新的腕錶系列。貴賓們有幸一睹Gucci驚人的顛覆性設計時計,例如極具現代感的Gucci 25H Skeleton Tourbillon,以及G-Timeless Planetarium。該款腕錶沒有時標,取而代之的是環繞於錶盤上的12顆珍貴寶石,這些寶石能夠繞軸旋轉。在中心是一個巨大的陀飛輪。Gucci以這樣大膽的設計致敬Gucci制表50周年。

JPEG -
G-Timeless Planetarium系列以12顆旋轉寶石代替時標,一個巨大的陀飛輪位於錶盤中央。

這件奇特的作品——複雜制表工藝與高級珠寶的結合——誕生於Alessandro Michele的豐富想象力,他擔任了七年的品牌藝術總監,於11月23日離開了Gucci。

但是,真正將所有這些有時看似不可能的創意變為現實的人是Maurizio Pisanu,他是品牌珠寶和腕錶部常務董事及高端裝飾和生活方式全球總監。自從成為這兩個部門的負責人以來,他實施了一項涵蓋這兩個類別的產品、視覺識別和分銷的全球戰略。我們在納沙泰爾湖畔對他進行了採訪。

JPEG -

Europa Star:自從您擔任Gucci珠寶和腕錶部負責人以來,您大幅縮減了腕錶系列的數量。這是您新戰略的一部分嗎?

Maurizio Pisanu: 是的,確實如此。更多的系列意味着更多的資料存儲,而這些終將丟失。如今,我們以四大支柱為基礎,我們的投資和研發將集中於這些支柱系列。最新推出的Gucci 25H,具有別致的美學外觀。它的厚度只有8毫米,這一系列是永恆的經典。

今年我們還推出了鏤空陀飛輪版,明年我們將引入一些新的複雜功能腕錶。25H將成為Gucci的標誌性腕錶。我們對G-Timeless系列增添了獨特的細節,以使其與眾不同,例如蜜蜂造型及蛇的造型設計。第三是運動腕錶系列中的Gucci Dive,已具有20年歷史,為進入高端市場,我們正在對其進行升級打造。第四個支柱便是珠寶腕錶。Alessandro Michele的審美觀點與鐘錶界毫無關係,但這正是它的與眾不同之處。一方面,我們擁有技術,我們所有的機芯都是瑞士製造的;另一方面,我們擁有極具辨識度的美學設計。我們不能停留在中端市場,我們擁有向前發展所需要的一切,最好的還在後面呢!

JPEG -
Gucci G-Timeless Dancing Bees Tourbillon 系列

您將如何定位Gucci制表

首先,我喜歡平易近人的制表理念,我指的不僅僅是價格。可及性也意味着看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佩戴我們的腕錶。傳統的制表理念往往指向代際傳承這個概念,我們拒絕這樣的觀念。我們購買一件物品是源於個人的喜好,而不是為了想要把它一代代傳下去。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想向高端市場發展,正如我們在過去兩年中所做的那樣。為此,我們推出了極具顛覆性設計的時計。

到目前為止,我們主要被看作是一個時尚品牌,但我們也有能力成就高級鐘錶作品。這需要時間,但我們做到了。我們已經推出了陀飛輪,同時我們也考慮推出三問表和其他能表達我們品牌語言的複雜功能的時計。沒人期望我們生產經典的複雜功能時計。我們的理念是趣味性、繽紛的色彩、飽滿的情感,奢侈品也可以是有趣的。特別是在Covid之後,我們都在更多地為自己考慮,因為我們已經意識到我們的存在是多麼的脆弱。

JPEG -

您是否被授權,全權負責公司品牌的重新定位?

到目前為止,我的工作是將最好的技術——工匠和制表師的非凡專業技藝——服務於Alessandro Michele的創意願景,並試圖將他的世界觀、他的創造力、他的想象力帶入相對僵化的制表界。我們必須說服我們的制表師去做他們通常不會做的事情。這需要時間,但這也很吸引人。

例如,Alessandro Michele設想是否可以用其他的方式顯示時間。於是就有了以12顆旋轉寶石作為時標的G-Timeless Planetarium。這是一款高級珠寶腕錶:以一個巨型陀飛輪為中心的複雜功能時計。該款腕錶所配備的機芯歷時兩年半時間研發。雖然它能顯示時間,但當你看到它的時候,時間絕不是首先吸引你注意的事情!

JPEG -
Gucci G-Timeless Moonlight 系列

嚴格意義而言,您不是一個製造商,您的機芯是由合作夥伴生產的。您自己的工作室在做些什麼呢?

我們生產表殼和金屬錶帶,我們的皮革錶帶是在佛羅倫薩的工作坊製作的。我們的錶盤全部由提契諾的Fabbrica Quadranti製作,這是一家擁有40年錶盤製造經驗的公司,我們大約在20年前收購了該公司。我們生產指針和所有裝飾性的細節。我們不生產機芯,但我們設計和開發所有的複雜功能。隨後,兩家承包商將我們的設計變為現實,一家專注於複雜功能,另一家專注陀飛輪。我們希望能夠更多地涉足機芯製造,或者建立一些更堅實的夥伴關係。

總的來說,我們腕錶的90%是自己生產的,另外10%是由外部生產的獨家產品。這些產品數量很少,每年三到五隻,但它們是對我們在過去六年來為發展品牌所做的所有工作的一個很好的補充。

JPEG -
Gucci 25H Skeleton Tourbillon 系列

您正在重新設計位於納沙泰爾科爾塔約(Cortaillod)的工作坊,誰在為您開展這項工作?

我們自己的建築師團隊在做這項工作。我們所有的辦公室和門店都是由他們設計的,他們對品牌美學的內涵非常了解。我們將開闢一個展覽空間。我們擁有一些特殊的作品,可以追溯到20世紀50年代,我們希望與世界分享這些作品。我們的想法是,以我們歷史上的作品形成一個我們腕錶發展的時間軸。除了工作坊,我們還將建一個展示廳、一個貴賓室和一個為客戶準備的私人包間。對我們來說,展示我們的能力是十分重要的。

JPEG -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3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