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爾不凡 與路易威登腕錶的親密接觸

PORTRAIT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juillet 2022
卓尔不凡 与路易威登腕表的亲密接触
我們有機會接觸到一件極為罕見的作品,由著名制表師Michel Navas 與Enrico Barbasini聯手打造的路易威登高級腕錶系列。去年,當Tambour Carpe Diem在日內瓦高級鐘錶大賞
贏得最大膽設計獎時,公眾得以一窺其真容。

我們有機會接觸到一件極為罕見的作品,由著名制表師Michel Navas 與Enrico Barbasini聯手打造的路易威登高級腕錶系列。去年,當Tambour Carpe Diem在日內瓦高級鐘錶大賞
贏得最大膽設計獎時,公眾得以一窺其真容。

2007年,制表大師Michel Navas和Enrico Barbasini開始與路易威登合作,那時他們還是獨立制表師,且是各自技術部門的負責人,彼時路易威登的制表部門才剛剛起步。四年後,他們的工坊被這家奢侈品巨頭收購,自此他們的制表技藝便只為其服務。

在2000年的十年間,獨立制表師爆發式的激增後,制表業經歷了金融危機後的整合期。以他們的才能和性格,他們能否融入像路易威登這種規模的公司?畢竟在制表史上,獨立制表師與企業的結盟以失敗告終的案例比比皆是。

JPEG - 400.6 kb
The Tambour Curve GMT Flying Tourbillon重新詮釋了路易威登2002年推出的Tambour腕錶的曲線,其造型的靈感來自最令人驚嘆的國際機場航站樓的建築。

只有時間才能證明這種結盟的真實性與可行性。十多年過去了,很顯然這一結盟已結出碩果:這兩位制表大師仍執掌着該品牌的高級制表系列,與此同時,品牌也得到了大幅擴張。

路易威登的制表部門極為特殊。該品牌20年前推出的產品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精品店中最引人注目的產品,智能腕錶與以2002年品牌創始表殼命名的Tambour系列。另一方面,是一次性高級腕錶或限量版系列,限量版系列通常都是與客戶合作共同創作的。

這種獨特的環境激發了兩位制表大師的熱情。據介紹,他們在La Fabrique du Temps的工作是“完全自由的,充滿創業精神的”,該品牌的制表廠於2014年在日內瓦成立。路易威登以賦予其設計師比其他奢侈品集團更多的自主權而聞名,路易威登制表也是如此,這是一個不到100名員工的小型“品牌內品牌”。

路易威登的所有產品均在其自有精品店銷售,遵循一套行之高效的銷售流程。但在精品店很少能看到高級腕錶。項目通常會在初步提案的基礎上啟動,並與La Fabrique du Temps直接溝通。通常,客戶來到日內瓦協助開發他們的作品。這些個性化的項目,可能需要幾年時間才能完成。

JPEG - 246.4 kb

以特殊訂單為試驗場

去年,當Tambour Carpe Diem在日內瓦高級鐘錶大賞贏得最大膽設計獎時,公眾得以一窺其真容。這不是該品牌製造的第一款此類時計,在設計面向公眾的限量版之前,該品牌已在幾款私人委託的腕錶上進行過測試。 最佳勇氣獎

JPEG - 405.8 kb
在秘密交付了幾款搭載自動人偶裝置的特別訂單後,路易威登推出了21世紀自動人偶腕錶Tambour Carpe Diem。

“我們已經展開了多次試驗,這些特別的項目,不同的主題搭配不同的機芯“,Michel Navas。在複雜功能方面,一切都是新的嘗試,從基礎設計到可穿戴的產品存在着很多挑戰。

Tambour Carpe Diem是路易威登推出的21世紀自動人偶腕錶,以教堂鐘樓報時而設計的自動裝置命名。當制表師將其微縮到腕錶上時,其原始功能往往成為一種裝飾元素,旨在為錶盤增添奇趣,而時間則仍由經典指針來顯示。

如今,路易威登希望讓雅克馬爾(jacquemarts)這一裝置回歸本質。自動人偶裝置具有實際功能,可以按需報時,不再另設指針。按下按鈕,錶盤上的微型報時表演就會在手腕上拉開帷幕,表演中的主角即是蛇和骷髏頭造型的自動人偶,它們將指示時間。

JPEG - 135.4 kb

根據需要讀取時間

Tambour Carpe Diem集成了跳時、逆跳分針、動力儲備顯示及自動人偶功能。Michel Navas解釋說:“我們的實力展現在創造出一款功能強大的機械機芯,可以整合以前從未結合在一起的所有這些功能,並使其平穩運行”。

JPEG - 191.7 kb

在Tambour Carpe Diem腕錶上,佩戴者可以根據需要讀取時間。只需推動表殼右側的蛇頭形狀按鈕,即可顯示時間:中央的蛇頭將向上抬起,露出位於頭骨前額的小時視窗,而動力儲備沙漏下方的響尾蛇尾尖亦隨之擺動,指向當前分鐘。

骷髏的一側眼眶中呈現Monogram圖案,下巴翕張,好似發出笑聲,並道出古羅馬詩人賀拉斯的名言“Carpe Diem”(把握今朝),鼓勵人們盡情享受每一天。這場奇妙的表演將持續16秒。

JPEG - 206.5 kb

腕錶的背面,可以看到LV 525機芯(目前已申請多項專利),也拼出了一個骷髏頭的形狀,與錶盤上的虛空派圖案前後呼應,象徵着時間的流逝。錶盤上的琺瑯工藝由Anita Porchet完成(她在La Fabrique du Temps的特別訂單中炙手可熱)。

路易威登的兩位制表大師在Gérald Genta(現在也歸路易威登所有,並被併入寶格麗)工作坊時期就已創造過帶有自動人偶的腕錶。但是,Navas說,對於Carpe Diem而言,“在複雜性方面要深入得多,尤其是在不穩定地、緩慢的和過渡性的工作環節中。當然,這也開闢了新的應用領域”。

JPEG - 305.3 kb

事實上,不難想象,隨着這件作品的公開展示,特殊訂單將會蓬勃發展。在一個越來越注重產品價值和個性化的制表領域,與制表大師和知名工匠直接對話無疑是一種優勢。同時,在一個從其深厚而古老的根基中汲取合法性的環境中,對於一個初來乍到者而言也有助於彌補品牌“血統”的不足。

“與其他品牌不同,我們真正能做到徹底的個性化”Michel Navas說道,“這就是我們保持工匠精神的方式。我們需要做的工作還有許多。我們不再有任何財務上的需求,我們從未感受到壓力,我們從事的是長期的工作。目前,我們正在設計2025的時計作品。”

JPEG - 1.2 Mb

增加第四個維度

路易威登最近推出的另一項大膽實踐,揭開了La Fabrique du Temps高端研發麵紗的一角,這就是Tambour Spin Time Air Quantum,正如路易威登腕錶營銷與開發總監Jean Arnault所說,這是一款“獨特且具有顛覆性的複雜混合腕錶,結合了機械和電子世界的精華”。

這種前所未有的高級機械和微電子科技的混合旨在為該品牌標誌的三維運動服務,2009年的Spin Time將傳統顯時方式轉化為三維空間的藝術,賦予其“第四個維度”。在Tambour Spin Time Air Quantum上,由於添加了專用的電子模塊,顯時方塊可按需點亮三秒鐘。

JPEG - 1.5 Mb
在Tambour Spin Time Air Quantum上,顯時立方體可按需點亮,為標誌性的路易威登複雜功能增添了第四個維度。

一個神秘的光環,靈感來自深海發光生物,似乎是從立方體內部散發出來的。電子元件巧妙地隱藏在表殼卡圈下,照明系統由12個微型發光二極管(LED)構成,每一個顯時立方體配備一個,還有一個集成電路和雙節電池。

該款腕錶滿覆啞光黑色DLC塗層,與 Super-Luminova® 夜光指針標誌性的翠綠色與黃色形成鮮明對比。腕錶的藍寶石背面飾有金屬標誌,並以電路板形式重新演繹路易威登Monogram圖案。

JPEG - 1.9 Mb

極富變化的吉祥物

Tambour Slim Vivienne Jumping Hours,“Vivienne"是路易威登一個調皮而神秘的吉祥物的名字,2017年首次出現在公眾的視野中,並收穫了很多狂熱的粉絲。如今它進入了La Fabrique du Temps工坊,以三種迷人方式展現跳時功能。

在38mm表殼中,Vivienne身着占卜師服裝(與深藍色東陵石錶盤相映成趣),Vivienne化身賭場荷官(錶盤上所使用的矽卡岩是一種最近在巴基斯坦發現的稀有而優雅的深綠色寶石),或是馬戲團雜耍藝人裝扮(採用珍珠母貝錶盤)。時針交替顯示在她的手指尖上,隨着時間的流逝,一個護身符在她周圍漂浮。三款手工裝飾的腕錶,有白金、玫瑰金或黃金表殼,錶冠上鑲有一顆珍貴的玫瑰切割鑽石。

JPEG - 1.9 Mb
在Tambour Slim Vivienne Jumping Hours的錶盤上,隱藏在一系列裝飾圖案中的兩個開口顯示時間。每隔一小時,顯示小時讀數的數字會瞬時改變。

2014年,路易威登推出Escale Worldtime系列腕錶,首次呈現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微型手繪,如今,同樣的技藝將Vivienne錯視畫般的魔法展現得淋漓盡致。每張塔羅牌、撲克牌、每朵Monogram花卉以及每個小時數字均由路易威登位於日內瓦工坊的匠人悉心繪製而成。

另一個機械技巧體現在:每隔一小時,顯示小時讀數的數字會瞬時改變,並在Vivienne雙手旁的兩個圓形小孔之間交換位置。當小時讀數改變時,顯示前一個小時讀數的圓形小孔則呈現出與手錶主題相匹配的神秘符號。這是現代鐘錶領域中首次將交替跳時工藝融入腕錶設計。

JPEG - 1.7 Mb
分鐘讀數顯示則通過一根微乎其微的纖細魔杖來呈現,它從Vivienne的心臟處延伸出來,每小時圍繞錶盤旋轉一周。魔術棒頂端分別飾有塔羅牌(占卜師表款)、撲克牌(賭場表款)和路易威登Monogram花卉圖案(馬戲團表款)。

為了實現其創新的小時顯示,Tambour Slim Vivienne跳時系列腕錶採用多臂式日內瓦十字驅動器(又稱為馬耳他十字機構),搭載結構精密的多級凸輪與紅寶石彈簧滾輪,打造新穎的小時顯示功能。與傳統的行星齒輪和跳時彈簧相比,本系列腕錶擁有多重優勢,例如:能源利用效率更高,時間顯示與小時跳動的精準度更高,以及機芯使用壽命更長。

Michel Navas評論說:“在這個過程中,機制不可能發生變化,例如錯過一個小時,或一次跳過兩個小時。”“它提供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可靠性和非常低的能耗,我們將在未來的其他系列中使用該系統”。

說來話長,因為展出的藏品展示了一種無限的想象力。這幾個例子說明了這家奢侈品巨頭鮮為人知的一個方面,路易威登不參加傳統制表業的活動,但仍值得被關注。經歷了20年的發展,路易威登已發展出成熟的制表工藝。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