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與盧浮宮攜手演繹精湛藝術工藝

技藝傳承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7月 2022
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与卢浮宫携手演绎精湛艺术工艺
成立於18世紀,歷史悠久的日內瓦製造商與世界上最負盛名的博物館建立了戰略合作關係,雙方展開了廣泛的交流。如今,基于波斯、希臘、羅馬和埃及四大文明的四款稀有工藝腕錶逐一亮相。

成立於18世紀,歷史悠久的日內瓦製造商與世界上最負盛名的博物館建立了戰略合作關係,雙方展開了廣泛的交流。如今,基于波斯、希臘、羅馬和埃及四大文明的四款稀有工藝腕錶逐一亮相。

2019年,江詩丹頓與盧浮宮在藝術與文化方面建立了合作關係。三年後,此次合作的首批成果與世人見面,該系列以珍稀工藝打造,旨在「致敬偉大文明」。

「這不是簡單的贊助關係,而是涉及多層次的合作夥伴關係」,江詩丹頓風格與傳承總監Christian Selmoni強調道。二者均成立於18世紀(江詩丹頓創立於1755年,盧浮宮於1793年開放),無論是在工藝技術方面,還是文化方面,或是在對豐厚歷史的歸檔、保護及修複方面的專業知識,均有深入的交流。}

JPEG - 189.2 kb
塔尼斯的斯芬克斯像
這款具有紀念意義的Grand sphinx de Tanis擁有精湛的拋光表面,其切割石頭的工藝令人為之嘆服。對於雕刻獅身人面像頭部的金貼花雕刻師而言,除了面部造型之外,另一個困難在於如何在這麼小的空間內繪製出巨大的假鬍鬚。儘管板很薄,但工匠大師不得不使用高超的裝飾技術進行浮雕,然後用噴燈對材料進行鏽蝕,再用手工來強調深度效果。主錶盤由琺瑯製成,使用由藍色和黑色混合而成的深顏色,經由六次燒造而成。

這項合作的第一步,在合作關係正式確立之前就已展開,即江詩丹頓開展的對La Création du Monde的修復項目,這是一件傑出的18世紀精密座鐘。同時開展的還有其他活動,例如,江詩丹頓為盧浮宮專場拍賣會呈獻獨家合作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定製款腕錶,由買家選擇,通過琺瑯工藝對博物館藏藝術品復刻呈現於錶盤。博物館的兩位鍍金師攜江詩丹頓的制表師共同參加了今年在威尼斯舉行的Homo Faber,該活動旨在展示國際上最優秀的工藝。

JPEG - 290.2 kb

微型化的古老技藝

四款作品均以盧浮宮館藏的藝術品為基礎,向偉大的古代文明致敬,將這一在疫情大流行前開始的合作提升到了一個全新的水平。它們均代表了所選文明的關鍵時期:大流士大帝的波斯帝國、古埃及的黃金時代、古希臘的希臘化時期、以及羅馬第一位皇帝奧古斯都掌權時期。

為了保持盧浮宮展品與腕錶作品之間最大可能的一致性,錶盤的裝飾(小於40mm)靈感來自同時期的裝飾藝術:內填琺瑯以及灰調琺瑯、石鑲嵌、石微鑲馬賽克以及雕刻。「這是名副其實的匠心手工作品,非常注重所選作品和手工工藝的一致性及準確性」 Christian Selmoni,「鑑於博物館的超凡文物庫存,這些選擇是意料之中的。例如,羅馬帝國使用的微型馬賽克,與奧古斯都半身像完全契合」。

JPEG - 151 kb
奧古斯都半身像
雕刻的黃金貼花再現了這尊奧古斯都半身像,以胸針固定披風產生的褶皺與橡木王冠下的捲髮相呼應。錶盤中央飾以藍綠色琺瑯,外圍飾以石質微型馬賽克。在以色列洛德發現的著名的四世紀馬賽克,是本作品錶盤外圍裝飾圖案的靈感來源。
這一微型馬賽克裝飾由不少於七種不同類型的石頭,石英岩、美蛋白石、藍線石、摩卡石、紅碧玉、鈣鋁石、砂金石等共660塊製成。

這款作品是四件中耗時最長的一款:石微鑲馬賽克是制表中極為罕見的技術,需要大量微小的硬石元件(奧古斯都半身像作品中使用超過600個),需要非常精細的組裝與粘合,以使其接縫處達到嚴絲合縫幾不可見的程度。

Christian Selmoni還指出,在獻給阿契美尼德波斯帝國(公元前559-330年)的腕錶上複製大流士之獅是極為精細的工藝。獅子帶狀裝飾,一種琉璃磚裝飾,位於伊朗西南部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國首都蘇薩大流士大帝宮殿的第一個庭院內。Selmoni 強調道,「切割石頭以及選擇相對統一的石頭,這些工作喚起人們對時間流逝的感知」。

JPEG - 134.7 kb

文明的源泉

儘管這四款作品在裝飾上有所不同,但它們都有着相同的「結構」,即一個嵌套多個部分組合而成的系統,機芯頂部是被裝飾帶環繞的錶盤,這兩部分構造為展現大師級工匠技術才華提供了空間。藍寶石水晶表鏡置於錶盤之上,上面嵌以黃金貼花工藝展現的古代四大雕塑作品。這塊略帶煙熏效果的藍寶石水晶,配合不同的款式刻有楔形文字、象形文字、古希臘文字和拉丁文。當這些元素被置於機芯頂部後,以水晶表殼進行封裝。

JPEG - 154 kb
大流士雄獅
獅子帶狀裝飾是蘇薩大流士宮中為數不多的裝飾元素之一。獅子是王權的宣示,由硅質釉面磚和石灰砂漿結合而成,這種裝飾融合了現實主義與強權風格,是阿契美尼德波斯藝術的傑出典範。對於描繪獅子的貼花雕刻師來說,所面臨的挑戰是要實現精確的渲染,再現這隻高貴的獅子的肌肉與鬃毛。
獅子是裝飾帶的一部分,因此作為背景的錶盤必須配以釉磚裝飾,工匠們通過石材鑲嵌來實現這一目標。為強調真實感,他們選擇了帶有紋理的石頭碎片,這顯然要比沒有紋理的更為脆弱。

機芯為江詩丹頓自製自動上鏈機芯2460 G4/2,有四個子錶盤,分別顯示小時、分鐘、星期和日期。用於讀取時間和日期的子錶盤對稱地分布於錶盤外圍,沒有指針的干擾,這為工匠們留下了廣闊的創作空間。

為了致敬與博物館的合作,擺陀以18世紀的蝕刻畫為基礎,描繪了盧浮宮的東立面及其柱廊,這一靈感來自Louis Le Vau 和Claude Perrault的作品。作品以手工雕刻,使用衝壓而成的20個擺陀,每款限量發行5枚。

JPEG - 332.4 kb

「我們的Métiers d’Art系列完美展示了江詩丹頓在工藝方面的創造力和專業知識,」 Christian Selmoni,「這些時計一定會吸引那些喜歡精湛工藝的收藏家,同時也會引起藝術品愛好者的共鳴。我們在2017年與巴比爾-穆勒博物館(Barbier-Mueller Museum)合作推出Les Masques系列時就已經看到了這一點。」

這些新作品預示着江詩丹頓與盧浮宮在未來圍繞高端工藝將展開更多的合作。活躍了幾個世紀,雙方都一直致力於長遠的規劃。因此,他們的合作建基於回歸文明,這絕非巧合。

JPEG - 128.8 kb
薩莫色雷斯的勝利女神
這件Victoire de Samothrace,希臘文為Niké,是希臘雕塑的絕世傑作,以產於帕羅斯島的白色大理石雕刻而成,描繪了一位立於船頭的女神。主錶盤的中心是棕色琺瑯,這是一種很難做到的顏色,需要混合以停產的稀有琺瑯,經過六次燒造。外圍飾有灰色琺瑯,描繪了取自兩個希臘花瓶的裝飾性飾帶。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