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璣Breguet 無可挑剔的「腕間世界」

專訪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June 2022
宝玑Breguet 无可挑剔的“腕间世界”
寶璣將推出Marine航海系列Hora Mundi,作為2022年推出的首款時計,這是一款帶有去年任命的首席執行官萊昂內爾·馬卡(LIONEL A MARCA)簽名的腕錶。這是一個了解這位馬克·海耶克(Marc A. Hayek)先生老朋友的好機會,他是一位受過訓練的制表師,已在斯沃琪集團工作了30年。他向我們解釋了他對品牌的規劃,這一規劃在很大程度上仍受到尼古拉斯·海耶克(Nicolas G. Hayek)所的影響,後者同樣也是他非常熟悉的人,現在輪到他來編織代際之間的聯繫了。寶璣,這一擁有250年以上歷史的經典品牌,必須迎合市場對於運動時尚的追求。

寶璣將推出Marine航海系列Hora Mundi,作為2022年推出的首款時計,這是一款帶有去年任命的首席執行官萊昂內爾·馬卡(LIONEL A MARCA)簽名的腕錶。這是一個了解這位馬克·海耶克(Marc A. Hayek)先生老朋友的好機會,他是一位受過訓練的制表師,已在斯沃琪集團工作了30年。他向我們解釋了他對品牌的規劃,這一規劃在很大程度上仍受到尼古拉斯·海耶克(Nicolas G. Hayek)所的影響,後者同樣也是他非常熟悉的人,現在輪到他來編織代際之間的聯繫了。寶璣,這一擁有250年以上歷史的經典品牌,必須迎合市場對於運動時尚的追求。

他是馬克·海耶克(Marc A. Hayek)核心圈子中的其中一員,後者是斯沃琪集團掌門家族的第三代代表。55歲的萊昂內爾·馬卡(LIONEL A MARCA)已為集團服務了30年,他改變了汝拉山谷(Vallée de Joux)的生產製造方式,在寶珀負責管理生產20年後,去年他被任命為寶璣的負責人,這是集團創始人尼古拉斯·海耶克(Nicolas G. Hayek)尤為珍視的品牌,傾注其全部精力(他對Petit Trianon in Versailles進行了修復,忠實復刻了Marie-Antoinette,2008年巴塞爾展會上展出的Grande Complication n°1160令人至今難忘)。

JPEG -
萊昂內爾·馬卡(LIONEL A MARCA)一位有素養的制表師,從去年開始執掌寶璣。他出生於1967年,於1992年加入斯沃琪集團,最初在汝拉山谷的弗雷德里克·皮傑(Frédéric Piguet)機芯廠工作。之後,他在ETA和寶珀工作了二十年。

「我知道,萊昂內爾·馬卡(LIONEL A MARCA)將全力以赴繼續我祖父自1999年接管以來所開展的工作,並始終堅守其創始人的開拓精神」,馬克·海耶克(Marc A. Hayek)在任命書中如是說道。

JPEG -
Marine Hora Mundi腕錶具有記憶功能的瞬時時區跳轉功能,這是該品牌在2022年推出的旗艦款式。

這位新上任的首席執行官既與性格較強勢的祖父一起工作過,也與性格較為內向,充滿激情,熱愛潛水的孫子一同工作過。現在將尼古拉斯·海耶克(Nicolas G. Hayek)對該品牌的設想與2022年之後腕錶市場的新趨勢聯繫起來的重任就交給他了。時代對某些傳統制表業非常尊崇,但也有利於時尚運動腕錶的發展,寶璣首先以其純淨和偉大的古典主義而聞名。

事實上,許多與寶璣同級別的品牌最近都在關注時尚運動腕錶,例如江詩丹頓的Overseas、朗格的Odysseus、蕭邦的Alpine Eagle。我們還記得由萊昂內爾·馬卡(LIONEL A MARCA)領導的項目Blancpain’s Air Command,好評如潮,他會給寶璣帶來更多的運動款式嗎?這裡提供了一些答案。

JPEG -

Europa Star: 在接手寶璣之前,您的職業道路是怎樣的?

Lionel a Marca: 今年是我加入斯沃琪集團的第30年。我1992年進入
弗雷德里克·皮傑(Frédéric Piguet)機芯廠工作,在 Le Noirmont 負責機芯的研發。之後,我去了ETA,那裡以生產陀飛輪而知名。再之後,我去了質量控制部門。2002年在寶珀任職期間,我第一次見到了馬克·海耶克(Marc A. Hayek)。最終我在這個品牌任職了20年!從弗雷德里克·皮傑(Frédéric Piguet)到寶珀再到寶璣,在過去的幾十年我一直在汝拉山谷(Vallée de Joux)工作……我本人也來自汝拉,我最初是在Porrentruy的技術學校接受的制表師培訓。

您在2022年上半年推出的主要產品是Marine航海系列Hora Mundi,您為什麼會關注這一款式?

作為一個機芯專家,我一直尋找的是操作的極簡性。如何使複雜的機械簡單易用且充滿趣味?這就是2011年首次推出的Hora Mundi所具備的功能——記憶功能的瞬時時區跳轉。通過將這一複雜功能與經典的Marine航海系列相整合,我們打造出一款極具現代感的時計。

JPEG -
寶璣將Hora Mundi複雜功能應用於Marine航海系列。腕錶直徑43.9 毫米,具有記憶功能的瞬時時區跳轉功能。這一重要功能。得益於制表工藝,通過操控按鈕或錶冠,即可輕鬆設定時區。在確定第一時區城市、時間和日期後,佩戴者僅需設定第二時區城市。腕錶的機械裝置可藉助各種凸輪、定位錘以及一體式差動器,以精妙機制計算時間和日期。 隨後,只需輕輕按一下按鈕,即可將時間從地球一端轉換至另一端,一步到位而不會影響腕錶的精準走時。

我們是否將看到一款鋼製集成表鏈運動腕錶,它似乎主宰了腕錶界,其他高級制表品牌最近也在以自己的方式爭取新客戶?

我們是寶璣。我們已經有六個系列,我們不會推出任何新的系列,我更傾向於深化現有的系列。2017年推出的Marine航海系列,是一個現代運動系列。我們的Hora Mundi,是一種結合了GMT和記憶功能的複雜系統,整合到這個系列中是非常有意義的。在錶盤上進行的多維度工作非常有成就感。這枚新品腕錶的錶盤巧妙運用多種材質層層疊加,詮釋迷人「腕間世界」。第一層金質底板上,手工璣鏤刻花「波浪」飾紋輕輕地拍打着陸地的邊緣,於深海藍色的太陽放射飾紋錶盤上呈現出一場波浪紋圖案的「永恆華爾茲」。這一效果源於大陸板塊圖案的描繪方式:藍寶石玻璃板由金屬質感子午線勾勒而成,而大陸圖案則經橫向緞面拉絲處理,海陸的交界則採用金屬質感松石藍細膩勾畫。此外,錶盤凸緣起到支撐、固定多種錶盤設計元素的作用。得益於耗費數周時間的製作工序,最終錶盤所呈現的空間感體現出寶璣制表大師精妙的制表技藝。

JPEG -

為了更好地理解您對品牌的願景,您會以哪些關鍵詞來描述這六個系列?

Classique系列是寶璣的精髓,強調冷靜和純潔。這是一個永恆的款式:25年前生產的Classique在當下仍然具有價值,在25年之後也是一樣。在這方面我們不會妥協。您將永遠能辨識出Classique,它的精髓恆久不變。Marine航海系列是對Abraham-Louis Breguet航海腕錶的致敬,但它並不限於海洋世界,探索、旅行、登山……Hora Mundi是該系列的最新款。Type XX是我們標誌性的飛行員腕錶。我們正在考慮如何發展這一系列。這需要時間,因為我一直關注機芯和複雜功能,寶璣的產品在問世時必須是絕對無可挑剔的。以我的經驗,技術項目是永遠不會按照計劃進行的。

2002年品牌推出了Reine de Naples,一款專為女性設計的時計。去年發布的Saint-Valentine需要數個月的工作。這款獲得專利的指針彰顯了我們對所有系列進行創新的渴望。我還想強調一下,在男款與女款腕錶的銷售方面我們是一個非常平衡的品牌。作為造型腕錶,Heritage系列以其酒桶形表殼而極具辨識度。這一系列的產品相對較少,未來我們將更充分的對其身份進行展現。

2005年推出的Tradition,以傳統的「Subscription」預定懷表為靈感打造極富悖論性的現代感。該系列中的所有作品都可以窺見機芯。

JPEG -
早在1814年,Abraham-Louis Breguet就將其命運與法國海軍聯繫在一起,並於1814年經敕令批准成為法國經度委員會(Bureau des longitudes)成員,與德朗布爾(Delambre)、比奧(Biot)和拉普拉斯(Laplace)等科學院院士共事。法國經度委員會的其中一項任務,就是負責解決與海上經度定位相關的天文問題。一年之後,阿伯拉罕-路易•寶璣先生榮獲法國國王路易十八授予的「法國皇家海軍御用制表師」榮譽稱號。從那時起最偉大的探險家所率領的船隊,就採用了寶璣的航海計時儀器。

這些系列中的大部分都是在尼古拉斯·海耶克(Nicolas G. Hayek)的領導下推出的。十多年過去了,是不是該對其進行重新審視?

寶璣總能從歷史中汲取力量。在他的時代,Abraham-Louis Breguet奠定了制表的基礎。尼古拉斯·海耶克(Nicolas G. Hayek)通過復活稀有工藝來強化我們制表的基礎,並力圖實現完全的自主生產。今天誰還在自己做璣鏤紋飾?

JPEG -
尼古拉斯·海耶克(Nicolas G. Hayek)於2018年重新發布 Marie-Antoinette腕錶復刻版

二十年前,它使您與眾不同,但製造的概念正在失去它的意義,因為它在行業中被濫用。在一個「過度溝通」的世界裡,您是不是過于謙遜了?

使我們與眾不同的是我們的誠意。在與客戶的關係中,我們總會告訴他們我們是誰,我們來自哪裡。我們有着深厚的根基。我們不是為了炒作,而是為着長遠的利益。如果他回到我們的時代,像Abraham-Louis Breguet這樣的天才會因他的作品受到尊重,且因技術方面得到了重大發展而着迷。在他那個時代,他發明了客戶關係管理(CRM)。如今,客戶可以通過在巴黎的品牌檔案找到屬於他們祖先的時計,這不得不令人為之感動。此外,任何首次購買寶璣時計的人都可以將他或她的名字錄入登記冊中,這其中包括William Churchill,Marie-Antoinette。我們是這一悠久傳統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品牌接下來的重要任務之一將是2025年慶祝寶璣創立250周年。

JPEG -

2022年以後寶璣的全球發展優先考慮的是什麼?

美國是一個需要開發的關鍵市場。我們將在那裡提高我們的聲譽。除了歐洲,我們最重要的市場在亞洲。但是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特點,我們需要找到建立與每個當地社會文化進行有效對話的方式。我們最近在韓國圍繞我們的專業知識和傳統展開的宣傳獲得了很好的效果。中國更注重人際關係,日本更看重技術與創新。

您如何管理品牌的歷史?

正如Marc A. Hayek所願,我們將在疫情後進行環球展,展出那些在品牌歷史上具有重要意義的作品。在250周年之際,敬請期待我們將在巴黎的博物館展開的精彩活動。不過那還需要等上一段時間……

您不再參加主要的貿易展覽會,而是自己組織當地活動。這對新產品的上市時間有何影響?

新時計一經推出,即刻在世界各地的精品店發售。

包括網上嗎?

我們正在做這方面的努力,但這方面的發展仍然存在很多問題。

JPEG -
該款腕錶搭載Cal.77F1型機芯,振頻4 赫茲。這款自動上鏈機械機芯採用硅質擒縱機構。這一材質具有多項優點,既抗腐蝕,又耐磨損,且不會受到磁場的干擾和影響。Cal.77F1型機芯的獨特優勢在於採用額外的專利模塊,其中包括雙時區裝置、第二時區顯示、可進行程序式設定並重新設定的機械記憶齒輪,以及指針式晝/夜顯示。

在精品店和多品牌零售商之間,您的戰略選擇是什麼?

我們尊重我們的零售商,並希望加深與我們傳統代理商之間的關係。但對於我們的精品店來說,「寶璣體驗」至關重要。今天,我們直接經營着36家精品店,我們擁有特許經營商,擁有不到400個銷售網點。在疫情之後,我們進行了很多討論,以確保未來獲得最佳體驗。

JPEG -
尼古拉斯·海耶克(Nicolas G. Hayek)接手寶璣之後的另一項成就,就是復刻了他本人在拍賣會上拍得的1794 No. 5懷表。

您是如何走出疫情困境的?行業的兩極分化似乎正在加劇……

2021年是非常好的一年。特別是本地客戶所表現出的真正潛力,購物旅遊的繁榮使得這一點被人遺忘了。市場正在呼喚Marine航海系列推出複雜功能款式——於是我們推出了Hora Mundi。一切都圍繞着我們對未來的認真思考,對產品的期待,更清晰的時間安排,具有先進客戶體驗的精品店……形象很重要,但你必須知道如何信守承諾。再過25年,你會發現寶璣一點都沒有落伍!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