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瑪強尼 Parmigiani 尋找深邃藍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11月 2015

她是拉紹德封(La Chaux-de-Fonds) 的一名錶盤製作大師,而他是芝加哥的一名攝影師,但他們擁有共同的使命:捕捉和展現 Parmigiani 帕瑪強尼 Tonda Métrographe腕錶的美麗——或通過錶盤顏色,或通過城市掠影;具體而言,前者要使鎳質表面的錶盤現深邃藍色,而後者要以密歇根湖的深邃為靈感之源,從而為腕錶拍攝同樣感覺的照片。

攝影師在城市中走街串巷,尋找理想的鏡頭效果。正值夏日,晨光掠過屋頂,已然令人目眩。高樓大廈矗立眼前,當他將鏡頭對準這些龐然大物,問題出現了:在這座城市,光線要麼太強,要麼太弱。當陽光滿溢,光線刺眼;可如果選擇陰影處,又未免光線過暗。這種鮮明的兩極對比隨處可見,攝影師實在找不出令他滿意的介質來獲得較為有助於拍攝的光影效果。他只有繼續尋找。

另一邊,帕瑪強尼制表廠的錶盤製作師正屏氣凝神,製作品牌標誌性的深邃藍錶盤,她從來都是這般專注認真。創作這種色調是不折不扣的藝術活兒,儘管幾乎不曾失手,她仍然一如既往地小心謹慎。所有準備工作都已就緒:一個專用電鍍槽,一定的電流,精準控制下的溫度。她將支座浸入槽內,嫻熟地移動支座,動作沉穩,仿佛只有她知道如何移動。在電解作用下,顏色開始發生變化——這個壯觀的過程她已親眼目睹不知多少次,但每次看到還是會嘖嘖稱奇。最初的亮橙色變成了接近鐵鏽般的棕色;接下來,出現了紫色調,猶如茄子表皮一樣的深紫色;最後,一波波藍色出現,這是一個由藍紫色變為藍色的過程……再經過片刻,深邃藍終於顯蹤,魔術到此為止。她熟練地移開支座,要把深邃藍留住。如果再繼續在槽內停留兩到三秒鐘,就會變成品藍色,再變成灰色。凝視着自己親手創造出來的深邃藍色,她面帶微笑,若有所思:這是電流與色彩的激情共舞,它們呈現的是精緻無比的藝術。你一定要懂得如何充分利用外部因素,等待恰好的時機到來。

「充分利用外部因素,等待恰好的時機。」在芝加哥的攝影師突然豁然開朗,找到了解決辦法。環繞他四周的摩天大樓的玻璃外牆給了他一線希望,因為在一天當中的某些時刻,玻璃會反射光線。因此他要做的就是等待玻璃牆恰巧反射陽光的時刻到來,以此呈現光與影的精準平衡。他頗為巧妙地選擇了能夠捕獲光影對比的交叉點處,然後靜靜等待這一時刻到來。就在陽光以完美角度透射而來的那一刻,他果斷按下快門,捕捉到了一個永恆的瞬間。

Métro系列所用機芯——PF 310和PF315

2014年,帕瑪強尼發布Métro系列,其中Tonda Métropolitaine搭載PF 310機芯,Tonda Métrographe搭載PF 315機芯。這一系列新機芯完全由帕瑪強尼自主製造,品牌的製造中心Vaucher Manufacture Fleurier具備專為品牌優化的先進制造工藝,因此該系列機芯彰顯了帕瑪強尼的高超行業水準。

自動生產線加之印模的使用確保了生產的一致性,從而打造出絕不妥協的可靠機芯。因此,無論就品質還是精準度而言,這些合理化的製造過程是可復的。此外,生產商們還創造了「一件式」設計,以此儘可能促成多功能組件的生產,從而精簡設置。

最終,帕瑪強尼得以把所有專業技藝都傾注在完善機芯精準度上。以變量慣性擺輪(常稱為「慣性擺輪」) 為例,得益於此,如今再也不需要所謂標配的快慢針結構了。這項創新使得通過偏心砝碼來調節慣性矩成為可能,再也無需進行擺輪遊絲的活動長度調節這一所謂的標準調節操作。從長遠看,它也能穩定發揮作用,使腕錶具備抗衝擊性,也確保了出色的等時性。另外雙發條盒的設計更進一步增強了這種穩定性,相較於單發條盒,雙發條盒的能量輸出更加穩定和線性。

作為製造過程的最後階段,工藝大師們為每一個部件進行全手工修飾,打造出機器無法複製的效果。在台式磨床上為板橋進行倒角,機芯的所有可見零件均進行珍珠圓點打磨,而日內瓦波紋裝飾令整件作品更趨完美。某種程度上,每一枚機芯都是大量手工作業的結晶。

Métro系列所搭載的這款機芯堪稱專業奇蹟,產業力量、制表技藝與手工工藝在這裡激情碰撞。在生產的前階段,通過工業製造方法而獲得資源收益被轉而投入生產的後階段,用於提升產品的感知價值和實際價值。在製造過程中實現的規模經濟被充分利用,用於優化作業績效。同樣地,在前階段節省下來的時間被轉而用於後階段的手工藝和裝飾工作,這使得產品真正精彩獨特。Métro系列所搭載的這款機芯展現了一家獨立制表中心的超卓技術水平。

MÉTRO系列——TONDA MÉTROGRAPHE和TONDA MÉTROPOLITAINE

Métro系列腕錶演繹了世界各大都會的風貌與魔力——那裡的人,以及主宰着城市人群動向的迅速節奏——這是帕瑪強尼公司第一次發布此類風格的腕錶。整個系列包括「Métrographe」男款和「Métropolitaine」女款。

非對稱長款表殼

男款和女款腕錶皆採用圓潤外形的精鋼表殼,且都呈現拉長造型,整體更顯優雅。腕錶展現出摩登都市化的設計,比品牌其它經典作品都更加雅致,讓人想起Tonda 1950腕錶。機芯及其表殼都經過相當精密的設計,以此打造一個纖巧雅致的表殼中間體。

Métro系列獨有的玄妙之處在於:腕錶不是對稱的;它呈現兩種不同的輪廓。不包含錶冠的左手邊輪廓是傳統、經典風格的,展現了品牌標誌性的水滴狀表耳。截然相反的是,在右手邊的輪廓內,拉長了的表耳一直延伸至錶冠,環繞錶冠並擁抱男款腕錶上的計時功能按鈕。這種不對稱性使腕錶展現了精妙時尚的獨有個性;一股顛覆了傳統的現代氣息。

錶盤的反差美

在展現Métro系列的錶盤時應用了對比反差原則,以此突出強調作品別具特色的一面。

在Tonda Métrographe男款腕錶上,突出強調了分鐘和小時計時盤,以此突顯腕錶的複雜計時功能。在白色粒紋錶盤的腕錶上,這兩個計時盤是灰色的,採用藍色刻度盤;而在黑色或深邃藍色表款上,以夜光材料勾勒計時盤的輪廓,令它們在白天清晰顯眼,在夜晚微微閃光。兩個計時盤共同構成一個傾斜的「8」字形,這是帕瑪強尼品牌的一個特色符號。

在Tonda Métropolitaine腕錶上,女性化的弧度為腕錶的現代感線條增添了絲絲柔和氣息。拉長造型的表殼中間體與錶盤上的「flinqué」波紋修飾構成對比效果,因為後者呈現連綿的波狀飾紋。數字和時標皆以圓潤的浮雕形式鑲嵌於直線線條的平面背景上。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