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獨家消息: Peace Mark 衰敗的後果

简体中文
9月 2008

Peace Mark集團的衰敗和在一家官方清算人的保護下對他的處置將會在全球範圍內震動鐘錶行業。僅在幾年前,Peace Mark還是遠東市場上無可爭議的領先者。

Peace Mark直接雇用的員工有五千人,他的業務包括石英表和機械錶的生產(在香港、深圳、上海和瑞士都有工廠),多品牌的市場營銷(著名的Milus,以及一些中檔的法國品牌,還有許多中國品牌包括眾人關注的Sea Gull海鷗)以及在中國及東南亞的手錶分銷。在分銷領域,Peace Mark扮演了關鍵性的角色,特別是在近期收購了(百分之五十點六的)Sincere在新加坡的網絡後更是得以加強。

在最近的收購中,近一百五十家店鋪和三億五千萬瑞士法郎的銷售額(對Chopard蕭邦, Franck Muller, A. Lange & Söhne, F- P. Journe以及Zenith等多個品牌的分銷)增強了他強大的銷售能力,通過他的多個合資公司實現了在奢侈品市場各種手錶的分銷,旗下擁有近四十個單品牌專賣店(其中十一個是Rolex勞力士的,其他分別是Omega奧米茄, Cartier卡地亞, 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 Blancpain和與 Boucheron and De Beers 戴比爾斯等品牌的專營權),以及 Tourneau在中國的銷售網絡。更不用提還有以TimeZone為品牌的中檔手錶的專賣店網絡。

此外,Peace Mark在十二個月前收購了瑞士控股公司SFT,這家瑞士公司定位於機芯領域對於ETA最強大的對手,他每年能生產九千萬隻石英機芯(占全球市場的百分之十)。SFT控股下擁有的公司包括IMM Ineltec, Indtec (也被稱為Soprod, Sion),以及 Soprod Les Reussille,後者主要負責機芯的概念設計、研發和模塊的組裝,該機芯是與ETA競爭的機械式機芯- Alternance 10和Alternance 20。

震撼

Peace Mark衰敗的直接結果是STM控股被出售給Festina集團,該集團以約八千萬瑞士法郎的總額搶到這塊誘人的業務。Festina的總裁Miguel Rodriguez(他擁有許多品牌包括Festina, Candino, Lotus, Jaguar, Calypso以及高端的 Perrelet et L. Leroy)因這次收購逐漸成為瑞士乃至全球手錶行業的重要人物,並因此必然地刺激到Swatch Group斯沃琪集團。

第二個直接後果是預計在幾天內就即將到來的Milus品牌的出售。該品牌目前是由Jan Edöcs管理,他剛簽訂了最新的租約,據傳聞,該品牌的營業額在二零零八年第一季度比二零零七年同期翻了一番。

第三個結果是中國及東南亞的高端分銷網絡整體的不確定性和進入低潮。這一趨勢將影響到所有的集團,包括Rolex勞力士, Swatch Group斯沃琪集團, Richemont, LVMH或是高端的獨立制表集團。

如今Peace Mark在一間官方清算人的保護下,分銷網絡應該繼續他們的正常運作,其現金流將被銀行凍結。Peace Mark負債約十二億二千萬港幣(一億八千萬瑞士法郎)。如此巨大的債務將會有什麼影響?他會影響到瑞士的品牌嗎?什麼時候會發生?

所有這些問題仍不明朗,直到有新的投資者出現。實力雄厚的Carlyle Group凱雷集團已進行了一些談判。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或幾周里,無論發生了什麼,這一破產帶來的經濟上的震動是一定會發生的,其影響甚至 會比發生在美國的經濟衰退的最初跡象還嚴重。

Europa Star名表世界當然會繼續關注這一事件。

Europa Star名表世界

總編

Pierre Maillard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