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威 BOVET 大師傑作 絕美現世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6月 2014

每一枚播威 BOVET 時計,均在研發初階已注入無比匠心,是揉合功能與美學的結晶,薈萃造表工匠、組裝技師及工藝大師(表殼、錶盤)的無盡心思,造就融會一體的腕錶傑作。BOVET 1822的時計超越完美的機械構造,臻達美感和技術的極致和諧,綻放圓融典雅的魅力。

日期显示盘围绕时分盘,呈同心圆设计,造型独特的底盘勾勒出一道240度弧线,将目光引领至其下的陀飞轮框架
日期顯示盤圍繞時分盤,呈同心圓設計,造型獨特的底盤勾勒出一道240度弧線,將目光引領至其下的陀飛輪框架

品牌新作均細心考慮機芯功能、裝飾細節的視覺美學,以及顯示指針的運作模式和位置。設計師在 繪畫草圖初稿時,已充分反映美學考慮,及因之取捨的各項功能,讓制表技師構思相應的技術方案。 自創作初階開始,嶄新創意即與技術因素並駕齊驅。在Pascal Raffy下達團隊的創作方針中,一枚全新的複雜功能高級腕錶應運而生:結合陀飛輪機芯和萬年曆功能,同時不阻礙用家細賞玲瓏剔透的陀飛輪框架,以及照顧萬年曆最難達致的易讀理想。

頂峰機械傑作

新腕錶的創作基調,令逆跳萬年曆規格成為必然選擇,以透視陀飛輪框架的瑰麗結構。為此, DIMIER 1738造表工坊的研創部門,針對易讀功能構思方案。傳統腕錶的日曆顯示窗多設於表 盤中央,而時分顯示則分布兩旁。Pascal Raffy的構思卻剛好相反:占據中央錶盤位置的是時分顯示。由於人類雙眼已習慣解讀時分針,有限的錶盤空間仍無損其易讀性。錶盤邊緣的空間由是獲得釋放,成為星期和月分顯示窗立足的位置。橫向相對的特大顯示窗, 預示鑲嵌其中的字體壯麗非凡。藍寶石水晶轉盤上的字體呈白色或黑色(視乎錶盤色調),更覺清晰易讀。剔透的轉盤倍添空間感,同時透視精巧機械,讓人凝神細賞。顯示窗則以黑或白作底色,清楚襯托星期及月分字樣。

以逆转手工装嵌的背面表盘,经涂漆加工,与两块分别显示个别时计编号及机芯宝石数目的同色底 板互相辉映。两块底板更可按用家要求,镌刻个人信息或绘上微缩工笔画,倍添瑰丽心思
以逆轉手工裝嵌的背面錶盤,經塗漆加工,與兩塊分別顯示個別時計編號及機芯寶石數目的同色底 板互相輝映。兩塊底板更可按用家要求,鐫刻個人信息或繪上微縮工筆畫,倍添瑰麗心思

逆轉手工裝嵌五天動力儲存逆跳萬年曆腕錶

日期指標泰半隱沒於時分盤下,只餘三角箭咀於日期盤上方滑行,清晰指示日期,同時增添神秘美感。為了能於纖巧的時分盤下裝嵌逆跳機械組件,以推動細緻的240°逆跳顯示標,DIMIER 1938工 坊的制表工匠特別為腕錶研發一個微形齒輪,並註冊專利。12 時位置設有兩個同心圓轉盤,分別顯示閏年周期及動力儲存剩餘日數,為這枚可連續運行五天的 腕錶增添實用功能。設於六時位置的陀飛輪框架推動腕錶準確無瑕的報時功能。連接3/4機板的臂架襯托出陀飛輪框架優 美的弧線,渾圓的造型與上方的時分顯示形成「8」字,喻意幸運富貴。以 DIMIER 1738 工坊生產 的遊絲組成的陀飛輪,帶動經精確計算的擺輪幅度,讓腕錶的心臟得以每小時跳動 21,600 次,同 時保留機芯非凡的動力儲存規格,以及多逾九項複雜功能。陀飛輪框架由 69 枚構造精良、潤飾細 致的構件組成,洋溢源自 BOVET 1822 近二百年前首批時計作品的創作靈感,包括獨特的藍漆加 工擺輪;以陰陽哲學演繹臂架設計的擒縱輪;以及連秤錘的擒縱叉。腕錶采雙面設計,因此每一枚構件的正反兩面均經手工打磨潤飾。工坊的藝匠按傳統傾盡所能,以巧手匠心打造非凡品質。同樣 出色的細節還有精巧尖銳的再入角及陀飛輪框架夾板的圓角工藝,兩者足見工匠造詣已臻登峰造 極之境,印證 BOVET 1822及DIMIER 1738 嚴謹的質量要求。

Tourbillon Virtuoso III是Grand Complications复杂功能腕表的新成员,为系列更添实用功能之余, 更为高级腕表国度注入瑰丽的艺术色彩,激活工艺技术水平,传承 BOVET 优良传统
Tourbillon Virtuoso III是Grand Complications複雜功能腕錶的新成員,為系列更添實用功能之餘, 更為高級腕錶國度注入瑰麗的藝術色彩,激活工藝技術水平,傳承 BOVET 優良傳統

腕錶全面的功能,還包括以逆轉手工裝嵌於背面的時分顯示盤。這項由 DIMIER 1738 工坊為所有 Grandes Complications 複雜功能腕錶設計的原創獨特功能,因 Amadeo®表殼的百變概念而誕生。於2010年首現於 Fleurier 全系列款式的 Amadeo®表殼,靈活的造型可輕易蛻變成雙面腕錶、座鐘或 懷表,毋需工具輔助。腕錶繽紛多變的面貌,讓陀飛輪的巧思得以盡情發揮,後者的調節裝置采精密的垂直軸心設計,能抵消重力對時計運作的影響。此功能在時計用作懷表或座鐘時尤其重要。

制表藝術的完美體現

Pascal Raffy 及 BOVET 1822的工匠認為,單憑精密機械和計時技術,不足以獨步表壇,腕錶的加工潤飾工藝同樣重要。這完美結合技術和美學元素的魔法,驅動BOVET自1822年起一直奉行大師 級的奢華腕錶製作傳統。複雜的機芯構造和互相牽引的機械作用,無阻工匠於所有夾板和機板表面鐫刻 Fleurier 主題圖 案,讓192年以來備受收藏家喜愛的手工鐫刻Fleurier圖案,在彎曲、垂直甚至隱密的表面上 再展丰采。藍寶石水晶星期及月分轉盤晶瑩剔透,讓用家盡情細賞瑰麗優美的機械舞步。腕錶時尚的面貌,延續 Edouard Bovet率先研製透明底蓋,以透視精巧機械的創新精神,是 Edouard Bovet樂見其成的新一代傑作。

Tourbillon Virtuoso III每款金质色调限量117枚
Tourbillon Virtuoso III每款金質色調限量117枚

表殼的設計靈感,亦源於品牌歷代大師:兩枚水晶鏡面呈優美弧度,讓人想起 BOVET懷表的大明火琺瑯表底蓋。這細緻特色直接影響機芯的結構造型,後者的厚度必須集中於中央位置,以切合偉大建築師Le Corbusier提倡的空間活用概念。Virtuoso III Tourbillon 回溯其歷史根源,穿越過去時空。 連接上煉發條的按鈕位於腕錶上方的表耳,讓表底蓋可如 BOVET於19世紀生產的懷表般打開。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