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nge & Söhne 朗格Richard Lange跳秒表改成白金黑面更有現代感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10月 2019

朗格 A. Lange & Söhne 創辦人阿道夫.朗格早在1867年就發明了跳秒裝置,但直到2016年才首度應用於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腕錶身上,隔了這麼久才重新將跳秒應用於現行表款的朗格,一方面說明了朗格結合實用與精準的精神;另一方面這也是朗格首隻結合跳秒與歸零裝置的表款,在Richard Lange系列之中,更是繼陀飛輪、萬年曆之後,第三隻採用三環面盤布局的表款,2019年繼先前的鉑金銀面款和玫瑰金白面款後,品牌又新增了白金黑面款。

有点类似规范式面盘的设计是这款表的视觉亮点,尤其朗格还让秒针表盘的面积大过时、分表盘,淋漓尽致地突显这款表的精华所在
有點類似規範式面盤的設計是這款表的視覺亮點,尤其朗格還讓秒針錶盤的面積大過時、分錶盤,淋漓盡致地突顯這款表的精華所在

特點一:先以恆定動力為起點,額外延伸出跳秒設計

懷表時代之所以會發明跳秒設計,主要是讓使用者可以短暫測量精確時間所用,也可作為醫生測量脈搏之用,但後來到了腕錶時代,隨着計時功能愈來愈成熟之後,跳秒功能就被計時所取代。然而這種一秒一跳的精準時計並沒有被朗格忘記,因為可精準至秒的「跳秒」設計,內行人一定懂得它的厲害之處,因為這是將石英表的精準度以機械錶的形式完成,簡單來說,就是以機械錶之姿實現石英表的精準。據朗格制表研發總監Anthony de Haas說,當時在設計表款時首先考量的是「恆定動力」的輸出,這種設計的好處在於可以讓機芯內部的能量得到平衡的釋放,因此可以讓機芯穩定運行,而朗格這次先以恆定動力輸出為基礎,開發出一個恆定動力遊絲裝置,而這個裝置又剛好每一秒釋放一次能量,最後剛好能夠以「跳秒」的形式呈現在手表面盤上。

表款在时、分表盘交汇处设有一个三角形视窗,它的作用其实就是动力储存显示,一旦视窗底下的转盘由白转红,就代表佩戴者应该尽快帮手表重新上链了
表款在時、分錶盤交匯處設有一個三角形視窗,它的作用其實就是動力儲存顯示,一旦視窗底下的轉盤由白轉紅,就代表佩戴者應該儘快幫手錶重新上鏈了

特點二:大秒盤跳秒看得有夠過癮

表款具備另一項實用的設計頗適合喜歡自己校正時間的玩家,那就是「歸零結構」。因為只要拉出錶冠就能讓大秒針瞬間歸零,從而自行零誤差校正時間。而且朗格這次將這種三環錶盤設計運用在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作為品牌第三款擁有這種簡約、優雅集於一身的表款,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除了上述的將秒針的位置更改為視覺的中心,成為最大錶盤之外,在三個小錶盤交疊之處還可以看到有一個倒三角窗的設計,那其實是朗格為了提醒用家要即時手動上鏈的動能顯示。只要再發條盒動能剩下最後10小時之際,三角窗便會由白轉紅,提醒佩戴者要注意上鏈。

表背看得见品牌自制L094.1手动上链机芯的精细修饰和抛光处理,风格依旧非常具有朗格的德式作风
表背看得見品牌自製L094.1手動上鏈機芯的精細修飾和拋光處理,風格依舊非常具有朗格的德式作風

特點三:德式機芯的嚴謹工藝

總計有390枚零件的L094.1機芯,除了德式的格拉蘇蒂紋路底板、手工雕刻擺輪夾板,以及黃金套筒和鵝頸式微調外,最重要的就是這次跳秒結合恆定動力裝置的結構了。而這項結合是倚靠兩個輪系所完成,一方面透過機芯精密地平衡輸出恆定動能,另外一方面又令秒針跳至兩個輪系作動。這除了是需要仰賴朗格的技術奧援外,跳秒裝置的巧思也讓人驚喜連連,因為跳秒裝置的關係,所以可將每秒六次的擺輪震幅轉化成秒針一秒地跳動,讓整枚機芯維持穩定的運作。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

18K白金材質/L094.1手動上鏈機芯/時、分、跳秒顯示/動力儲存顯示/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表徑39.9mm/限量100隻/參考價:620,000 RMB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