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簡至極:拆解 Tissot 天梭SWISSMATIC腕錶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1月 2018
极简至极:拆解 Tissot 天梭SWISSMATIC腕表

由於之前我們已經拆解過斯沃琪Sistem 51腕錶,而如今我們要來剖析天梭Swissmatic,以便深入了解類似腕錶的運行機理,以及和Sistem 51相比,Swissmatic在技術上的重大革新。今天,制表師Denis Asch將運用他掌握的腕錶知識,並使用專業的測量儀器和制表工具,帶我們一探究竟。

第一步:觀察Swissmatic腕錶的運行原理

這款腕錶外表幹練帥氣,搭配復古錶盤以及修長指針,低調雋永。精鋼表鏈及表扣也只能算基本款的配置,且僅用單手較難扣緊,但佩戴起來卻出乎意料地輕盈舒適。另外需要注意的一點:表殼厚度為12mm,在其所標榜的極簡機芯前提下,這個厚度貌似太過了。然而再反觀其平民的價格,也就不能要求太高了。

機芯不具備停秒功能,也就是說,我們在時間調校時,秒針會微顫地非常厲害。讓我們來一探它的奧秘吧。

在這之前,我們得先用Lepsi設備測試下Swissmatic腕錶的性能,先上滿條,再將指針調到12點位置。佩戴者所處地理位置不同,振幅也會隨之變化,但一般在垂直定向上較低,從210°到240°不等(24小時後接近最小公差)。走時精準度相當令人滿意。儘管佩戴者所處地理位置不同,每天的誤差仍可以控制在-4秒到2.5秒以內,每天平均為-2秒,也就是說,誤差變量為6.5秒,已經非常接近COSC標準了。Denis對此感觸頗多,他說:「這簡直精準得可怕,如果一款完全由機器生產和裝配的腕錶能做到這種程度,那麼傳統制表工藝將該何去何從?」

接下來,我們把它放在操作台上,準備拆表觀察內部結構。但是過程並不容易,因為Swissmatic是一體的,完全沒有拆卸缺口。然而,最後還是拆開了。打開後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個特殊的塑料固定環,金屬擺陀以及位於正中央的單一機芯螺絲,擰開螺絲,取下裝在球形軸承上的擺陀,就可以看到一個帶黑色塗層的黃銅製單一夾板,同時擔負着主夾板以及齒輪夾板的功能。

錶冠的拆卸就輕鬆多了,接着把表翻過來,小心翼翼拿掉指針。Denis解釋:「即便是在放大鏡下,我們也看不到什麼瑕疵:筆直,簡練,完美拋光。」接着就是錶盤了,而置於塑封固定環上的兩腳托架便是錶盤的支撐,因此可以直接拿下來(表殼完全合上時,錶盤可牢牢地固定在上面)。之後我們嘗試去拆下這個高科技合成塑料固定環時,果然是說比做容易,Denis遇到了不少麻煩。上面並沒有任何螺絲,他猜想應該是鎖鈎之類的東西。抑或需要掌握什麼特殊的竅門。最後,Denis花了15分鐘,非常費勁地把塑料固定環強行拽出來,結果發現它是焊在了機芯上的,Denis說:「我真是簡單粗暴。」

機芯就這樣一覽無遺地展露在了眾人眼前,然後我們立馬發現,這個走針輪系夾板與Sistem 51腕錶機芯上的一模一樣。毫無疑問這款腕錶是Sistem 51系列腕錶的「直系後裔」。

很明顯,整個輪系裝置是沒有任何螺絲的。夾板異常纖細,並且都焊接在了三個支撐點上。面對這樣一個「正常的」機芯,Denis本打算先將棘爪從發條盒中卸下來,然後再展開下面的工作。但此法根本行不通,所以只能另闢蹊徑。我們儘量在不造成太多破壞的情況下,設法把一個看起來像是擺輪夾板的東西拿下來。而問題又來了,它的擺輪夾板和擒縱叉夾板不但是一體的,甚至連擒縱叉、擒縱叉輪,擺輪,輪系夾板以及擺輪夾板也是如此。就如在Sistem 51中的一樣,擺輪遊絲螺栓焊在底板上,而擺輪也被反過來連在底板上。

擒縱叉和擒縱輪由高科技合成塑料製成,而傳統的鑲紅寶石擒縱叉已不復存在。擒縱機構的微調由激光完成。 秒針顫動現象是由於沒有停秒機制。

在揭開馬蹄形中心夾板之後,我們立馬看到了中心齒輪傳動鏈及齒輪。儘管輪系夾板比其他夾板厚一點,但由於支撐小,也比較容易拆下來。

下面的發條盒結構也相當基礎。它的蓋子具有齒輪的功能,連接着自動上鏈機構,這也是發條上鏈方式。Denis觀察後說到:「從技術上來講,能夠把機動零件數量最小化,這相當明智,也合乎邏輯。」

通常,腕錶的走針輪系都是裝在錶盤側面,而此款腕錶的該組件是在齒輪旁邊。將之取下後,我們驚奇地發現,腕錶機芯所有的裝置都是反轉過來的,且分組放置。我們還注意到發條軸就是嵌在底板上的一根簡單的樞軸。至於擺輪,鑑於它也是倒置於擺輪夾板側面,連同防震裝置一道,像帶夾板的組件一樣鉚接在底板上。

我們把腕錶翻到錶盤一側,然後取出日期刻度盤。下面的裝置跟其他部件一樣,均為焊接或鉚接。而刻度盤一旦拿掉,自由旋轉的發條軸就很容易拆除了。

終於大功告成了!Swissmatic腕錶機芯的所有組件都已拆除完畢,呈現在我們面前。

天梭表官方的說法是,此款腕錶「可修理」,也許是一種宣傳噱頭罷了。因為確實它不像Sistem 51那樣,你能夠打開底蓋。然而,說到修理機芯,那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因為我們也看到了,必須要掰彎或者輕微破壞一些零件,你才能拆下來。

「可修理」在此可能更應該理解為「可更換」,也就是,可以將故障機芯直接換掉!而機芯對此款腕錶價格的影響遠小於其表殼和後續的精加工。

Denis Asch感觸頗多,他大聲說到:「這就是真正的極簡!以傳統制表眼光來看,這款機芯中許多零件都是反向組裝的,這不但聰明,還非常符合人體工程學,最關鍵的是它走時也很精準。腕錶機芯完全可以設計成這樣(預自動化),看來他們是找到了製作一體機芯的完美方案。從外表上看,它與其他腕錶別無兩樣,但因其整個體系完全反轉,裝配就相當簡單了。而鑑於它如此高度地一體化,其調節功能已算是不錯的了。看來唯有像斯沃琪這樣擁有如此健全工業體系的集團,才可能將這種基礎系統演繹得如此完美!可以預見,這種系統會在更多精巧機芯製作中得以應用,並且會慢慢擴展到日期顯示以外的複雜功能。它確實只是一種齒輪裝置,但理論上,根據這個原理完全可以發展出年曆,萬年曆,碼錶,甚至其他的複雜功能。Swissmatic開闢了這種有趣的可能性,並提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問題。對於傳統制表業來說,還是有點令人擔憂,」他重複道,「可能會讓一些人感到不安。因為終端客戶對振幅其實並不太在乎。他們只是想要一塊走時精準的手錶而已。話雖如此,但我們還得繼續觀察,在長期佩戴之後,它各方面的性能。」
至於結果好壞,只有時間能給我們答案了。

banner
>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