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 Ballouard,偶然的哲學家

創新制表師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12月 2021
Ludovic Ballouard,偶然的哲学家
「如今,我的需求量猛增,訂單量爆發,我的工作量從未如此巨大。我甚至希望大流行病不要停」,他這樣調侃道。

Panthère Royale猎豹装饰腕表
Panthère Royale獵豹裝飾腕錶

在過去的12年裡,他一直是自負盈虧,每年獨立完成12枚腕錶,完全沒有提高產量的打算。這種慢工出細活的方式,就是他想向人們推崇的制表「哲學」。

工作室位於日內瓦的中心地帶,曾經Athénaz村子的郵局,與另一個著名的獨立制表師Antoine Preziuso相隔不遠,他的整個職業生涯所經歷的一切也是非常坎坷,幾度浮沉,差點就被淹沒在制表歷史長河之中,如今他收穫的時節已經來臨。

调研文章《Opus 13到底在何处?》,Europa Star Première 2015年
調研文章《Opus 13到底在何處?》,Europa Star Première 2015年

多彩的職業生涯

Ludovic Ballouard,圈子裡都稱他為 「Ludo」,擁有海盜般的外表,生在法國布列塔尼的阿莫爾丘陵地區一個離海不遠的農場。在完成學業後,他接受了速記打字員的培訓,15歲時他夢想成為一名牙醫。然而,很不幸的是他並沒有考上醫學院。學校的職業顧問建議他學習制表,這個職業方向他從未想過,但卻給了他一個啟示。於是,他便申請了雷恩鐘錶學校,卻再次被拒。不過這次他並沒有放棄,他立馬帶着由自己親手打造的一搜船的模型到了學校,他的這一舉動感動了招生老師,最後他被破格錄取。

那是20世紀80年代,學校的第一年研究主體是鍾,第二年是石英表,到了第三年他們才轉而研究機械錶。事實證明,他的選擇是對的。他學得非常快,三個月後便完成了整個課業。因為他想早點工作,便離開了學校。不過他還是回去參加了畢業考試,以優異的成績拿到畢業證書。

一顆不安的靈魂

Ludovic Ballouard在布列塔尼的洛里昂找到了一份鐘錶匠的工作,但只堅持了六個月,因為除了換電池,沒有別的事可做。於是他開着他的小車,決定去瑞士試試運氣,最終進入了汝拉山谷大名鼎鼎的機芯公司 Lemania。但由於無法忍受寒冷,6個月後他又回到了布列塔尼,並且找了份與制表不相關工作。他在迪納爾機場擔任了技術員,一干就是八年,從事飛行甲板儀器的維護工作。像他這樣對飛機模型情有獨鐘的人來說,這是一份夢寐以求的工作。他的其中一個同事以前也是個鐘錶匠,偶爾他們會一起聊起那遙遠的鐘表世界。在他的加薪要求遭到拒絕之後,他再次離職,之後迅速得到法穆蘭的垂青,又一次回到了瑞士。

當他到達品牌所在地Genthod時,立馬被分配了任務,10個Lemania計時碼錶機芯需要拆開、清洗、上油和重新組裝。雖然他沒有經驗,但還是在短短四天內就完成了任務。他在法穆蘭總共呆了三年,對那段時期有着愉快的回憶。
離開法穆蘭之後,他在日內瓦開創了自己的事業,開起了一個表殼裝配工坊,其主要客戶是江詩丹頓。但他感到有些無聊,於是又放棄了。他本身有一種非常強烈的創作欲望,正好得知François-Paul Journe解僱了一名制表師,於是打電話去了解情況,結果他立馬被錄取了,這一次他堅持的比較久,呆了7年。

他最開始專攻Octa項目,之後,François-Paul Journe派他負責陀飛輪,但一個月後改變了主意,要求他負責大自鳴鐘。這算是他喜歡的工作方式,他當時的目標是在三到四個月內完成一枚腕錶,而他最後卻超額完成了,每年可製作六到七枚。

「唯一有意義的時間是現在」

2008-2009年的危機到來,再加上妻子生病。他決定辭職去創辦自己的品牌。他通知了那些在他負責大自鳴鐘項目時結識的12位零售商,說正在準備「一個真正的驚喜」,要求他們預付50%的款項,就這樣,在短短幾天之內,他便籌集到了幾十萬瑞郎。

6個月後,即2010年初,作品橫空出世:Upside Down翻轉系列腕錶。它將過去和未來的時間倒過來顯示,只有當前時間顯示正常,這代表了一種全新地、具有哲學意義地看待時間的方式,只有現在才最重要,並在2010年的Montres Passion評選活動中獲得了評委會頒發的特別獎。

Upside Down 翻转腕表
Upside Down 翻轉腕錶

「金融危機正在蹂躪着世界,證券交易所成了我們談論的唯一主題,世界在我們眼前急速崩潰。所有的數字都被顛覆了...... 此時,在我眼裡,只有一個數字是真實的,那就是現在的時間,只有它足以恢復我們對生活的信心...... 在這個瘋狂的世界裡,一塊手錶是完全有意義的。」Ludovic Ballouard

第二款複雜功能腕錶

2021年,Ludovic Ballouard發布了他的第二款複雜功能:Half-Time。他想傳達的理念是一樣的,但其機芯更加複雜。腕錶的小時顯示數字被垂直切成兩半,鑲嵌在兩個旋轉方向相反的圓盤上。只有當前的時間小時數字會重新組合,清晰可辨,所有其他的數字都會被隱藏起來。這款偏心跳時表的分鐘顯示在6點鐘位置的逆跳錶盤上。從象徵意義上講,這些分裂的小時數字只有在其兩半重合時才可讀,在Ludo的眼中,它們就像兩個迷失的生命,重新找到彼此,彼此相愛,融為一體。

Half-Time腕表
Half-Time腕錶

如同Upside Down翻轉系列腕錶一樣,它的表面裝飾可以千變萬化,選擇眾多(寶石錶盤、微繪、寶石鑲嵌、雕刻、珍珠母鑲嵌),以及以各種可能的字體和語言呈現的小時數字,Half-Time表也可以隨心所欲地搭配。

收藏家的回歸

Ludovic Ballouard總算是重新回到了人們的視線,他目睹了年輕收藏家圈子的崛起,感到異常激動。在日本,他的客戶的平均年齡是30歲。最近,他還把腕錶賣給了一個年僅22歲的年輕人。

我為他們準備了一個新的驚喜:B04機芯。這是一款非同尋常的機芯,將結合兩個非常不同的時間。如果我做不到,那這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了。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