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Claude Sfeir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12月 2021

Claude Sfeir是著名的珠寶商和寶石鑑定師,也是世界頂級的腕錶收藏家之一。有些人喜歡保持低調,而他則不然。Claude Sfeir出生於黎巴嫩,在貝魯特和迪拜兩地生活。40年前,當時貝魯特已是戰火紛飛,年輕的他被開出租車的父親送去迪拜,與他的叔叔一起在傳統的黃金市場工作。就從那時起,這間簡簡單單的小店在迪拜歷史悠久的露天市場裡發展壯大,並開設了500間分店,員工多達3000名,遍布中東、卡塔爾、阿布扎比、敘利亞和黎巴嫩的所有免稅店和主要酒店。

Philippe Dufour 和 Claude Sfeir,汝拉溪谷,2020-2021冬
Philippe Dufour 和 Claude Sfeir,汝拉溪谷,2020-2021冬

業務的擴張使得Claude Sfeir有了追求自己愛好的資本,他開始無拘無束地收藏鐘錶,這種追求變得越發狂熱,最終他成為世界上最重要、最專業的鐘表收藏家之一。一切都要從最初那家店說起,店內除了交易珠寶以外,偶爾也會有客人拿來腕錶。「我們不知道如何打開,我們不知道它們價值幾何,所以我們將它們打碎,取出機芯,並以黃金的價格稱重將它們買下了下來」,他解釋說,「我一定是破壞了一些華美的物品......」

但漸漸地,他對制表的興趣越來越大。「其實這一切都始於一次去意大利購買黃金的旅行。在那裡我感受到了腕錶的魅力所在。於是我購買了腕錶名錄,並逐漸開始對它們產生興趣。回國後,我開始向熟人借閱各大拍賣行的銷售名錄,並將其一一複印下來。但我開始研究這個領域,並試圖了解這個制表世界是怎麼一回事。最終我自己也參與其中。我從購買簡單的東西開始,比如,沒有任何複雜功能的勞力士。一步一步,隨着時間的流逝,我進步了,我更加了解了,也越來越着迷了。」

2021年11月8日,顶级钟表拍卖领导者富艺斯与Bacs & Russo联合呈现汝拉溪谷伟大的制表大师Philippe Dufour 的 Simplicity系列腕表 Simplicity 00/20。这枚腕表最终以15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此次拍卖的幕后推手便是制表师的挚友Claude Sfeir
2021年11月8日,頂級鐘錶拍賣領導者富藝斯與Bacs & Russo聯合呈現汝拉溪谷偉大的制表大師Philippe Dufour 的 Simplicity系列腕錶 Simplicity 00/20。這枚腕錶最終以150萬美元的價格成交。此次拍賣的幕後推手便是制表師的摯友Claude Sfeir

但「邊學邊干」的方法並非沒有意外,也並非是一帆風順的。很多自詡為專家的人想盡各種不誠實的手法。「我意識到我所諮詢過的許多『專家』,他們只會向我推銷的表款都是帶有他們各自非常強烈的主觀意見,甚至是不實之詞。於是,我決定自己也來當回專家。要知道,在1963年至1983年期間,機械計時碼錶的產量就達到了驚人的40多萬款,這為各種假貨、半假貨和篡改手錶的行為大開了方便之門。隨着人們對二手錶興趣的逐漸增長,大量的欺詐行為也是層出不窮。」

Claude Sfeir在開始他收藏生涯的15年後,通過研究、比較和評估,他才練就了一身鑑定的本事。至此之後,他便決定只購買 「高質量的頂級產品,我一點一點地提高我的收藏標準,專注於百達翡麗、勞力士這樣的大品牌,以及正在嶄露頭角的獨立制表師,如François-Paul Journe和Philippe Dufour等 。我也開始購買原型腕錶、專供中東市場的定製表款或者與名人相關的腕錶,比如已故英國前首相丘吉爾的Lemania計時碼錶,抑或是伊朗最後一任國王的勞力士Rolex潛航者,甚至是扮演過邦德的六位演員所佩戴的所有手錶。"

表背
表背

收藏家總能記得自己收藏的第一枚腕錶以及購買時間,但他們是否知道盡頭在哪裡?應該沒人會這樣發問吧!人們更應問收藏這種行為算是一種病嗎?

「當然,這是一種慢性病,它只會慢慢地’消磨’你。剛開始的時候,你不知道路在何方,不過很快,就會無可救藥地尋找下一個收藏目標,即便偶爾你也會迷路,但基本上到了最後,那種每買到一件藏品卻害怕錯過另外一件的執念才是終極驅動力。我算是收藏界的貔貅,只進不出,這簡直比賭博還可怕,我絕不會停下來,也沒有任何限制,其實想來還覺得有點不可理喻。」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