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家爭奪季拉開序幕

English Español 简体中文
12月 2021

自從2021開年以來,新一季的「收藏家」爭奪之戰又將展開了。「收藏家」級別的客戶已經成為這個競爭激烈行業里的香餑餑,這是行業內不爭的事實。無論何時,爭奪都會無休無止。每個「獵人」都會為爭取到更多的「獵物」而全力以赴,這是就是他們的終極目標。

從前,人們在日常生活中需要佩戴手錶來看時間,各大廠商的銷售目標自然便是人手一塊腕錶。如今,情況已發生了根本的改變,腕錶已經不再是唯一的報時工具,不再是生活必需品,它更像是一種閒趣時光的把玩之物。然而,它卻擁有一批死忠追隨者,他們是鐘錶迷,他們喜愛佩戴、談論和把玩鐘錶,以自己的方式來表達喜愛,即收集儘可能多的腕錶。在此,腕錶行業看到了新的機遇,製造商們也在銷售策略上作出了調整,他們不再追求人手一枚的銷售目標,轉而向鐘錶迷推薦更多作品。這些鐘錶迷們在不知不覺中被廠商們「培養」成了腕錶「收藏家」,也成為了各大廠商主要的目標客戶。

1860年前后,奥洛雷杜米埃于巴黎小皇宫展出的作品《石板画迷》向我们展示了人们一直都有收藏的习惯
1860年前後,奧洛雷杜米埃於巴黎小皇宮展出的作品《石板畫迷》向我們展示了人們一直都有收藏的習慣

部落的集合

收藏家們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群體,其中又根據不同的團體屬性、喜好和興趣細分群類。在機械鐘錶最輝煌的年代,世界上的大收藏家屈指可數,他們要麼自己就是行業內的專家,要麼也有專家進行指導。他們都極度富有、充滿激情且只對最精華的作品感興趣。他們彼此之間都相互認識,但並不會頻繁往來,偶爾會因為好的藏品見上一面。這個圈子的話語權都在他們手中,他們決定了藏品的價格和市場形態。

然而,隨着機械制表業在經歷石英危機之後奇蹟般的復興,人們又迸發出對機械腕錶極大的興趣,新銳收藏家也應運而生,而他們的興趣點也更加多樣化:潛水錶、計時碼錶、奇特的設計......不勝枚舉。再加之社交媒體的興起以及交易渠道的拓展,收藏家群體和論壇的發展在這股浪潮中變得更加集約化。

如今,任何類型的腕錶都會有它忠實的追隨者,有陀飛輪腕錶的富有崇拜者,有專門收集帶有毛主席畫像手錶的千禧一代,前者追求的是珍稀品,後者關注的是量產作品。總之,每個人在收藏時都會有自己的關注點。此外,還有一個特殊現象值得我們重視,那就是在拍賣結果越來越令人鼓舞的情況下,行業內出現了另一類收藏家,他們只追逐那些限量且具有避險功能的藏品。畢竟收藏家也是人,拋棄一些浪漫的幻想,能入手一些可以定期增值的收藏品,何樂而不為呢!

《母亲节的完美献礼——瑞士钟表商》,瑞士拉绍德封国际钟表博物馆1950年刊
《母親節的完美獻禮——瑞士鐘錶商》,瑞士拉紹德封國際鐘錶博物館1950年刊

全球著名的高端腕錶雜誌Europa Star 派出特派人員去各地拜訪不同類型的收藏家,為大家講出他們的故事。這其中包含很多讀者會感興趣的話題。那些超複雜腕錶的超級富豪愛好者只會對一些限量且擁有多項專利技術的表款情有獨鍾嗎?復刻一些傳奇的古董腕錶,難道不會令他們的收藏者抓狂嗎?高端腕錶、F1賽車和流線型跑車之間常常會合作推出聯名款產品,那麼各自領域的追隨者會買賬嗎?其實,我們不難看出,品牌甚至已經把收藏家爭奪戰蔓延到了腕錶之外的領域,也算是他們煞費苦心了。但是說到底,收藏家的本質都是一樣,他們都是在非常執着地追求自己所喜愛的東西,它們是建立在非常個人化、高度私密化的基礎之上,唯一的不同就是其所痴迷的物品不一樣罷了。然而,收藏家往往對外界,甚至對他們自己都有所隱瞞。他們喜歡談論自己的藏品,但多數時候是匿名表達的。

「我收集逝者的遺物」

一般說來,收藏界是一個以男性為主導的領域,腕錶收藏更是如此。然而,我們在1997年卻極為罕見地發現了一位女性鐘錶收藏家,她匿名接受了我們的採訪。她道出了自己的一個獨特的鐘表收藏「癖好」——每天早晨她都會親手為所有的鐘表藏品上條,包括不計其數的懷表,她說:「我這種行為更像是在收集時間的苦惱,我的藏品發出的各種聲響在我耳旁縈繞,混合成柔美的滴答管弦樂。每一塊腕錶都是一顆跳動的心臟,它超越了時間和死亡的概念。我們可以說穿越時間,歷經生死。事實上,我的藏品都是老古董,所以我更像是在收集逝者的遺物,所有鐘錶都在繼續低聲訴說着逝者的靈魂。」但如果是自用的話,她則是買全新腕錶,因為她覺得別人佩戴過的腕錶戴在自己的手上會讓她感到灼燒和不適。收藏家的想法總是這麼奇特又敏感。

遍布意大利大街小巷的寄售店铺,您可以出售黄金、白银或者劳力士
遍布意大利大街小巷的寄售店鋪,您可以出售黃金、白銀或者勞力士

拍賣的重要性

上面提到的那位匿名女性藏家其實是非常專業的,這都要歸功於她師從已故歷史學家Jean-Claude Sabrier。此外,我們還得順便提一下這位女性藏家的推薦人Osvaldo Patrizzi,他不僅是Antiquorum安帝古倫拍賣行的創辦人,還在很多領域起到了先驅和領導的作用。安帝古倫拍賣行於1974年創辦,專門致力於制表藝術的推廣。拍賣行的創辦得到了來自腕錶界強有力的支持,包括Gabriel Tortella(高端腕錶雜誌Tribune des Arts創刊人及素有鐘錶界奧斯卡之稱的日內瓦高級鐘錶大賞創始人),以及大名鼎鼎的獨立制表師François-Paul Journe、Frank Müller和Antoine Preziuso等。Osvaldo Patrizzi是第一個意識到鐘錶收藏的受眾可以更加廣泛,絕不止僅限於一些古董或者館藏級別藏品的年長收藏家,也正是他最早發起了專門針對腕錶的拍賣會(在他之前腕錶的拍賣都是與珠寶、繪畫和地毯的拍賣混在一起的)。

“20世纪四十年代表冠的造型”,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上的一位制表师Furlan Marri推出一款非常成功的腕表表背设计手稿上的标注
「20世紀四十年代表冠的造型」,眾籌平台Kickstarter上的一位制表師Furlan Marri推出一款非常成功的腕錶表背設計手稿上的標註

所有其他主流拍賣行都很快跟進效仿他的做法,推出了專門針對腕錶的拍賣會,而隨之而來的主題拍賣會也成功吸引到了一大批新生代收藏家的注意。

那些被遺忘在抽屜和箱子裡的老古董都被翻了出來。可以說,大量涌到市面上的豐富多樣的古董腕錶也刺激了收藏的需求,而機械錶的再次受寵也同時產生了一個深遠的影響,就是人們開始重新認識那些被認為過時的優雅表款。

隨之而來的便是拍賣價格的記錄在不斷被刷新,這也吸引來越來越多的「收藏家」,更加強了那些具有保值或增加效應的品牌的關注度和歷史主導地位,如:勞力士、百達翡麗、歐米茄等。

Europa Star 1997年五月刊
Europa Star 1997年五月刊

復古風潮

對古董表的追捧重塑了收藏家的形象,使其更加多樣化。對於千禧一代來說,與那些懷舊記憶被一起遺忘的老父親的手錶、計時碼錶或其他計時器又重新煥發出新生命。幾乎所有的古董腕錶都在講述着自己的故事。

然而從經濟角度來看,拍賣會上的明星產品雖然取得了巨大成功,但是他們的價格往往讓整整一代年輕而熱情的鐘表愛好者望塵莫及。

收藏品、分支收藏品和替代子收藏品也應運而生,分門類別,五花八門。眾多鐘錶愛好者和新晉收藏家更是開始通過Kickstarter創建自己的品牌,這些品牌的設計創意都是源自同輩設計師,他們之間沒有代溝,非常清楚自己所針對的是哪一類小眾市場——新晉收藏家。即便這一趨勢目前在急劇放緩(根據The Mercury Project的數據,2017年,這些新銳品牌得到了12.8萬名支持者的支持,而到了2020年僅剩下3萬名)但不難想象,收藏的種子已經被廣泛傳播。那麼結果是否會不負眾望?我們是否會看到新一代收藏家的持續湧現呢?這個問題對制表業未來的發展至關重要。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