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Lange 1等朗格各系列手表面盤的幾何設計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7月 2021

偶爾會聽人說「德國表要反過來戴」這突顯出德國手錶對於機芯作工的嚴謹態度和細膩的工藝水準,但是德國表巨頭A. LANGE & SÖHNE朗格顯然不是完全同意上面的這句話,因為朗格目前旗下六個系列雖然都是以簡約俐落的造型為主,但品牌在設計每個系列的外觀時並不像我們想像得容易,光是手表面盤的布局來說,裡面就暗藏了朗格精心規劃的幾何哲學概念。

朗格每開發一款新手錶,內部的機芯工程師和產品設計師就是一個團隊合作工程,因為不只是要確保機芯作工、品質優異而已,包括表殼形狀、材質、面盤布局等等都是環環相扣的要素,朗格的設計原則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他們希望自家的產品就算不放上品牌Logo,也能帶給市場鮮明的辨識度。

朗格手表的背面展现出高档机芯的细腻处理工艺,对照品牌手表面盘的简约风格,有时会让人更想要把手表反过来戴
朗格手錶的背面展現出高檔機芯的細膩處理工藝,對照品牌手表面盤的簡約風格,有時會讓人更想要把手錶反過來戴

大致來說朗格旗下系列手錶的表殼造型基礎類似,清一色都是圓形表殼,而能進一步賦予手表明顯識別度的,便交由面盤布局取勝,很多人都知道Lange 1的面盤乃是依照數學上的黃金比例所延伸而來,但你可能不知道朗格其他系列其實也都擁有一定的設計邏輯,以下便按系列來認識一下朗格手錶都是如何規劃並呈現出我們最終看到的樣子。

Saxonia
Saxonia

這款表跳脫我們常見手表面盤的工整、對稱設計,而是獨樹一幟地以不對稱風格建立招牌印象。Lange 1面盤直徑與偏心時、分盤的直徑以數學上的黃金比例構成,包括大日期顯示窗也符合黃金比例原則。另外如果仔細看會發現手表面盤的大日期、動力儲存顯示與小秒盤分布在面盤右側且呈直線排列,而如果我們將偏心時、分盤、小秒盤和大日期視窗的中心連起來,那麼就可以看到Lange 1的面盤會出現一個等腰三角形形狀,這正是手表面盤不對稱排列卻顯得和諧有序的祕密。

Lange 1
Lange 1

與Lange 1相比,Saxonia更符合我們心中手錶的標準面盤格式,因為它的面盤各功能是以軸心垂直排列的方式呈現。而且它的時標與6點位置的小秒針也是呈軸對稱分布(虛線兩側各元素以鏡像方式排列),而如果是系列中的大日期款,那麼包含大日期窗與小秒盤也會有軸對稱的排列邏輯,這會讓手錶看起來更加穩重和諧。

1815
1815

1815系列的表圈採用多層次設計,這點與面盤的層次有互相呼應的用意,此外手錶的軌道式刻度乃是從品牌早期創作的懷表傳承而來的設計,這點突顯出朗格為了致敬創辦人Ferdinand A. Lange而開發這系列的初衷。在1815系列基本款的部分,它和Saxonia有點類似採用垂直軸對稱的法則,而若是系列中的動力儲存顯示錶款方面,還可以發現其小秒盤和動力儲存顯示是以鏡像分布的邏輯各被安排在4點和8點位置。

Zeitwerk
Zeitwerk

顯時方式在朗格旗下系列中尤其特別的Zeitwerk採用更多的視窗與指針共處,包括小時和分鐘都採用跳字系統,而手錶麼面盤布局事實上蘊含菱形的思維,例如動儲顯示、小秒盤中心和左右兩側的視窗中心連起來就是一個菱形。佩戴者從各司其職的視窗/指針顯示系統中可以獲得更直覺的時間資訊。

Richard Lange
Richard Lange

系列中的跳秒表襯托出朗格製作精密時計的傳統,例如手表面盤出現三枚重疊的小錶盤,看起來頗有數學中集合圖的味道,這款表罕見地將秒針顯示放得比偏心時、偏心分還要大,將最小的時間單位以最明顯的方式排列,另外如果我們把時、分、秒錶盤的中心相連,也會發現它們呈現一個等邊三角形。

Odysseus
Odysseus

朗格2019年才創作出的品牌首款運動表——Odysseus擁有運動表少見的大日期顯示,甚至連星期顯示也是采視窗設計。而且我們會發現星期顯示和大日期顯示置於同一水平軸心上,而顯示窗外框的直線與表圈的弧線又可以互相輝映。而且手表面盤的三種高低層次間彼此還會有重疊交集的部分,這讓手錶看起來流暢而和諧。

看完朗格各系列手表面盤布局的設計邏輯,深感品牌對於視覺美學的要求還真的不是只有機芯而已,每一隻看起來好像滿簡潔的朗格手錶,裡面也都帶有特定的幾何關係,或許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朗格手錶往往很耐看,有時甚至一種設計一用20幾年看起來還是變化不大,就是因為當初設計時的縝密思維,讓它成果可以一直延用下去,而市場也不會因此而有看膩、看得無味的反彈聲音出現。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