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QUET DROZ雅克德羅:人與機器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12月 2020

瑞士品牌參加了在米蘭著名的MUDEC文化博物館舉行的機器人技術回顧展。在近三個世紀裡,人、技術與自然的關係,這一當下關注度極高的話題,一直以來都是制表界關心的核心議題,特別體現於制表界對自動玩偶的關注。Jaquet Droz雅克德羅全球總裁Christian Lattmann將為我們介紹更相關信息。

「機器人:人類工程」(Robot: The Human Project)於11月26日在米蘭MUDEC(Museo delle Culture文化博物館)開展。當人與機器的共存關係成為日常熱議的話題時(近幾個月來因流行病所導致的封鎖使得這一話題備受關注),我們應思考機器人技術,算法和人工智能的起源,這是至關重要的。

「從古希臘的第一件機械設備到人工智能的最新前沿,人類一直渴望創造出人造同伴」,這是此次展覽的簡介。這次展覽關注人類與其創造物之間的關係,向公眾展示迄今為止人類所創造的非凡成果,機器人技術以及仿生學技術發展的前沿。

此次展覽與世界領先的研究機構合作,旨在「以浸入式的方式,以科學技術,人類學及藝術的視野,向我們展現認識未來的關鍵,揭示人與機器的互相作用是如何變得越來越真實的。」參展者將能夠與可以識別並傳遞情感的「協作機器人」(cobots)進行互動。

大約三個世紀前,1721年,在汝拉山區(Jura),誕生了一個人,他將繼續研究設計能夠引發特定情緒的自動玩偶。在以高級機械研究著稱的汝拉山區的一角,皮埃爾·雅克德羅(Pierre Jaquet-Droz)是機器人技術研究的先驅。

在他的作品中,1774年在La Chaux-de-Fonds首度向世人展示的,作家(L』Ecrivain),畫家(Le Dessinateur)與音樂家(La Musicienne)這三件自動機械人偶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它們是最早的機器人,在歐洲宮廷中大受歡迎。MUDEC展將展出一些皮埃爾·雅克德羅的作品。

通過所謂「奇思妙想的藝術」(art of wonder),這個以Pierre Jaquet-Droz命名的品牌將不斷喚起Pierre Jaquet-Droz的精神,以度過2020年世界所面臨的困境。我們採訪了雅克德羅的首席執行官Christian Lattmann。

Christian Lattmann是雅克德罗的首席执行官。在加入该品牌之前,他曾在斯沃琪集团旗下的浪琴,欧米茄及宝玑担任过多个职务,并曾担任过副总裁。
Christian Lattmann是雅克德羅的首席執行官。在加入該品牌之前,他曾在斯沃琪集團旗下的浪琴,歐米茄及寶璣擔任過多個職務,並曾擔任過副總裁。

Europa Star:您將向米蘭MUDEC的「機器人:人類工程」展借出哪個自動玩偶?

Christian Lattmann:我們從我們的博物館中挑選了一些別具一格的藏品:一件鳴鳥,一件帶有可動的鳥的籠子,以及一枚來自18世紀末的帶有鳴鳥的懷表。同時也選擇了更接近當下的展品,即我們在2018年創造的自動機械人偶「詩人」(Poet)。MUDEC的主辦方與我們聯繫,是想要獲得有關機器人的更豐富的展品。

雅克德羅家族在很早之前就發展出了一種以藝術與機械的手段相結合來複製生物的技術。此次展覽還將開啟與Pierre Jaquet-Droz誕辰300周年相關的慶祝活動。我們想要傳達的是,雅克德羅在近三個世紀以來,一直致力於設計那些有資格展出於世界上知名博物館的永恆的藝術品。

既onyx與meteorite系列之後,雅克德羅今年推出了新版的愛之蝴蝶自動玩偶腕錶(Loving Butterfly Automaton)。錶盤採用1.4億-1.8億年前欽奇拉紅石化木製成。其靈感源自亨利路易·雅克德羅(Henri-Louis Jaquet-Droz)所創製的一款自動機械人偶在1774年所畫出的題為愛之蝴蝶的作品(參加文章的封面圖片)。

自您上次復刻自動玩偶作品已經有十年了。是什麼促使您又關注這個主題的?

2010年我們與the Association Automates et Merveilles建立了合作關係,出於對雅克德羅家族作品的熱愛,很多客戶向我們詢問,是否能創作出可以佩戴在腕上的自動玩偶。這在機芯的研發,裝飾性及耐衝擊性方面都極具挑戰!兩年後,我們推出了這類作品的第一版報時鳥三問表(Bird Repeater),它至今仍是收藏家青睞的作品。

雅克德羅2012年推出的報時鳥三問表是首款可佩於腕間的自動機械玩偶。錶盤上展現的是一對駐足於鳥巢之上的藍色山雀,鳥巢中還有可愛的雛鳥,藍山雀是Pierre Jaquet-Droz的故鄉汝拉山區的象徵,這需要不少於八個不同的自動機械裝置同時運作。

雅克德羅品牌在20世紀的產出與我們今天所知道的完全不同。

它是一個網絡化的運作模式:20世紀50年代到60年代雅克德羅這個品牌被該地區的很多製造商使用(見下文)。但是,那時與品牌的起源並沒有真正的聯繫。到了20世紀90年代才重新推出第一批自動玩偶,但也與制表沒有任何關聯(這一系列產品與當代自動機械製造師François Junod的作品關係密切)。

2000年,斯沃琪集團併購了雅克德羅,並以大秒針腕錶(Grande Seconde)為雅克德羅的標誌性代表作。十年後,我們以腕錶的形式重新發布了自動玩偶系列,為打造藝術工坊系列我們招募了雕刻師,畫家,琺瑯師等。我們將在明年出版的書中詳細講述這一過程。我們還將籌集資金用於翻新納沙泰爾藝術與歷史博物館(Neuchâtel Museum of Art and History)展有Pierre Jaquet-Droz的三件著名自動機械人偶的展廳。

雅克德羅曾擁有1000款作品,Europa Star的檔案中有關雅克德羅的記載可追溯至1965年。當時,由瑞士鐘錶製造商合作組織聯合的不少於150家工廠,共享雅克德羅這一品牌。(©Europa Star 2/1965)

Pierre Jaquet-Droz還能帶給我們什麼樣的靈感?

我們的品牌將現代唯美主義融入制表傳統。我們並不是複製Pierre Jaquet-Droz的作品,而是重新詮釋其創作哲學,藉此進行不斷的創造。我們將此總結為:「奇思妙想的藝術」(art of wonder)。無論是18世紀以自動機械人偶形式展現出的一種「機械化的他者」,還是今天可佩於腕間的微型有聲景致,都是奇思妙想的成果。如今我們可能僅僅是以「哇」來表達這種驚嘆。

像Pierre Jaquet-Droz一樣,我們不注重大量的生產,而專注創造由情感的原因而創發的獨有作品。我們擁有自己的細分的市場。我們並不是重新生產過去的作品,而是出於對過去精神的崇敬,想以這種精神重新煥發感官刺激。

雅克德羅既2012年的首款報時鳥三問表之後又創作了一系列腕間自動玩偶作品。在這一系列中哪一件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作品?

最重要的作品當然是,迷人的時光之鳥(Charming Bird),該作品相對於初代報時鳥三問表更具現代美學意味。該作品已獲得了包括GPHG在內的眾多獎項。這是第一款口哨式報時鳥自動玩偶腕錶,我們在聲音方面進行了革新,將風箱式聲音系統改為活塞式。2017年我們推出了熱帶風情報時鳥三問表(Tropical Bird),它的美麗和它的靈動使其八件作品在八個月內就已全部售出,七個自動玩偶,包括一隻蜂鳥,其翅膀每秒鐘扇動40次。(在大自然中,蜂鳥的翅膀每秒扇動80次)

在此之後我們又推出了優雅8花之韻(Lady 8 Flower),愛之蝴蝶(Loving Butterfly),以及2019年的錦鯉幻蓮自動玩偶(Magic Lotus Automaton),充分展現了我們在自動玩偶領域內的實力。八年之內,該系列推出了7款作品,我們在研發上投入了大量資金。我們定期製作限量版作品,每款作品都有其獨特的景致及主題,每一款作品都在講述一個特別的故事。我們所有的設計都是自製的,我們的工匠從創意的最初階段就加入了該項目的工作。

自動玩偶的主題是如何確立的?您肯定會有很多不同的選題,而且收藏家們也會給您提出各自各樣的要求,但是,為何您一直專注於那些特定的主題,例如鳥和花?

這兩個主題對於雅克德羅來說意義重大,在啟蒙時代他所受到的影響主要來源於自然,尤其是鳥類。他的理想是通過視覺、聽覺及機械效果來複製生物以喚起人們的感官感受。

我們一直在不斷推進這一挑戰,例如,愛之蝴蝶中蝴蝶翅膀的舞動節拍是不對稱的,這給人一種它從錶盤上翩翩浮現的幻覺。所有元件都是以專利技術完全由手工雕刻和懸掛的。其主題直接源自Pierre Jaquet-Droz所做的自動機械人偶畫家的畫作。對這款作品的材料我們也進行了創新,即對錶盤採用了1.5億年前的石化木。除了考慮有機的因素外,該材料還體現了時間的相對性……以及我們在作品中所追求的永恆性。

热带风情报时鸟三问表手工雕刻及上彩白色珍珠母贝表盘和黑色缟玛瑙中央针盘。自动玩偶场景中有:孔雀、热带植物叶、蜂鸟、犀鸟、蜻蜓以及瀑布。
熱帶風情報時鳥三問表手工雕刻及上彩白色珍珠母貝錶盤和黑色縞瑪瑙中央針盤。自動玩偶場景中有:孔雀、熱帶植物葉、蜂鳥、犀鳥、蜻蜓以及瀑布。

這些獨特的作品特別受到亞洲客戶的青睞。考慮到全球市場在今年所發生的改變,您將如何迎合更為保守的客戶的需求?

我想要指出的是,我們品牌與中國的聯繫有着非常悠久的歷史,我們的制表師在清朝曾是第一位獲准進入紫禁城的瑞士制表師。雅克德羅的作品獲得了皇帝的讚賞。的確,儘管我們的自動玩偶在歐洲越來越受歡迎,但是在世界其他地方還是鮮為人知的。想要欣賞自動玩偶作品,最重要的是要能親身感受到它,能看到並能親手觸摸到它,我們為此組織更多地方性展示活動來呈現我們的新作品。

在美國,我們剛剛贊助了紐約鐘錶學會( Horological Society of New York)。很多人還不了解雅克德羅的歷史,不僅如此,雅克德羅的歷史還曾中斷過多次。但是一旦人們認識了我們,他們往往還想了解更多。我們以品牌的支柱系列作品與地方客戶進行實際交流。

支柱系列作品指的是哪些?

我們主要關注充分體現我們手工技藝的,大指針腕錶(Grande Seconde),自動玩偶(Automata),藝術工坊(Ateliers d』Art)這三個系列作品。自動玩偶系列代表了雅克德羅最尖端的技藝。雅克德羅一直都是一個創造獨家作品的奢侈品品牌。我們的所有元件都產自瑞士,其中大部分產自La Chaux-de-Fonds,機芯來自Vallée de Joux。我們所有的作品都是手工生產的,其數量極小,因此很難降低成本。所以我們的定位相對較高。

流行病危機是否使您考慮將自己的定位定的更高?此次流行病危機似乎正在加速量化生產的衰落,進而有利於瑞士制表業地位的提升。

我們無法預言整個瑞士制表業。我們只是希望繼續打造我們的品牌。我們將延續我們的創造力,並不斷擴大我們的影響。我們想在我們最擅長的領域做到最好,這需要非常專業而忠誠的團隊。我們的制表師,琺瑯師和雕刻師各個都擁有精湛的技藝。我們的總裁馬克·海耶克(Marc Hayek)決定不將雅克德羅發展為垂直化的製造商,而是將其打造成高級制表工坊。

這一策略使我們關注Ateliers d』Art工坊的發展。我們還保留了一些十分特別的工藝技法,例如脫胎法或脫模法(plique-à-jour)。這種策略使我們能夠應對小規模的和定製化的生產。這場危機的積極方面,如果存在的話,那就是我們得以進一步確立自己獨有的特性。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