脈衝星Pulsar終於歸來 —— Hamilton漢米爾頓PSR致敬世界首枚數字表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10月 2020
脉冲星Pulsar终于归来 —— Hamilton汉米尔顿PSR致敬世界首枚数字表
當下人們都苦於思考冠狀病毒之後的世界將會是什麼樣子,這一混亂之中,這是否是一個罕見的積極的信號?新款PSR是1970年漢米爾頓脈衝星系列腕錶(Hamilton Pulsar)的復刻版,它不僅向我們呈現了瑞士傳統機械錶與智能手錶的區別,而且,其數字顯示器更彰顯了它獨一無二的風格。漢米爾頓PSR是一款融合了新技術的原創時計。畢竟,這是一款在過去的50年中公認的最具顛覆性的時計。

在過去的五年中,隨着智能手錶的出現,數字顯示方式一直在不斷發展。漢米爾頓的脈衝星(Pulsar)正是數字顯示這一潮流的開創者,1970年漢米爾頓開發了「第一款電子手錶」。它極具魅力的標誌性紅色數字深深地烙印在人們的記憶中。

1970年 Hamilton 汉米尔顿原版 Pulsar脉冲星腕表, 酒桶型表壳,配18K金表带,售价2100美金, 当时价值一辆车。
1970年 Hamilton 漢米爾頓原版 Pulsar脈衝星腕錶, 酒桶型表殼,配18K金錶帶,售價2100美金, 當時價值一輛車。

汉米尔顿PSR腕表2020年复刻版。PVD金色涂层限量1970枚,售价995瑞郎,非限量精钢版售价745瑞郎,两款都是2020年五月上市。
漢米爾頓PSR腕錶2020年復刻版。PVD金色塗層限量1970枚,售價995瑞郎,非限量精鋼版售價745瑞郎,兩款都是2020年五月上市。

今天,這款手錶像我們展現了瑞士機械錶與智能手錶的區別,而且,它的數字顯示器更是彰顯了它獨一無二的風格。有人可能會問,為什麼沒有早些推出其復刻版本?曾幾何時,卡西歐的數字手錶在追求時尚的千禧一代之中熱銷,它迎合了人們對於渴望回歸未來主義的追求。漢米爾頓脈衝星是進步、創新、革命與技術等信仰的化身,它象徵着解放,恰好,與我們當下所感受到的束縛形成鮮明的對照。

「人們在艱難時期就得自我審視和重新評估。」

儘管其外形極具吸引力,但在20世紀70年代脈衝星並沒有為漢米爾頓帶來好運,在石英革命的陣痛中,整個制表業經歷了10年的創造性破壞時期。像許多其他先鋒一樣,它並沒有存續很久。隨後,漢米爾頓逐漸轉移到瑞士,成為斯沃琪集團前身SSIH的一部分。脈衝星品牌被日本精工集團(Seiko)收購,集團隨後也製作了一款全新的類似產品。儘管如此,因其開創性的LED顯示屏設計,這一來自賓夕法尼亞州蘭開斯特小鎮的小小創舉,無疑收穫了眾多收藏家的關注。

汉米尔顿首席执行官 Sylvain Dolla
漢米爾頓首席執行官 Sylvain Dolla

PSR是漢米爾頓推出的脈衝星腕錶50周年紀念版, PSR石英腕錶(Pulsar仍為精工所有),PSR的設計完全忠於脈衝星Pulsar P2。斯沃琪集團首屈一指的現代混合顯示技術能夠彌補70年代設計的主要缺陷:電池續航能力。

1970年:汉米尔顿联手世界著名腕表杂志Europa Star发布脉冲星Pulsar
1970年:漢米爾頓聯手世界著名腕錶雜誌Europa Star發布脈衝星Pulsar

如今,我們要着重介紹的是新款漢米爾頓脈衝星,通過深挖歷史檔案,我們發現這款時計最早發布於1970年。這次復刻版的隆重推出必將激發整個制表生態的靈感,為全面了解其中的來龍去脈,我們專門採訪了漢米爾頓Hamilton首席執行官Sylvain Dolla。

Europa Star: 請您為我們介紹一下脈衝星從1970年創立到2020年復興的始末。

Sylvain Dolla: 那是一場革命。今天,如果你在搜索引擎中輸入「智能手錶的歷史」,第一個出現的名字就會是漢米爾頓脈衝星,它是歷史上第一款智能電子手錶。在20世紀70年代贏得了那些先鋒人物的青睞:埃爾頓·約翰(Elton John)、喬·弗雷澤(Joe Frazier)、 埃爾維斯 普雷斯利(Elvis Presley)、基思·理查茲(Keith Richards)……僅僅幾年之後,亞洲競爭對手就以便宜得多的LCD形式普及了數字顯示屏。儘管這一創新變得越來越普遍,但脈衝星仍然是史上第一,而且,您會在硅谷計算機博物館中找到它的模型。

「今天,如果你在搜索引擎中輸入「智能手錶的歷史」,第一個出現的名字就會是漢米爾頓脈衝星,它是歷史上第一款智能電子手錶。」

在這個項目中您是否邀請了1970年的相關參與者?

兩年前,當我們決定重啟這個項目時,我們立即聯繫了賓夕法尼亞州的國家鐘錶博物館(那正是漢米爾頓1982年成立的所在地),他們是我們的合作夥伴。但是這個項目最熱情的支持者是那些來自世界各地的脈衝星收集者和愛好者。就我個人而言,我不得不說,脈衝星是唯一一款我喜歡佩戴的非機械手錶。

是什麼促成了這次重啟計劃?是復古風潮嗎?

不,這完全是一個被情感所驅動的決定,跟着感覺走同樣也是一種工作方式。這次項目最大的挑戰就是要在瑞士設計一種顯示技術,為此我們拜訪了斯沃琪集團研究實驗室(Asulab)的同事。最終我們開發了一種全新的混合顯示系統,它結合了反射式LCD(液晶顯示)和可在黑暗中工作的放射式OLED(有機發光二極管)技術。這兩項技術的結合大大降低了能耗。最重要的是,我們保證它電池續航五年,而最初的機型電池續航只有六個月……

就設計而言,沒有太多改變……

與我們的 Ventura (1957年推出的世界第一款電子腕錶)一樣,脈衝星的設計從一開始就奠定了經典的基調,因此沒有必要對其進行太多改變,除了以水晶藍寶石取代人造水晶之外,總體設計保持不變。

「我們保證它電池續航五年,而最初的機型電池續航只有六個月。」

您將如何推廣這款新品?

我們正在生產金色PVD塗層的限量版,全球限量發行1970枚。另有非限定的無塗層精鋼款。限量版將在我們的電子商務網站及一些精選銷售網點發行,直至售完為止。不考慮冠狀病毒的影響,我們的策略始終都是與最好的零售商合作。但是,這個艱難的時期要求我們每個人都應重新審視自己。我們的首要任務是,並且永遠都是,設計出能夠激發所有腕錶愛好者熱情的手錶。

探索Europa Star歷史檔案 - 加入我們:加入從1950年開始收編的四萬頁內容!

點擊此處,來一段1950年開始的時光之旅

我們的資料庫橫跨70年,包含了超過10萬頁的可搜索內容,絕對的鐘表愛好者值得珍藏的寶鑑。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