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獨立制表師

制表匠人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10月 2019
中国独立制表师
在中國,除了一些量產的腕錶品牌外,獨立制表師生態圈同樣發展得有聲有色,甚至有幾位制表大師已經獲得了加入獨立制表師協會AHCI的資格。加入這個協會(獨立制表師協會)的要求極其嚴格,它需要制表師在有限的資源下,證明自己無限的創造力。這次中國之行,我有幸拜訪了其中幾位高級腕錶製作大師。

每每當我們提到中國及其相關的鐘表產業,便會自然而然地聯想到世界工廠、大批量製造、廉價產品 ... 誠然,這些刻板印象確實反映了這個國度相對真實的一部分,但是,隨着中國在世界經濟(製造業進出口)中扮演着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一個極度複雜且微妙的產業生態已逐漸成熟。

深圳,中國制表產業的心臟。同樣它見證了一批高級腕錶製作大師的崛起,在成為獨立制表師之前,他們大多數都在該地區制表工廠的車間工作過。因此,他們至少都積累了幾十年的制表經驗。

乘着制表產業在中國崛起的東風,獨立制表師協會——這個從1985年開始致力於培養制表人才的搖籃,吸納了越來越多的中國籍的成員:林勇華、馬旭曙、郭鳴以及譚澤華,讓我們來一一了解下中國這些傑出的獨立制表大師。

林勇華,獨立制表界的「偏執狂」

林永華來自深圳,在其年滿18歲之際,即1991年便進入了腕錶製造行業。「我以前專門從事腕錶拋光的作業」,他向我們解釋道,「15年後,我於2006年開了一間屬於自己的腕錶維修工坊。在閒暇時間裡,我產生了獨自設計腕錶的念頭。慢慢地,我開始將這個想法付諸實踐,打造個人表款,而表款獨特的造型讓我在行業里名聲大噪。」

如若要挑選一款最具代表性,並且最能傳達其制表理念的作品,那一定非他的初啼製作——黑膠唱碟腕錶莫屬,其技術靈感源自跳時腕錶的旋轉錶盤。為了打造這枚獨特的作品,腕錶70%的零部件都是由制表師本人親自打磨的。他說:「音樂對我的制表理念影響非常大」。除此之外, 「蜻蜓俠8」腕錶也別具特色,其造型既像蜻蜓,又像數字「8」,在傳統中華文化里,它是象徵着財富的吉利數字,林勇華總共製作了3枚,每隻售價兩萬美元。

2019年,他又圍繞着自然主題為我們帶來了其全新作品——蜘蛛俠腕錶。這次他打算製作一枚具有「透視」概念的腕錶,並且在材料選擇上也是獨具匠心,推出了一個18K白金版本(售價63000美元)和鈦合金版本(售價80000美金)。這也是一個限量表款,林勇華先生打算全年只製作6枚。

譚澤華,獨立制表的傳承人

譚澤華出生在一個鐘錶世家。1996年,那年他16歲,開始跟隨父親學習制表技藝,之後他進入一家國營鐘錶廠,在那裡工作了14年。在1980年之前,個人是不允許開辦私人企業的。在國營大廠積累了足夠制表經驗後,他決定開啟獨自製表的事業。但在真正能夠獨立創作個人表款之前的十年間,他也僅僅只是建立了個人工作室,承接一些腕錶修理和修復的業務。

至此以後,他憑藉四款完全不同的機芯以及新型的分軸擒縱機構聞名鐘錶界。特別是後者,它可以有效地增加動能儲存的時長,並且還申請了專利。他強調到,「中國政府還專門為我的這項發明頒發了證書」。

他的作品是按照完成時間的先後順序來命名的,其中旋律(Melody)系列腕錶的靈感則是源自音樂的世界,它是中國獨立制表界一個非常經典的主題。譚澤華先生希望能透過自己的作品,向人們傳遞中華傳統文化。其表款售價介於50000到60000美金之間。

郭鳴,中國獨立制表界的「教授」

拜師於瑞士制表大師 Frank Jutzi 的郭鳴繼承了他師父的衣缽,在上海市工業技術學校任教,傳授制表技藝。除了教書育人之外,他也是一位獨立制表師。

他的主打作品——手動上鏈座鐘,靈感源自中國古代神話傳說嫦娥奔月的故事。他的每件作品都需要耗時至少六個月才能完成,因為小到類似指針的配件郭鳴都會親自打磨,這對制表師的耐心和毅力是極大的考驗。

今年,他發表全新作品Blooming,其靈感源自絢麗的煙火。它鑲了近500顆鑽石,動能儲存達60小時,售價近三萬美金。

馬旭曙,自學成才的大師

「小時候,我生活在大山之中,想要買到鐘錶,抑或讀到與鐘錶相關的書籍是件難事。直到有一天,我在祖母家翻到一本1955年出版的鐘表製作手冊,這本書讓我受益匪淺」,馬旭曙這樣說道。這位從小就對鐘錶技藝非常痴迷的獨立制表師,他一直沒有機會去鐘錶學校學習專業知識,而他唯一獲取鐘錶知識的途徑就是觀察修表師父如何工作。

「一開始,為了練手,我都是免費為別人修表」,他這樣解釋道,「沒有可替換的零配件時, 我就自己製作」。馬旭曙僅僅憑着一張簡單的照片,就設計和製作了一枚陀飛輪腕錶。之後,他立即啟程去了北京,向北京手錶廠展示自己的作品,最後他順理成章地進入了表廠工作,此後在那裡工作了兩年。他說:「一般情況下,想到中國製造,人們就會把它與仿造畫上等號。然而,我想做的是打破這種刻板印象,自製機芯,走出一條具有個人創作特色的路」。雖然他製作腕錶的條件非常有限,但是每一枚腕錶的製作日誌他都一一詳細記錄在案。

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就是搭載了柱狀機芯的立體陀飛輪腕錶,其時間顯示是通過圓柱體頂端表面紅色時標來完成。如今,馬旭曙先生每年最多也只能製作兩枚腕錶。最近,他在研發一款帶月相功能的表款。由於條件有限,他也只是暫時用筆記下了其複雜功能的創意。

banner
关于中国香港 >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