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腕錶市場,專家有話說

English Español Español 简体中文
10月 2019

針對中國巨大的灰色市場,兩種選擇:加入還是放棄中國電商平台?

浪琴全球總裁Walter von Känel:「我們要去到那裡,終結它。」

「自2017年以來,我們就開始了和天貓的合作。至此,我們一直在給平台施壓,迫使他們打擊灰色市場及其產業鏈。這是我個人與灰色市場之間的一場戰爭!最近在意大利、德國和奧地利,我們成功打掉了許多灰色市場。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它們的規模並不小。在中國市場上,多虧與中國客戶之間的良好關係,我們取得了亮眼的業績,搶回了不少份額。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預見灰色市場及其相關產業鏈的消亡。」

古琦Gucci珠寶及腕錶業務部負責人Piero Braga:「他們在打擊灰色產業鏈方面還做得不到位,無法令我們信服」

「隨着京東商城投資全球著名奢侈品時尚購物平台Farfetch以及阿里巴巴同國際知名電商平台Yoox-Net-A-Porter一併開拓業務,這一細分市場正在快速成長。然而,仍有許多不確定性,因此我們也在靜觀其變。這些電商平台上還有大量仿品和假貨在售,儘管他們將奢侈品業務從中獨立了出去,不過網站訪問量卻令人失望。在高質量電商平台和訪問量之間想要找到完美平衡非常不容易。目前,我們選擇通過自己的平台來開展在中國的電商業務。」

中國專業鐘錶記者Ryan Chen:「一些粉絲就是假貨販售商」

「中國電商平台上充斥着太多假貨,這也是二級市場在線上發展不足的原因:消費者害怕買到假貨。我一直推薦我微信粉絲購買正品腕錶。不過諷刺的是,有些粉絲自己就是假貨販售商!打擊假貨最有效的方式其實是提高國人對腕錶製造的認知水平。然而,在面對市場變化日益複雜的今天,造假者的制假水平也在不斷精進。以前,只是草草將名表品牌印到腕錶上就夠了。如今,他們的仿製水平越來越高,否則就沒有了生存的空間。」

上海玩表幫成員Kelvin Sa 和Daniel Sum:「放權給當地團隊」

「許多外國品牌的思維方式都太過於傳統,他們並不真正了解中國消費者是如何買表的。問題通常出在統一管理的瑞士團隊,因為團隊往往需要負責整個中國市場的業務。如果你把中國市場想象成歐洲大陸,你會用同一個團隊管理西班牙和俄羅斯的業務嗎?品牌還應找到與中華文化相關的元素,這些元素在千禧一代中極具吸引力。但要實現這一目標,需要讓當地團隊更多參與到其中,並給到他們更大的權力。」

時計堂創始人及北京收藏家協會負責人常偉:「私人建議對市場至關重要」

「在歐洲,許多精品店的歷史悠久,信譽有保障,但中國的情況全完全不同:購買決策主要是基於口頭推薦,而這種口口相傳的方式最為有效。因此,私人建議對市場至關重要。這也是「意見領袖」如此重要的原因:在中國,人們對腕錶品牌和款式的認知程度還處於較低的水平,這些意見領袖正好充當了個性化推薦的「朋友」角色。」

埃菲列文Atelier Wen鐘錶創始人Robin Tallendier:「太過高昂的市場營銷費用」

「雖然我們的總部就設在香港,但我們在中國大陸推出品牌腕錶所花的時間卻比預期還要長,並且營銷成本也遠高於歐洲。在歐洲,已有大量媒體報道了我們品牌的相關新聞,宣傳效果良好,也就無需再支付多餘的營銷費用了;而在中國,做任何事情都得用錢來解決!如今,那些意見領袖或者網紅漫天要價,這都是拜某些西方品牌所賜,他們只為展開流量競賽,不顧實際銷售結果。然而,這些網紅的推薦效果往往令人失望,因為他們的殭屍粉太多。」

水星計劃的發起人、鐘錶顧問Thierry Huron:「中國千禧一代經濟並不獨立」

「在中美貿易戰導致兩國關係緊張的大背景下,中國千禧一代,也是瑞士制表商主要銷售對象之一,其實還並不成熟:他們大多數在經濟上都不自主,還得依靠父母甚至祖父母的支持。」

中國專業鐘錶記者William Bai:「世界各地價差還是太大」

「價差是個老生常談的問題,因為鐘錶品牌在中國內地的價格還是高於世界其他地區。這是進口關稅,品牌及中國分銷商的定價策略共同作用的結果(國內經銷商常在瑞士品牌給出的官方指導價上加稅,並非我們以為的進口稅後價格上再加稅)。其實關稅問題在中瑞自貿協定簽署之後得到了很大的緩解,但是這並沒有從根本上消除這個價差的問題。不過,最近中國海關加大了對海外代購商品的查處力度,這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抑制的作用,也將進一步刺激中國內地腕錶消費的增長。」

banner
关于中国香港 >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