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237, 000

English Español 简体中文
12月 2014

兩千三百二十三萬七千瑞士法郎:這個眾人議論的話題,也是著名的Patek Philippe百達翡麗Henry Graves超複雜功能懷表2014年11月11日在日內瓦蘇富比公開拍賣的成交價格。這也是拍賣史上最貴的鐘表。

百達翡麗受託定製並由汝山谷制表師Les Fils de Victorin Piguet耗時五年打造的這件精美機械佳作令人瞠目的拍賣價格使其當之無愧地歸類於真正的藝術品。相比之下,拍賣史的最高紀錄是俄羅斯大師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一幅畫作以230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而那還是在藝術市場走勢瘋狂的時期。

Tim Bourne宣布百达翡丽Henry Graves超复杂功能怀表拍卖成交
Tim Bourne宣布百達翡麗Henry Graves超複雜功能懷表拍賣成交

「這不是一枚用來戴的表。這是一枚象徵着實力、權力和金錢的鐘表,」一位『制表業專家』如是告訴法新社記者。事實上,這樣的價格全然脫離物件的使用價值,形象地說明了過去二十年機械制表所取得的象徵性權力。

這一懷表1999年曾以1100萬美元售出,創下了當時的世界記錄(它競拍前預估價為三到五百萬美元),而15年的時間讓其價格翻了一倍多。可以說,制表業一向與金錢和權力有着密切的關係,在最初這意味着皇室和教會。但在15世紀,工藝也被視為高科技;鐘錶是人類發明出的最前衛的物品之一。有點兒像今天的智能表。

這種從實用到意圖、從技術性到詩意的逐漸滑落,既是制表業的好運,也可能是它的衰敗。

從我們21世紀的角度來看,無論Graves懷表所展示的技術多麼傑出,都已完全過時。在某種意義上,這形象地說明了瑞士制表業生存與繁榮的自相矛盾:它生產的特殊物件在許多方面已步入技術死胡同,而貨幣價值與使用價值則完全脫離。

儘可能準確地走時(或將誤差降到最小),打鐘報時,顯示 (2100年前的)日期或月相,甚至計算時差,都成為「無謂的」功能,就像一件藝術品是「無謂的」一樣。這種從實用到意圖、從技術性到詩意的逐漸滑落,既是制表業的好運,也可能是它的衰敗。在這個深受無方向性迷亂之害的世界,滴答聲令人安心,就像壁爐里的熊熊烈火(而它在我們過分供暖的房子裡毫無意義)。滴答聲有着人類的品質;它將我們與不朽的信念相連。它告訴我們,或讓我們相信,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變了,有些東西依然代代相傳地存在。正如百達翡麗的廣告如此強烈的提示,事實上……

但是制表業的這種象徵意義,這種「好運」,同時也是其局限。正如我們所知,象徵符號不會持續下去。甚至就連鑽石也是:只需要一些純氧和一把火,鑽石就會化為一縷氣體消失得無影無蹤。

來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2014年12月/2015年1月印刷版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