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For-China 

奢華瑞士表
搜索
Weibo Watches-For-China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奢華瑞士表 & 國際製表 - 網站 & 雜誌

 
 
 
 
 

免費訂閱 | FREE NEWSLETTER
專題報道


表界專家談機械機芯的趨勢




2007年08月2日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原文作者: Keith W. Strandberg
Europa Star名表世界翻譯

在今天的製表界, 機芯製造商似乎在設計, 實用性, 材料等多方面不斷推進已經劃定的界限。 為了理解事態的動向及其原因, Europa Star名表世界採訪了各大機械製造商、品牌和零售商, 來傾聽他們的想法。

機芯領域的新研發有多大重要性?

Urwerk 的Felix Baumgartner:
開發新型機芯、新設計和新材料十分重要。 我們要把這些新想法付諸實際, 研究出技術方面的可行辦法。 然後還要找到解決比如伸縮式指針等史無前有的問題的方案。 在我看來, 正是對新穎和不同事物的激情給製表增添了一些別有的情趣。 我們的市場非常特殊,理解手錶的人們能夠欣賞我們所做的事。

de Boulle Fine Jewelry 的Denis Boulle:
至關重要。 沒有新設計和新功能, ’熱情的’ 因素就會蒸發。 不過,吸引高端消費者的並非是技術突破,而是產品的稀有和收藏價值。

Patek Philippe 百達翡麗的Jasmina Steele:
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新材料或新技術開發能夠在質量,長期可靠性或計時精準方面帶來附加的利益。 我們不會僅僅為達到營銷目的而開發新技術,也不會因為某種不含重要可靠的技術質量得益就替換傳統的技術。

Vacheron Constantin 江詩丹頓的Juan-Carlos Torres:
新研發對支持品牌的發展和表現我們的工藝與技巧是至關重要的。 研發必須得到控制,不能擴大供貨的數量。 我們的產品必須保持稀有和珍貴的特性。

Girard Perregaux 芝柏的Stefano Macaluso:
在芝柏, 新研發的確是我們戰略的核心。 由於我們的公司是一個真正一體化的製造企業,一切都圍繞著機芯來運作:我們內部研發部門設計和開發的一款新型自動基礎機芯,從最初構思到最終上市通常需要數年的工作和投資才能完成。

HD3的Jorg Hysek:
今天,這些研發比以往更為重要, 因為它們完全與錶殼的審美研究息息相關。 現在設計一款手錶的概念與昔日截然不同: 錶殼和機芯是同步開發的。

Franck Muller 集團的Pierre-Michel Golay:
新機芯的研發對Franck Muller的各個品牌都很重要。 目前我們正在創造幾個不同的新型機芯,以滿足我們的一些新想法,新功能或新審美標準的要求。

Vaucher Manufacture的Emmanuel Vuille:
我們認為, 一項新的研發應該首先是有用的。 它必須在可靠性和/或精準度方面具有優勢。 另外一點也很重要,無論是在生產的簡易程度,或是有用和智能精密裝置方面的研發,都應該能給手錶帶來全方位的附加值。

探尋機芯新材料和新構造是否重要?

Juan-Carlos Torres:
對一些非常現代的品牌來講, 新材料和構造對增強認知度或是強調自身研究和創造力是必不可少的。 在談及新材料和新構造時,我們比較喜歡考慮包括機芯在內的整體。 至關重要的一點是,Vacheron Constantin 江詩丹頓不能忘記我們作為一個高級製表老字號品牌代表的定位。 為此我們注重那些包含新技術和新材料,但又明確符合我們的文化與傳統的創造和發明。 一個非常恰當的例子就是今年推出的Métiers d’Art 『Les Masques’ 面具系列。

Anthony de Haas:
原則上我的回答是肯定的, 我們應該把對新對策的探索也擴展到材料和構造方面, 但絕不能就到此為止。在我們看來,新材料或機芯構造擔當著重要的製表宗旨,而且並不與我們自身制定的傳統精品製表規則相互衝突。

Emmanuel Vuille:
如果材料或構造不能帶來任何新意而僅僅是具有營銷的作用, 那麼也就僅此而已。 這並非意味著它們沒有吸引力, 而是代表著研發並未完全達到目的。 新材料的使用雖然有趣, 但它必須也帶來一些變化,例如是否潤滑, 或是抗震蕩方面。

Denis Boulle:
如果研發能夠改進手錶,並且是能夠經受時間考驗的長期性改良,那很好– 如果僅僅是為了不同而改變, 那就不行。 例如,2005年 百達翡麗推出了一款硒質擒縱裝置,這是採用該種材料的第一項研發。 而同樣在2005年,幾家公司製作了帶有兩個、三個甚至四個陀飛輪的手錶,不僅毫無幫助,而且起了反作用讓自己蒙羞。

Jean Marc Jacot:
新型材料和機芯的構築必須能夠改善手錶的質量和運作 (精準/可靠性)。 開發新型機芯的最終目標是什麼?

Juan-Carlos Torres:
我們需要保證有關技術能夠保證審美需要並達到日內瓦印記要求的精確度和耐久性。

Stephano Macaluso:
最終目標包括為我們的顧客提供能夠維持長久可靠性能的質量。

Jasmina Steele:
Patek Philippe百達翡麗來說, 機芯研發的傳統規則保持不變, 也就是開發體積越小(直徑和厚度)性能越複雜的機芯。這是機芯開發方面最苛刻的挑戰,也是保持我們的手錶永恆典雅的前提條件。

Emmanuel Vuille:
某些新機芯只不過是簡單地替代了那些缺貨、價格昂貴或者由於某些原因不能獲得的機芯。 出於尺寸, 障礙或是某個特殊功能或裝置的需要,新機芯的開發也可能變得十分必要。 對某些品牌來說, 手錶里安裝自己的機芯很重要,甚至是至關重要的。

機械機芯現在向哪裡去?

Anthony de Haas:
現在研發的特徵是多元化。 一個方向是模組設計的精密裝置。 另一些則通過新材料和機芯設計的實驗來創造一個未來派的印象。當然,還有一部分製造商繼續沿著傳統機械製表的道路前進。 Lange 朗格把後者與發明才幹結合,因為我們確信在手錶機芯領域仍然有發明讓人激動和有用的新功能許多潛能。

Denis Boulle: 湧現了越來越多的精密裝置,其中一些輕佻的作品被市場清理出局。 而關鍵部件則採用更結實, 更輕盈以及更耐用的材料。

Juan-Carlos Torres:
傳統機芯裝飾領域還有很多可以繼續開發的創造層面– 比如Côtes de Genève日內瓦波紋的心圖案和當代的鏤空設計-日內瓦印記要求的最高水平的精確度和耐用性。

Jorg Hysek:
我們正在探尋告知時間的新方式, 而且我們應該找到新的機械方式, 有趣的發動機。 時計的精準已經不像以往那般重要,更重要也更困難的是能夠以全新和美感的方式讀取時間。

Stefano Macaluso:
許多品牌正在開發新型機芯和精密裝置,其中不乏有趣的作品。 很難預料當中的多少能夠真正改變製表界, 但是我相信其中的一些改進會給我們的顧客們帶來更好的產品。

把機械與石英機芯相結合是否是一個你們關心的方向?

Emmanuel Vuille:
我個人認為機械手錶有一個美好的前景。 但是, 我們不能排除在未來幾年內看到混合型手錶出現的可能性。這可能是機械和電子部件的混合, 或者是其它方式的組合。 我個人認為,有一天我們的子孫會對混合型手錶、尤其是對能夠融合進機械手錶的某些精密性和功能感興趣。

Stefano Macaluso:
我認為機械和石英機芯都有偉大的成就。 現在我們品牌主要注重的和最受顧客歡迎的也是機械表, 但是我們從未排除將來推出成熟和優秀石英型號的可能性。

Jean Marc Jacot:
對Parmigiani帕馬強尼來說,石英和機械的結合目前不是研究的核心。 一段時間以來, 其它品牌已經開發和推出了此類機芯, 但是對高級製表來講, 這不是同一門哲學。

Jorg Hysek:
雖然有趣, 可我並不認為這是最重要的方向。 不過, 我們正越來越多地使用電子裝置來監控一些機械零件, 例如自動設定第二時區的時間。 這個信息是電子來源,但通過機械方式完成。

Anthony de Haas:
A. Lange & Söhne 朗格這樣的品牌來說,這是不可思議的。

Juan-Carlos Torres:
這絕對不是我們前進的方向,因為我們遵循的是日內瓦印記最高標準的傳統製表藝術。 機械表會持續存在, 但有何種變異我們將拭目以待。










WorldWatchWeb.com

除非特別註明,本網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均屬Europa Star名表世界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隨意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 「稿件來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watches-for-china.com」,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廣告客戶關於我們聯繫我們免費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