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表本真的最好詮釋——LONGINES浪琴全新HERITAGE CLASSIC經典復古系列腕錶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10月 2019

如今人們對復古時計表現出來的越來越濃厚的興趣,標誌着制表業又開始重回其最本真的狀態:講求精準報時!但是,它做起來可比我們想象中要複雜許多。瑞士著名腕錶品牌浪琴 LONGINES 在這場返璞歸真的遊戲中成為了最大的贏家,其取勝的關鍵:品牌的延續性、穩定性以及其偉大傳承的生命力。

2017年八月的一天,浪琴鐘表博物館管理員購得一枚精緻而小巧的浪琴復古時計:材質為不鏽鋼,直徑32.5毫米,搭載所謂的「扇形」錶盤,它6點鐘位置是一個大型的秒針小錶盤。這枚復古表讓管理員驚喜連連,並迅速通知了品牌產品部門的負責人,前來鑑定。

它出廠於1934年,編號為5』239』852,由浪琴品牌的意大利分銷商Ostersetzer鐘錶店於1934年售出的,搭載了「傳奇」機芯Caliber 12.68Z。簡直讓人一見就愛不釋手!

扇形錶盤

這類配備扇形錶盤的復古表現在越來越受到藏家們的青睞。品牌歷史傳承部門平均每天都會收到50多個與該類腕錶相關的諮詢請求。在翻查品牌歷史檔案期間,管理員們還順便找到了與扇形錶盤相關的更多參數,顏色有白色或黑色,配置於腕錶或懷表之中,流行於上世紀整個30年代,從一個側面印證了這類表款在當時的一個流行程度。

1934年腕表原型
1934年腕錶原型
1935, 1936, 1939
1935, 1936, 1939
扇形表盘怀表(1935年)
扇形錶盤懷表(1935年)

這類表幾乎都搭載了Caliber 12.68Z機芯,這枚機芯正好標誌着浪琴從上世紀20年代到30年代所崇尚的機芯構造合理的邏輯,最後才得以量產。它不但走時非常精準,還相當可靠耐用。與其搭配的扇形錶盤上精確的刻度,更是將復古表精準的計時品質完美呈現。錶盤沒有任何繁複的裝飾,但那精緻且精確的刻度表現出其精準的計時品質。難怪表款會在兩次大戰期間取得巨大成功!

全新定製機芯的創作藍本

這枚復古時計優美的扇形錶盤,其構造和審美都達到了極致的平衡,這讓博物館的管理員們聯想到了品牌與ETA機芯廠正在合作開發的一款全新機芯,它應該就是以這枚1934年的時計為藍本在創作的。ETA將其編號為A31.501,這是一枚專門為浪琴定製的機芯。這枚自動上鏈機芯性能優越,直徑為26.2毫米,中心厚度為4.6毫米,超強動能儲存64小時,配備硅制遊絲。雖然沒有日期顯示功能,但其超長中軸距儘可能地拉開了小秒針軸與時針分針軸之間的間距,這樣的機芯構造能讓浪琴制表師打造出一枚儘可能接近復古時計的表款。這枚1934年製作的復古時計就像是為了這款機芯的開發而出現的。

机芯Caliber L893.5
機芯Caliber L893.5

發掘傳承的潛力?

浪琴旗下所有的系列腕錶都離不開其堅持的五大品牌文化:優雅、傳統制表、馬術、運動以及經典復古。

在腕錶界還沒有興起這股復古風之前,浪琴表已經在着手發掘自己品牌歷史傳承的潛力了。它那長達150多年的悠久歷史傳承全都被完整地記錄在案,品牌利用這些珍貴的歷史檔案,於1987年首次嘗試重製了那枚著名的復古腕錶Lindbergh(1927年)。這次復古嘗試的成功主要有三大重要因素:1.公司總部在這150多年內從未搬遷(搬遷容易造成歷史檔案的遺失);2.品牌管理層結構穩定;3. 集團現任總裁Walter von Känel先生對歷史與博物館志非常痴迷(他於1969年加入,從1988年開始領導品牌)。

從一開始,浪琴的宗旨就是要利用現代技藝復刻或是重製某些歷史傳承表款,且造型要儘量接近。在近5年的時間裡,由於人們對歷史表款需求和熱情的高漲,於是復古系列腕錶部門內部更加緊密合作,不斷推出周年紀念限量款以及值得收藏表款。

其實,浪琴自己也承認,這個部門的銷售只占品牌總體營收很小一部分,但它為品牌歷史與傳承已做出了巨大貢獻,並且還在繼續。此外,它還推高了浪琴復古表在收藏界,社交網絡與業餘腕錶玩家中間的人氣。在追求復古時計方面,他們往往比品牌更加純粹。

收藏家有話說

記者兼鐘錶、威士忌收藏家Chris Beccan:「當我第一次看到一款搭配扇形盤面的全新時計時,相當震撼,因為它將昨天與今天完美融合。其表殼設計靈感源自一個時代,那時的腕錶作為報時工具,其簡潔設計將其實用性目的發揮到了極致。這枚腕錶的扇形錶盤平衡得完美無瑕,不光其色調,甚至連柔滑的拉絲質感都對比鮮明。我靠近仔細觀察,發現數字刻度微微凸出,頓時對品牌這一匠心獨具的做法頗感欣慰 ......」

記者兼鐘錶收藏家Esra Gurmen:「我就愛這種只注重計時的腕錶。對我而言,真正的時計需要兼具美感與實用性,浪琴這款配備扇形錶盤的腕錶就完全做到了。它讀時輕鬆,不費勁。我喜歡這種對復古時計現代而又具有細微差別的全新詮釋:在創新中追本溯源。」

收藏家Matt Hanson:「浪琴的歷史與傳承讓我震撼,尤其是它悠久的歷史。從品牌的誕生到後來經歷腕錶史上最艱難時期,它都從未停止過腕錶的製造,這算得上傳奇了。我的個人愛好就是收集那些具有傳奇色彩的腕錶,因為它們都是歷史的『見證者』,而浪琴的經典復古系列便原汁原味地展示了品牌過去的歷史與傳承,值得藏家入手。現在,該系列的表款又會與它的『新主人』碰撞出別樣的花火,這讓我激動不已,這也是收藏的樂趣所在。」

尋求完美平衡

在重塑一枚歷史表款的同時,又要保留其原創精髓,這並不是件易事。而在把腕錶直徑從32.5毫米增大到38.5毫米同時,還要保證其各個部件審美的和諧平衡,這也絕不是經過簡單的測算就能做到的。

此外,在純粹的復古時計愛好者與業餘玩家之間找到一個完美折衷點也是勢在必行,因為純粹主義者只會在乎1934年表款的原始尺寸,但對如今的業餘玩家來說,這個尺寸又太小了。

這其中的關鍵就是尺寸與厚度之間的關係,換句話說,即錶盤整體線條的美感與平衡。這是一件精細活,因為在這枚腕錶有限的空間裡,每一分,每一寸都很重要,任何小小的失誤都是災難性的。

舉一個簡單而具體的例子:錶盤上的數字6,位於錶盤底部的大型秒針小錶盤會將其遮住。然而,出於中央距離和一般均衡的審美考量,浪琴的設計師們不得不在這個微小的細節處理上花費了大量的時間,直至找到完美解決方案。與歷史表款相比,全新表款上的數字6要顯眼那麼一丁點。是的,就只有那麼一丁點,但是正是這類細節上的處理,決定了復刻表款成功與否。

制表本真的一種形式

目前看來,浪琴全新的Heritage Classic經典復古系列確實獲得了巨大的成功。與最近許多小有成績的復古表款不同,它更像是在展現制表本真。它的橫空出世對我們如今花里胡哨的制表追求無疑是種拷問:「腕錶到底何為?」而它本身就是最好的答案:精巧、簡潔、無可挑剔,腕錶就是用來精準地指示時、分、秒的。品牌這枚經典復古腕錶簡潔、低調、優雅,是一枚裝在表殼裡小巧而可靠的時計。

您可能會覺得它很冰冷。其實不然,它的簡潔、精準及其構造的一絲不苟反而散發出一絲絲特別的暖意。您看到後會情不自禁地認為,這才是真正的腕錶,它完全符合人們對制表的基本認知,那就是腕錶的基礎功能及其構造形式的無限都是為了精準走時。這枚1934年復古表的時計才是腕錶外觀的最佳表現形式,永不過時!

最近,浪琴的其中一位受採訪人悄悄告訴我們:「我懷念過去一塊表戴一生的那個時代。」其實,浪琴這枚腕錶值得你一生擁有。

遠不止懷舊

想到達到浪琴的這種傳承高度,就要學會適應變化的節奏。如今,腕錶想要贏得客戶的心,它一定是防水的、走時精準的以及性能可靠的。如果在其整體造型不變的情況下,對它的認知就會有所改變。從1934年到2019年,其直徑也從32.5毫米增加到了38.5毫米。在純粹的復古表愛好者眼中,這個尺寸已經是能接受的最大極限了,但是在某些特定市場,它吸引的就不光是男性客戶了。

該枚腕錶的魅力還在於其帶有兩個分區的銀制錶盤、藍色不鏽鋼指針、噴漆阿拉伯數字刻度以及藍寶石水晶表面,渾然一體,極度優雅,讀時清晰。

這枚搭配一個扇形錶盤的全新腕錶,其包裝也相當驚艷,盒子內隨贈兩根顏色和款式均不相同的錶帶及工具套件,便於跟換。一根為藍色絨面革或黑色啞光小牛皮兩邊飾以白色縫線;另一根為藍色或煙煤色NATO錶帶。全部搭配針扣。

浪琴Heritage Classic經典復古系列腕錶將於10月開始全球發布。其官方指導售價為2000瑞郎整(約14000人民幣)。在這股復古浪潮的席捲之下,品牌相信它會取得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功。

浪琴Heritage Classic經典復古系列腕錶技術規格

腕錶編號

L2.828.4.73.0
L2.828.4.73.2

機芯:自動上鏈機械機芯Caliber L893.5(ETAA31.501),直徑26.2毫米,27顆紅寶石,振頻25200次/小時,動能儲存:64小時起

功能:顯示小時,分鐘,秒針小錶盤位於6點鐘位置

表殼:圓形,尺寸38.5毫米,不鏽鋼

錶盤:銀制錶盤帶兩個分區,時間刻度阿拉伯數字,表面噴漆

指針:藍色不鏽鋼

防水:3巴(30米)

表面:藍寶石水晶覆蓋多層防反光材質

錶帶: 黑色皮革或藍色仿牛仔皮革配備針扣

藍色皮革或煙煤色仿牛仔皮革配備針扣

建議售價:2000瑞郎(約14000人民幣)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