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For-China 

奢華瑞士表
搜索
Weibo Watches-For-China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奢華瑞士表 & 國際製表 - 網站 & 雜誌

 
 
 
 
 

免費訂閱 | FREE NEWSLETTER
手錶知識


日本技藝為瑞士機械錦上添花



日本技艺为瑞士机械锦上添花


日本漆繪技藝可追溯到公元前5000年——日本新石器時代(Jomon Period)。然而,正如許多瑞士手錶工藝一樣(琺琅工藝,格狀飾紋法和雕刻技藝),日本漆繪技藝也近乎失傳。如今,在瑞士手錶工業小規模的幫助下,也只有少量的能工巧匠致力於這項古老傳統手工藝的傳承。 一些手錶品牌,像江詩丹頓 Vacheron Constantin,梵克雅寶 Van Cleef & Arpels,蕭邦Chopard,Peter-Speake-MarinJean DunandAngular Momentum都被這魔幻般的亞洲藝術所吸引,並與漆藝大師們展開合作,創作微繪錶盤藝術品。

原材料 漆繪製品在亞洲相當風靡。最初,它只是用在日用品上,起到防腐蝕的作用。因此,你幾乎可以在任何東西上找到它的蹤影,從碗到茶葉罐,再到傢具;而其製作技法更是千變萬化,不管是簡單的清漆普及,還是蟲漆(用昆蟲的分泌物做成的一種樹脂)和真漆(一種來自Rhus verniciiflua樹的樹液,也被稱作urushi漆樹)的運用。 真漆的採集不僅需要很強的專業知識,還需要耐心,因為只有在樹齡超過10年的漆樹上,才能採集到樹液。在樹榦上劃出5至10道長而深的水平平行口子,才能採集到極具腐蝕性和毒性的灰色濃稠樹液。每棵樹每年只能被取液幾次,但是往往在產出半杯樹液之後,則需要等上好幾年,才能重新開始採集。樹液的質量會因樹齡,土壤的種類,氣候和季節的不同而千差萬別。質量最上層的樹液分別產自七,八月,且專門為最外面一層裝飾所預留。一旦採集到樹液,就要用一塊布來過濾雜質,然後將之儲存在木桶內3到5年。

運用步驟 漆可用在多種材料上,像木頭,皮具,紡織品,陶瓷和竹器。而對於錶盤來說,底子一般要是黃金或者珍珠母;在開始漆繪前,其表面需要進行非常仔細地清潔。漆需要一層一層地往上塗,並且在上新漆之前,要等前一層晾乾;有時候可能會塗漆多達一百層(每層的厚度從0.8毫米到1毫米不等)。 當漆變硬時,它並不是我們通常意義上的「干」;而實際上,它是在濕潤空氣中,進行化學反應。原漆含有一種酶叫漆酶,在適當的環境條件下,它就是氧化作用中的催化劑,能讓漆永久硬化。

無限的藝術可能性 在鍾錶製造業中,我們用到的漆,一般為蒔絵maki-e漆。蒔絵從字面意思上講就是「噴圖」,金屬粉末的噴洒便是標誌。通常在漆未乾時,將金粉,鉑金粉,銀粉或者錫粉噴洒在上面,整個過程會用到一個噴塗罐makizutsu和一把噴塗刷kebo。蒔絵技法有很多種,但最主要是三種:研出蒔絵togidashi,高蒔絵takamaki-e和平蒔絵hira maki-e。研出蒔絵的不同之處,在於最後一道上漆工序。它是把最後一層漆塗在金屬粉末上面,之後,稍稍打磨,讓下面的金屬噴圖隱約可見。高蒔絵也可稱作凸蒔絵,這種技法是將漆與木炭屑或者粘土粉混合,讓設計的輪廓凸起,極具立體感。平蒔絵,正如其名,就是漆藝最簡單的形式,而圖案設計則是在之後加上去的。其他的形式也是存在的,像蛋殼,金葉,鮑魚或珍珠母,這就為那些天馬行空的設計開啟了一扇大門。

江詩丹頓的傑作Métiers d’Arts 自從1755年,品牌建立以來,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 的計時器就是文化與文化,國與國之間溝通的橋樑。François Constantin本人就是第一批身體力行,遊歷世界的人之一;而正是因為他,製造業的專業知識才被傳遍了世界。如今,瑞士的工匠們不但是架設在品牌和消費者之間橋樑,更是日本京都最負盛名的象彥Zohiko蒔絵工坊的藝術合作夥伴。 「象彥工坊和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的價值與傳承相得益彰;特別是當你想到,兩個品牌在頂級手工藝與專業技術方面的歷史加起來超過600年」,品牌產品研發主管Christian Selmoni 和我們分享到。 品牌的首系列蒔絵作品 La Symbolique des Laques 發表於2010年,以代表長壽的「歲寒三友」——松,竹,梅為主題。他們是三種迎著嚴寒而生長的植物,代表著堅韌和堅強,與冬鳥一起被繪在三種不同的錶盤上。 第二系列講述「水的世界」,有龜,蛙,鯉魚,蓮,八仙花和瀑布。新系列的錶盤裝飾性更強,更加立體地展示了象彥藝術品的多變性。此系列錶盤相對較暗,這都是因為一種叫平目(hirame)的技法;在上漆前,將平目粉灑在錶盤上,便是此技法的其中一個步驟。下一步便是叫momidashi拋光,它是用油石來輔助捕捉光線。接下來就是kakiwari,它可以展現植物葉脈的細節,帶來相當驚人的藝術效果。「兩個系列都受到了極大的歡迎,我們很期待品牌2012年的新作,因為這將是收官之作;我們剛剛完成了初樣的製作,且非常看好新作的前景」,Selmoni說道。

日本技艺为瑞士机械锦上添花

蕭邦Chopard的大作L.U.C XP Urushi 2009年,蕭邦Chopard為日本市場製作了一系列urushi漆計時器。今年,品牌又在薄而優雅的39.50毫米黃金表殼內,為我們呈現了一系列九款不同的蒔絵漆作品;而蒔絵技藝大師增村紀一郎Kiichiro Masumura(他最近被日本政府譽為「活國寶」)正是這一系列的技術總監。錶盤被設計出來之後,上漆與金粉裝飾都是由日本皇室的官方供應商——品山田平安堂Yamada Heiando蒔絵工坊來完成的。 根據古代亞洲哲學,不同的錶盤代表著宇宙中5種基本元素:金,木,水,火,土。錶盤則分別為龍,鳳,虎,孔雀,魚和神獸(麒麟和玄武)的圖案,並運用顏色和層次感讓錶盤更加活靈活現。

日本技艺为瑞士机械锦上添花

Peter Speake-Marin 在漆工藝上登峰造極 Peter Speake-Marin對機芯周圍的工藝的痴迷絕不亞於他對機械的狂熱;而蒔絵漆藝就正好是他最近所推崇的多種藝術形式之一,圖片上的腕表就是最好的證明。那卓越的蒔絵技藝絕不僅僅是簡單地將漆層層堆砌,它可以稱得上是三維立體的雕塑。每一塊傑作都是不同材料的完美結合,像黑漆,紅漆,灰,珍珠母,錫,銀,金葉和鉑金。Speake-Marin把這個重任託付給了蒔絵專家Muchu Yamazaki —— 一個願花上六個月時間在一塊盤上精心雕琢的人。

日本技艺为瑞士机械锦上添花

Jean Dunand的中國漆情結 Jean Dunand的軌道陀飛輪Orbital Tourbillon系列的美,就在於每塊獨一無二的腕表都能把不同的能工巧匠們聚到一起,並將他們高超的技藝融于其中,像琺琅,雕刻,鑲鑽,漆藝或是一些其他的精湛技藝。眾多的手工藝不但讓這個「一分鐘」陀飛輪的錶盤變得格外優美;而其革新性的陀飛輪技術,更使得錶盤與陀飛輪同時旋轉,每隔60秒轉動一圈,它讓此傑作處於永恆的運動中。 軌道陀飛輪Tourbillon Orbital系列的中國漆旋轉錶盤,用到了紅漆,灰漆,靛藍漆和黑漆,這是為了紀念Jean Dunand的漆藝作品成為20世紀20年代的標誌。 鏤雕champlevé技藝的成功運用,讓錶盤呈現出粗體的幾何輪廓和立體感極強的色彩。它是先將各個圖形在黃金表盤上挖出來空間;接下來,用十層漆將各個空間填滿。在每上一層新漆之前,都要等到前一層漆干透,並要用皮革或軟物拋光。 Jean Dunand的創建者Thierry Oulevay和Christophe Claret一起,同西方少數能製作如此複雜漆藝的工坊之一合作,花了他們整整兩年的時間,才找到了如何將漆上到如此狹小表面的方法;再加上90度直角,蜿蜒的偏菱形和軌道圓形窗口圓周的挑戰,難度是可想而知,但結果就是最好的證明。

日本技艺为瑞士机械锦上添花

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的午夜系列Midnight之旅 梵克雅寶總能為我們帶來驚喜與創新,正如他的超卓錶盤Cadrans Extraordinaire系列,為我們所展示的一樣。這個法國品牌,在世界各地儲備有一批能工巧匠,他們能將其設計做得活靈活現。午夜超卓Midnight Extraordinary日本漆藝系列(42毫米的白金錶殼Midnight),便有幸請到了日本漆藝大師箱瀨Hakose San。

日本技艺为瑞士机械锦上添花

Angular Momentum的奇迹工坊 Angular Momentum是世界上僅存的,為數不多的,還在自產錶殼和錶盤的獨立製表工坊之一;品牌因「水晶背面微繪」而聞名於世,這是Angular Momentum的獨創,叫做鏡畫Verre Eglomisé。公司創建者Martin Pauli,為能運用古老的傳統,新穎的裝飾技法,為客戶量身定做表款而感到自豪(想要了解更多定製表款的內容,請閱讀我們這期雜誌關於這個話題的文章)。他同樣非常精通鏤花搪瓷Plique à Jour和鏤雕Champlevé琺琅技法和漆藝。「我研究日本藝術和手工藝將近25年,」Pauli說到,「我有一位在東京國立博物館工作的朋友,他是漆藝專家,並且致力於漆藝的復興。從他那裡,我學到了不少有趣的技藝,」他繼續解釋道,「經典的Urushi漆裝飾表的錶盤,就採用了一種叫做Shibata Zeshin的技藝;它是以20世紀偉大的漆藝大師柴田是真Shibata Zeshin來命名,而其他的表款僅僅是一些工藝與非傳統日本技藝的混合」Pauli說道。

日本技艺为瑞士机械锦上添花

如此看來,在地球的另一端,隨著越來越多的公司和能工巧匠的加入,漆也逐漸成為令手錶製造業著迷的新材料。然而,就像所有的藝術工藝一樣,漆藝作品的價格的猛增,不總能讓人理解。每塊錶盤的巧奪天工,還有那些知曉配方的工匠的稀世,及每製作一塊盤所耗費的大量時間,都在最後的價格上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一旦消費者真正懂得這塊錶盤背後的故事,他們對這門擁有7000年歷史的古老技藝的理解,能將他們對手錶製造的愛,帶到一個全新的高度,並能更懂珍惜時間本身。

源自:Europa Star雜誌 2011年 8月-9月刊










WorldWatchWeb.com

除非特別註明,本網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均屬Europa Star名表世界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隨意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 「稿件來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watches-for-china.com」,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廣告客戶關於我們聯繫我們免費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