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For-China 

奢華瑞士表
搜索
Weibo Watches-For-China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奢華瑞士表 & 國際製表 - 網站 & 雜誌


 
 
 
 
 

免費訂閱 | FREE NEWSLETTER
專題報道


復古風潮- "收藏古董表讓我們更加精益求精"



复古风潮- "收藏古董表让我们更加精益求精"


與兩位年輕藏家的對話

图左:Lorenzo, 图右:Bénédict
圖左:Lorenzo, 圖右:Bénédict

一大批出生在20世紀60年代及70年代,所謂「復古」時期的年輕人,他們似乎對戰後經濟騰飛時期出現的物品毫無抵抗力,雖然現在看起來這些東西已經過時了,但對於這些年輕人的父母而言,它們卻代表了那個年代技藝的最高水平。在過去十年間,略顯厚重、動力十足、極具奢華的設計大行其道,而如今像Daniel Wellington之類的品牌,其產品的「新復古式」簡約風格與前者形成鮮明對比,得到了一大批年輕人的青睞,這恰好證明了復古風潮對一大批新一代年輕人的影響。

復古潮流的興起促使一部分這樣的年輕人開始了收藏之旅。在一個周六,《Europa Star》邀請了兩位年輕的藏家(皆22歲),Lorenzo和Bénédict。他們在商場接受了採訪。

你們為何會對鍾錶感興趣,或者更確切地說,對古董表感興趣呢?

Lorenzo: 我是在翻閱雜誌時接觸鍾錶的,久而久之就產生了興趣。起初不過是獵奇的心態,然後就開密切關注,既而產生興趣,最後就被吸引住了……互聯網就像一劑催化劑,讓我的興趣越來越濃厚。久而久之,眼光也變得更加挑剔。

Bénédict: 我很早就對此感興趣了,大概是在我十三四歲的時候。我爸爸有幾塊表,我覺得它們很有吸引力。但是最初我只是關注現代新式腕表,對古董表卻提不起興趣。由於古董表背後的歷史故事,它們逐漸引起了我的注意。除此之外,古董表獨特的設計也是我的一大關注點。古董表並不是完美無缺的,但它們卻沒那麼冰冷。而它的價位選擇也是多樣的,大可不必為之傾家蕩產。

你們願意能買哪個價位的古董表……或者說你們能夠買得起哪個價位的?

Lorenzo: 一開始,我購買一些價值40-50瑞士法郎的小巧型鍾錶。久而久之,花費越來越多,但我從未花上幾千法郎去買一個古董表。我覺得這些古董表吸引人的地方在於,它們不甚昂貴卻「價有所值」。我會選擇吸引我的表,而不是某個品牌、或是其稀有程度,抑或其是否具有出眾的機芯。

Bénédict: 我一開始購買的古董表價值在300-500瑞士法郎之間,現在我已經擁有了精密計時表以及三指針系列鍾錶。我更願意省錢買更高端的藏品。我已經從原來的衝動型藏家變得更為理性的藏家了。是的,我們所購買的價位確實呈指數上升,或許會慢慢地在追尋昂貴藏品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不過仍然阻止不了我對價值50瑞士法郎的Seiko的迷戀!

你們的朋友會被你們的熱情所感染嗎?

Bénédict: 我的一些密友現在開始感興趣了;嗯……還真是會傳染。有時他們只是把這當成是一種可以賺點小錢的路子。但是那些真正感興趣的已經變成收藏家了。

Lorenzo: 現代鍾錶製作的目的是為了吸引眼球,但是古董表卻不同。從表的形狀尺寸上看,古董表造型更為溫和內斂。

什麼樣的設計最吸引你們呢?

Lorenzo: 我從收藏40年代和50年代的一些基礎款型起步,後來對70年代的款型開始感興趣:Rally系列鍾錶、彩色系列以及方形系鍾錶。實際上我的口味不拘一格。古董表吸引我的地方也在於其尺寸:我覺得現在的腕表尺寸太大了。

Bénédict: 我偏愛40年代和50年代的精密計時器,但這些都很貴。因此我現在正在收藏60年代的鍾錶,但我的風格也是不拘一格。例如,我喜歡70年代搭載集成腕帶的Omega DeVille腕表。

你們只對機械表情有獨鍾嗎?

Lorenzo: 我覺得石英錶本身並不吸引人,但其中有些設計還是挺有趣的。確實是愛屋及烏,無論它是不是導柱輪計時秒錶,我都對機械表越來越著迷…因為我愛Seiko這個品牌,我承認,我發現Seiko家的第一枚自動計時器極具原創性,且高效。藏家們對這個牌子不是太感冒,因此價格還可以接受,這對我而言是件好事。拿極具歷史淵源的Seiko Pogue打個比方,Pogue是以一位在執行任務時佩戴了這款腕表的美國航天員命名的。而在他的另外一隻手腕上,他佩戴著的是官方腕表,一枚歐米茄Omega的 Speedmaster……

Bénédict: 我對機械表越來越著迷。事實上,出於磨練技藝的考慮,我正準備去上一個基礎製表課程。我希望了解一下腕表是怎樣運轉的。

复古风潮- "收藏古董表让我们更加精益求精"

收藏古董表對你們而言是另一種形式的投資嗎?

Lorenzo: 並不完全是這樣,或者說,最起碼這不是我的目標。但如果一枚藏表增值了,當然是漲幅越多越好。對古董表來說這種情況很常見。

Bénédict: 我同意這個觀點——利益的考量是次要的。話雖如此,我也不樂意買一枚那種一踏出店面就馬上貶值30%-40%的現代表。更何況現在的鐘錶店售後服務不是一般的差。多數情況下,我比售貨員知道得還多:我已經上網瀏覽過,找到了一些相關產品參數,也知道一些他們不知道的細節。這種劣質的服務是在不斷地把我推往「灰市」。

Lorenzo: 收藏古董表也讓我們變得更加精益求精。

Bénédict: 有時你可能也會驚奇:一隻鍾錶怎麼能夠這麼火。比如說,我有一枚Enicar的 Sherpa Graph系列計時腕表,有些博主發現F1賽車手吉姆•克拉克(Jim Clark)曾戴過這款,因此價格翻了三倍。在過去的兩三年間,古董表市場整體擴大了三倍,但是我覺得早晚是會飽和的。比方說四五年前,一枚有著Rolex機芯的古老沛納海Panerai表還很有市場,但現如今泡沫已破滅;最低拍賣價難以企及,一些人因此虧了錢。

Lorenzo: 我覺得我們還是得返璞歸真,那才是最有意義的。面臨快速的技術變革,人們反而更加迫切地渴望永恆性,渴望親近性,渴望有機食品,渴望貨真價實。當然除了Patek Philippe也可以傳給孩子其它東西(大笑)。

那麼智能腕表呢,你們對此感興趣嗎?

Bénédict: 我已經有一部手機和一台電腦,這就足夠了!腕表是永恆不變的東西,不需要不停地更新換代。從哲學的角度說,手錶並不會有程序性退化。

Lorenzo: 腕表能獨立運作,這是它真實可信的原因。話說回來,一枚智能手錶也許也是一種令手錶更為「真實」的方式吧。我喜歡Apple的手錶,在於它從不矯飾,且具有一定的吸引力;不像泰格豪雅TAG Heuer品牌的智能腕表,它並沒有那麼可靠。在互聯網時代,智能表的這種「獨裁性」也會令人惶恐。機械表可為人所控,智能表卻能反過來控制人。

Bénédict: 科技的好處在於它能使你重新挖掘舊事物,並喚醒那些已經被人遺忘在歷史長廊里的回憶。矛盾的是,科技與網路通過將古董表市場平民化,幫助傳播古董表知識,從而令古董表市場急速發展,在以往這是毫無可能的。

源自: Europa Star 2016年六月刊







更多 Vintagemania :
07/10/2016 - 專題報道 - 復古風趣談
07/10/2016 - 專題報道 - 復古風潮——蘇黎世 Beyer Chronometrie鐘錶店 : "品牌回歸初心"



WorldWatchWeb.com

除非特別註明,本網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均屬Europa Star名表世界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隨意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 「稿件來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watches-for-china.com」,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廣告客戶關於我們聯繫我們免費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