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For-China 

奢華瑞士表
搜索
Weibo Watches-For-China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奢華瑞士表 & 國際製表 - 網站 & 雜誌

 
 
 
 
 

免費訂閱 | FREE NEWSLETTER
專題報道


Philippe Dufour:百分百手工製表的傳承者



Philippe Dufour:百分百手工制表的传承者


真正意義上的手工腕表,每塊都是了不起的藝術傑作和收藏品,這樣的表,只能從碩果僅存的幾位獨立製表大師的獨立製表工坊中去尋找了。接下來,讓我們來到瑞士製表聖地汝山谷,拜訪這位真正保持純粹手工做表的獨立製表大師 Philippe Dufour 菲利普·杜夫 。

 百分百手工制表的传承者菲利普·杜夫(Philippe Dufour)大师近照
百分百手工製表的傳承者菲利普·杜夫(Philippe Dufour)大師近照

讓我們我深入到世界製表中心瑞士的一處製表聖地之一——汝山谷(Vallée de Joux),拜訪了一位真正保持純粹手工做表的獨立製表大師菲利普·杜夫(Philippe Dufour)。在他坐落於一所舊學校的製表作坊里,我沒有看到平時錶廠里司空見慣的轟轟作響的大廠房和靠電力帶動工作的大型機器,有的只是一個大房間內擺滿桌面的各類必須人手操作的老式製表工具和透過明凈大窗戶面對藍天白雲和綠色森林的製表台。還有一老一少的製表師和他的助手。僅此而已,簡單得讓你難以想像。

杜夫大师最为知名的精致腕表“SIMPLICITY”
杜夫大師最為知名的精緻腕表「SIMPLICITY」

杜夫最知名的一個表款系列就叫「簡單」(SIMPLICITY),是全世界愛表人夢寐以求的一款真正純手工製作、打磨腕表(從表款創意設計、腕表心臟機芯到整個腕表的所有重要部件,腕表的每一個細小零件的精工打磨都在工坊里由製表師親自完成)。「簡單並不是那麼容易,尤其是要做到各個方面的平衡,包括表面、錶盤和錶針的完美搭配」,這是杜夫對簡單的理解。杜夫自從15歲接觸這門手藝,深愛著從未放棄。他對於自己的創作很滿足:「當我完成一件作品,它開始走時的時候,我感覺這就是生命的意義」。

確實,工業時代的當今,我們所使用、感受的物件,大多來自於冰冷的機器流水製造。你體會不到來自製造者那端的人性和手工傳遞的生命溫暖。我們可以關心的,只有它們的製造標準和製造質量,還有它們統一外表上是否有不同的瑕疵和問題。標準、統一、流水線給予了我們簡單、便捷、不費神力,同時,它也將我們與人類手工工藝的溫暖、性情和藝術隔離地越來越遠。

杜夫的腕表全部经由这样的一架架传统制表工具手工完成
杜夫的腕表全部經由這樣的一架架傳統製表工具手工完成

幸運的是,無論世界怎麼發展,無論機械化程度有多高,哪怕是人類的整個生活都運轉在了一個自動機器中,還是有那麼一部分人——其中一部分,他們繼承了先輩留下的技藝,神傳了手工的魅力,通過自己的創造和手工的製作,呈獻出一件件蘊含眼神的精細和指尖汗水的手工精品,比如製表大師杜夫;另一部分,他們不願放棄對手工的感受與奢享,他們甘願付出更多,換得那可沁人心脾、飽含藝術色彩和傳統技藝的手工製品,比如那些為了求得杜夫一塊表而付出不菲價格和多年時間等待的愛表人。這造就了在工業時代的手工傳奇。匠人,隨之而成為這個時代備受尊敬的稱呼。製表工匠,更是在人類精巧機械頂尖技藝上表演的手舞者。

杜夫唯一的助手在用一种古法工具进行零件打磨
杜夫唯一的助手在用一種古法工具進行零件打磨

人類最早使用的計時儀器、鍾錶,都是製表匠在若干工種匠人的配合下共同完成的。他需要工具製作師、畫師、鐵匠、銅匠、金匠、金刻匠甚至琺琅師的配合。一個精巧的報時小座鐘或一塊擁有迷人琺琅、複雜功能的金質懷錶,可能需要一位製表師在其他匠人協助的基礎上,花費數月、甚至數年的時間才能製成。可以想見一塊小小的表蘊含著多少人的心思和努力,精力與實力。所以,工業化生產之前的鍾錶,只能歸屬於貴商品,而且常常只能為皇家貴族、王宮大臣、富商巨賈所擁有。工業化興起后,鍾錶行業自然加入,更多的表在機械化的促進下生產出來,慢慢地一般民眾也能有機會擁有自己的袋裝懷錶和計時腕表。到了鍾錶石英和電子時代的高潮十幾年,腕表連機械的功能也幾乎被淘汰,量化生產輕而易舉,連小學生也可以沾沾自喜地擁有自己的一塊電子腕表。

高超艺术美感和精致手工打磨兼具的杜夫腕表机芯局部
高超藝術美感和精緻手工打磨兼具的杜夫腕表機芯局部

所謂否極泰來,物極必反。機械表在石英電子短短十幾年的輝煌后,在20世紀末期回歸——當然也不可避免地經歷了涅磐重生的痛苦與考驗。21世紀的今天,機械表又回到了它的黃金髮展時期,雖然電子計時手段更加多樣、便利和高超,人們還是喜歡有腕上那塊滴答作響的手錶,告訴他時間的流逝和準確時刻。但是工業化的影響是不可能倒退的,如今的各大錶廠生產的機械表,除了最後的組裝環節、琺琅錶盤一類的手工繪製環節,多數是由機器來操作和生產的。這種情況下,一家錶廠能否由自己生產製造所有重要的腕表零部件(最重要是機芯),而不是從各個供應商處採購進行組裝,則成為了錶廠間最大的區別。能夠由自己負責所有生產,需要很強大的歷史積淀、技術水平、人才基礎、巨大投入和成本,還要有很好的傳統和堅持。所以,能夠有此堅持的,只能是少數。在製表聖地瑞士,這樣的錶廠也是屈指可數。

高超艺术美感和精致手工打磨兼具的杜夫腕表机芯局部
高超藝術美感和精緻手工打磨兼具的杜夫腕表機芯局部

更有甚者,如果某塊腕表,從它的整體構思畫圖,到錶殼錶盤製作加工,到機芯設計、製作、打磨,到最後組裝成表、檢測等都能以傳統工具、經人手一步一步在一間工坊完成的話,那麼,你就有幸見識到了真正的手工製表。這種真正意義上的手工腕表,每塊都是了不起的藝術傑作和收藏品,這樣的表,只能從碩果僅存的幾位獨立製表大師的獨立製表工坊中去尋找了。

高超艺术美感和精致手工打磨兼具的杜夫腕表机芯局部
高超藝術美感和精緻手工打磨兼具的杜夫腕表機芯局部

杜夫感嘆:「世界範圍內,不僅僅是獨立製表,每天都有古老的手工藝在消亡,包括木工、鐵匠、金匠、銅匠、各類技工等等。原因就是現代高科技的數控機床的普及,對於批量生產來說確實是個福音。但是我們還是得保護傳統手工藝,這才是具有價值有靈魂的。工廠里的規模生產千篇一律,手工藝的價值在於工匠們的品質。怎樣才能改變這個現狀呢,光靠我一個人是做不到的,我能做的就是減緩消亡的速度。我的腦海里有太多的夢想,但我沒有時間一一實現。我希望自己是九命貓,在我下一條命里,去實現更多的夢想。」

百分百手工制表的传承者菲利普·杜夫(Philippe Dufour)大师近照
百分百手工製表的傳承者菲利普·杜夫(Philippe Dufour)大師近照

這位大師對於人類長達500年的製表技藝表達了極大的敬意:「我覺得謙虛是必要的品質,做到謙虛就是對以前的作品表示尊敬。我從來沒有發明過什麼,我只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之上」。







Philippe Dufour

Philippe Dufour
1, Ch. des Auberts
CH 1347 Le Sentier
Tel : +41 (0)21 845 53 70
Fax : +41 (0)21 845 41 95
[email protected]
www.philippedufour.com


更多資料
更多 Dufour :
02/12/2021 - 專題報道 - 對話Claude Sfeir



WorldWatchWeb.com

除非特別註明,本網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均屬Europa Star名表世界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隨意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 「稿件來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watches-for-china.com」,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廣告客戶關於我們聯繫我們免費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