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For-China 

奢華瑞士表
搜索
Weibo Watches-For-China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奢華瑞士表 & 國際製表 - 網站 & 雜誌

 
 
 
 
 

免費訂閱 | FREE NEWSLETTER
專題報道


鋼鐵以外 - 在手錶中使用新型材料


有趣的是,製表業使用新材料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傳統。當然,製表師們在手錶中使用以前未知的材料,但使用新材料這個主意本身肯定不是最近才有的事。

钢铁以外 - 在手表中使用新型材料

2008年04月2日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原文作者: Keith W. Strandberg Europa Star名表世界翻譯

貫穿鍾錶歷史,製表師們不懈地嘗試新材料來讓手錶變得更輕便、更準確、更誘人、更可靠以及更可信賴。

現如今,數量空前眾多的企業正在嘗試新材料,現有材料的新組合,但真理是,本行業從未停止過進行實驗。

钢铁以外 - 在手表中使用新型材料

新材料,新方案

許多手錶品牌正在測試新材料來增強手錶的技術性能。Patek Philippe百達翡麗和Rolex勞力士等公司開發新材料製作發條和其它部件。2005年Patek Philippe百達翡麗為瑞士槓桿擒縱的第一個硅擒縱輪申請了專利。Rolex勞力士發明了用新型合金製作的藍色Parachrom 細彈簧,可以抵抗磁性並加強吸收震蕩的功效。

Jaeger-LeCoultre積家等公司則嘗試新材料來減低對潤滑的需要—去年 Extreme Lab成為史上第一隻根本不需潤滑的手錶。

新材料的希望是磨損的減緩,服務或潤滑的需要降低,抗震能力增強,取得更高的精準度。「Jaeger-LeCoultre積家為自身的創新和對製表發展的貢獻感到驕傲,」 Jaeger-LeCoultre積家總裁Jerome Lambert說。「作為結果,研究新材料對我們至關重要。去年Jaeger-LeCoultre積家推出了無需潤滑油和使用了十三種新材料的Extreme Lab。像其它任何行業一樣,研究改善製表的方法是我們企業最重要的業務之一。依靠企業的1000多名員工,我們不斷發現新的方式來改進我們的手錶,並且推進整個製表業。

「在推出Extreme Lab 后Jaeger-LeCoultre積家進一步詮釋自己作為一個總是尋找新材料和新方法來促進位表創新的公司,」他繼續說。「我們會繼續尋找融合新材料的新方法。」

钢铁以外 - 在手表中使用新型材料
Jaeger-LeCoultre積家的EXTREME LAB, Harry Winston的PROJECT Z4

Hublot 恆寶和Zenith先力在使用新合金—Hublot恆寶使用AG5,而Zenith先力則有Zenithium – 來減輕重量,提高震蕩吸收和增強力度來支持手錶的性能。Harry Winston 的Project Z4,表身用為飛機引擎開發的一種堅硬、輕盈的鋯合金Zalium製成。

「對Hublot恆寶來講,新材料的研究至關重要,因為這是我們製作手錶和生存的唯一原因,」Jean-Claude Biver說。「我們品牌的信息是『the Art of Fusion融合的藝術’,所以新材料和與傳統材料結合的研究是我們的關鍵因素。

「我們所有的手錶都採用新型材料,」他繼續。「最有趣也最罕見的,是Mag Bang 的AG5 合金,這是一種鎂和鋁的超輕型合金。」

多年以來,Audemars Piguet愛彼一直是新型和先進材料研究的先驅。最近的三問表項目,是他們與頂尖大學的實驗室、教授和學生們一起合作來開發能夠改善三問表聲音的新金屬和設計。

钢铁以外 - 在手表中使用新型材料
Romain Jérôme TITANIC OXY III 陀飛輪, Hublot恆寶MAG BANG

「我們製作很多三問表,但是現在腕表的大小讓我們沒有懷錶那種響亮和悠揚的聲音,」Audemars Piguet愛彼的Georges-Henri Meylan說。「我們想改進聲音,這就是我們在與實驗室和學校一起研究的原因。一年以後,我們希望會有些成果。」

Ulysse Nardin最近展示了它的全新Innovision手錶。這隻概念表結合了該公司最大胆的發明 - 從Freak首次使用的硅擒縱到新型硅部件 (齒輪,夾板,小齒輪等)。Ulysse Nardin是負責製表業硅技術開發的Sigatec SA公司的部分所有人。

「我認為我們是創新的領導者,」 Ulysse Nardin的所有人和總裁Rolf Schneider 說。「我們有嘗試新事物的勇氣。並非一切都會成功,但是如果可行的話,我們就會應用於手錶當中。」

Freak 是Ulysse Nardin堅持不懈的方式之一。當Schneider製作第一隻Freak時,因為材料的混合比例不對而失敗。Schneider當時準備放棄新的擒縱,但是被說服嘗試另一種方式。

钢铁以外 - 在手表中使用新型材料
Ulysse Nardin FREAK, Concord 協和C1 COSC-Certified

「使用傳統材料製作Freak我們失敗了,」他承認。「失敗之後,我打算回到原來的anchor擒縱。我們的總設計師Ludwig Oechslin希望採用新的擒縱,因為他認為這更好。所以,我們決定以兩個不同方向前進,一個用anchor 擒縱而另一個用新擒縱。在遇到一個曾與硅打過交道的人後,我們決定嘗試一下。由於這是一種從未嘗試過的材料,成本非常昂貴,我們也有Freak 原型的一些問題。」

現在,Ulysse Nardin集中製造硅零件。製造硅元件的優勢之一是,整個程序讓設計完全自由- 幾乎任何具體的形狀都可實現。硅的使用甚至可以改變設計機芯的方式,因為它能消除這之前的諸多限制。此外,操作硅意味著更高的精準度,更輕的重量,而且最終形狀的材料十分堅硬。

新型材料,獨特手錶

一些手錶公司為了美學原因使用新型材料,比如Gérald Genta尊達的Gefica以醒目的方式使用了銅。「創新材料的使用是我們創作手錶的一個主要因素,Gérald Genta尊達表尤為如此,」Daniel RothGérald Genta 尊達的首席執行官Gérald Roden說。「很久以來我們一直研究創新地使用材料來達到審美要求,而不是基於技術原因。我們已經試驗了例如碳纖維,鋁,橡膠和木材,甚至魚皮等材料的組合。

钢铁以外 - 在手表中使用新型材料
Glam Rock的GR80100, Hamilton的RIVA WATCH

「2003年,Gérald Genta尊達是第一個採用鈀和鉭等獨特材料製作表身的品牌,現在這個風格已被許多人採用,」他繼續說。「我們開發了一個專利產品,在Octo系列使用液體陶瓷,而且目前還在與冶金學家合作來為Gérald Genta尊達開發其它新型材料。現在也是我們激動人心的全新鋼材處理髮明的最後測試階段。"

由於最新款式Titanic-DNA使用了從泰坦尼克號殘骸提取的鋼材,Romaine Jérôme 吸引了眾人注意,這其中褒貶有加。人們可以爭論利用歷史最大的慘案之一的材料是否道德,但是這隻手錶的確有一個獨特的外表,而且確實成為一時的話題。

Glam Rock最近採用了硅、皮革外殼封蓋等新舊材料,創造了別具一格的風格。Piaget伯爵和Corum崑崙則恢復了從前著名的硬幣手錶,改良並用上了人民幣等新硬幣。Hamilton也積极參与 ,在Riva特殊版本的手錶上使用木材。

Audemars Piguet愛彼,JeanRichardOrisChopard蕭邦和其它品牌使用碳纖維和贊助活動的其它材料 - 美洲杯,一級方程式,MV Agusta 等。這些材料除了外觀特色之外,並不一定給手錶帶來任何優點。但是沒關係,因為外觀肯定是任何顧客購買動機的一大半因素。

Concord協和的 C1 COSC-Certified Chronograph錶盤採用獨特的材料搭配,還有趣味和複雜的表身設計。

未來

許多顧客,尤其是那些與工業進步齊頭並進的人,渴望找到併購買使用新材料的手錶。

「我們發現顧客對新材料、新技術和新發明的興趣十分突出,」Jaeger-LeCoultre積家的Lambert說。

某些材料的使用被視為是營銷詭計,但Gérald Genta尊達的Roden很快指出他的公司會繼續尋找能給手錶增添特徵的有趣的新材料。「新材料只有在能給產品設計或總體質量帶來附加價值的情況下才很重要,」他說。「直率:是我在新產品開發階段使用的關鍵詞。」

Hublot恆寶的Biver認為,消費者對新材料的興趣也來自年輕人群。這些顧客已經習慣於其它產品使用尖端材料,所以他們也在購買的手錶里尋找同類的新意。「成功企業家中的年輕一代找尋手錶中的新材料,」他說。「這個概念將他們與將來,而不是父母的過去連接起來。」

手錶公司從不停止探尋做事的更好和更創新的方法,這包括尋找最好的新材料。無論是改善手錶的震蕩吸收,還是制定時尚宣言,你可以肯定手錶公司會繼續推進冶金學和製造的極限。










WorldWatchWeb.com

除非特別註明,本網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均屬Europa Star名表世界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隨意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 「稿件來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watches-for-china.com」,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廣告客戶關於我們聯繫我們免費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