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For-China 

奢華瑞士表
搜索
Weibo Watches-For-China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奢華瑞士表 & 國際製表 - 網站 & 雜誌

 
 
 
 
 

免費訂閱 | FREE NEWSLETTER
專題報道


紅星升起: Europa Star名表世界參觀一間中國手錶廠



红星升起: Europa Star名表世界参观一间中国手表厂

2008年03月31日   English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原文作者: Keith W. Strandberg
Europa Star名表世界翻譯

你可能認為,中國內地的某個手錶製造商距離瑞士天涯兩相隔。某種角度來看的確如此,但是在製作手錶的基礎水平,事情並沒有什麽區別。零件還是得生產或外包, 機芯必須組裝或裝殼, 錶帶和錶鏈還是要裝到表身上去,成表裝進盒子里運送到顧客手中。這並非火箭科學,中國人已經開始掌握技巧了。

感謝Genender國際和他們的顧客之一NakedWatch,Europa Star名表世界獲得了參觀一家中國手錶製造商的獨家機會。

红星升起: Europa Star名表世界参观一间中国手表厂

最低成本轉移

最低成本生產分成幾個步驟轉移。以手錶來說,最低成本石英手錶生產從日本開始, 然後移至香港 (和台灣), 接著又到了中國大陸。途中的每一步,都需要培訓工人,購買機器,建造基礎設施,開始生產。現在,甚至中國也在向外轉移。最低成本生產的將來是在泰國,印度和越南。一旦國家 取而代之,工人變得更加熟練和富足,勞動力和其它連帶的成本增加, 企業必須轉向製造其它更昂貴的產品來謀求生存。 那種情況雖然還未完全在中國發生,但一切跡象表明這個時刻即將到來。

工廠

Europa Star名表世界參觀的工廠在深圳郊外一個叫做龍崗的小鎮。像瑞士汝拉山谷一樣,深圳地區有許多手錶廠,大量的供應商遍及當地。由於許多公司從香港創業,附近的深圳地區就自然成了香港生產可靠的替代經濟。 除了工廠之外,深圳地區,尤其是龍崗,沒有什麽其它東西。事實上,這個地區工廠的大多數工人都是由中國內地的其它部分召來,由企業自行培訓,而且所有的工廠都有宿舍和食堂。

宿舍條件較差,八人一間,但是工人們就是來到深圳工作掙錢的,因為工資高出很多。在內地的農村,人均月收入為200人民幣左右,而在深圳,平均月工資是1000元(約100歐元)。

我們參觀的工廠是Genender國際與Sonman工業有限公司的合資企業,至今已經營業八年。工廠每月製造10萬隻表,其中10%為機械表。

「手錶包含很多零件,深圳正是生產手錶的最佳地點,」Sonman的兄弟公司Perriland 有限公司的業主陳Fredi說。「工廠每周營業五天,有時周末需要加班。工作時間一般是早上9點到下午6點。在中國沒有瑞士製表商的假期。農曆新年時我們停業一周,那期間我們的工人全都回家。除此之外,我們全年營業。"

多年以來,中國的質量已經不斷提高。創辦於1937年的Genender國際l就最初就購買手錶。

「當初,手錶的業務全部都在瑞士,」Genender國際執行副總裁和國際業務理事Alan Genender回憶到,「然後轉移到了台灣,再到香港。80年代中晚期,人們開始向中國大陸轉移。最初,中國生產的質量並不可靠。但今天,那裡的基礎設施已經十分完善。大部分的機芯都是中國製造的–我們與其他工廠的ETA, Ronda和日本機芯。很多零件和錶盤製造商雖然在台灣還保留辦事處,但業務已經從台灣轉移到大陸"

红星升起: Europa Star名表世界参观一间中国手表厂

參觀

實話說,中國錶廠與我曾參觀過的多數瑞士工廠並無太大差別。當然,瑞士工廠更乾淨,更有條理,產品的價值更高,但除此之外,這家工廠可以原封不動地搬遷到汝拉山谷並完美地看不出任何異樣 (當然所有的中國工人除外)。

Perriland/Genender/ NakedWatch的主要業務是裝配和質量控制檢測。像瑞士手錶公司一樣,這間工廠購買機芯 (ETA機械和石英,中國機械和石英)、零件、表身,在廠里安裝錶帶和裝配。

工人數量從去年的350人減少到今年的260人。據陳先生解釋, 由於受薪水誘惑,很難留住合格的工人–一旦另一家公司願意支付更高的價格,工人們就走了。

聽起來熟悉?

這次訪問包括了我們參觀一間瑞士工廠應有的所有環節–設計,採購,進貨質量控制,裝配和生產,防水,測試,錶帶裝配,最終質量控制,發運以及其它。這是一家引人矚目的企業,非常適合大型石英生產。現在,該廠生產的一小部分是機械表,包括三指針、年曆甚至一款陀飛輪表。

红星升起: Europa Star名表世界参观一间中国手表厂

機械機芯

從70年代開始,Genender國際就購買中國機械表, 注重質量控制, Genender相信能夠生產配備中國機芯的質量機械表。

「至於NakedWatch, 我們主要使用Seagull海鷗 (位於上海), 尤其是陀飛輪,」Alan Genender說。「機芯的質量驚人地穩定。很久以前中國人就已經能夠製作機械機芯了。當世界各地轉向石英之時,中國人保留了機械表,因為人們難以信任他們手錶里的電池。他們在中國各地維持了機械表的業務。Seagull海鷗是實力最強和質量最好的品牌,但此外還有三四個主要製造商。"

成立於六年前的NakedWatch,明確目標是以合理的價格為顧客提供優質鏤空機械表。「我們認為,製作一款價格適中、優質和簡潔的手錶,」NakedWatch銷售和市場副總裁Doug Flentge說。「我們不喜歡電池–居住在科羅拉多的山區,我們更樂意保護環境。我們真正熱愛手動上弦和自動表。並且,為了突出機芯,我們僅僅製作鏤空表。我喜歡大胆、簡潔的風格。對我們來說,這就是整個包裝。」

NakedWatch產品的價格範圍從200到479美元,此外還有尚未定價的全新陀飛輪。「這是一款手工製作,可以客戶化的陀飛輪,」Flentge解釋。「我們希望給人們提供一款適合他們口味的真正陀飛輪,採用鍍金或是純玫瑰金或黃金表殼。10萬美元以下我們找不到一款真正個人化的鏤空陀飛輪,而我們能以十分之一的價格提供客戶化服務。」

2007年生產和銷售了3000隻手錶的NakedWatch,業務經營很好。雖然商品的絕大部分都直接從他們的網站售出,他們也在開始與美國和其它國家的零售商合作。

「人們紛紛前來,這是因為我們已經取得了零售的業績,」Flentge說。「並非是中國機芯給我們造成最大的問題;而是人們不了解NakedWatch的事實。我們已經在手錶業建立起了一個好的順序。在主流市場,NakedWatch相對之下並不出名。這個品牌非常誘人–我們已經與頂級零售商商談了2008年上架的事宜。」

「NakedWatch的前途無量,天空才是我們的極限,」他繼續說。我們的宗旨是以合適的價格提供鏤空機芯。這並不意味著總是採用中國機芯。我們將來也會使用瑞士機芯。今年晚一些我們希望能推出一款計時碼表機芯。」

未來

瑞士人目前還不必擔心中國人。「我認為中國機芯成為瑞士機芯的直接競爭者還有經過一些磨練,」Genender說。「中國人缺少營銷的技巧。瑞士人是自己產品的優秀營銷大師。全世界所有人聽到瑞士這兩個字時,就會想到質量。從營銷方面看,中國人還欠缺成熟。他們能夠仿造,能夠生產,但是還不知道完成製作之後該怎麽辦。其次,瑞士更多地使用貴重金屬,但在中國並不這樣。大多數工廠害怕與貴重金屬打交道–如果工廠里有這些東西,他們認為有人會盜竊。」

中國機芯正在全面滲透打進市場。例如,Fossil最近從Seagull海鷗購買了80萬隻機械機芯。沒人認為中國人能夠很快代替瑞士,但是很明顯中國機芯會堅持下去。

那並不是一件壞事。如果有人以200美元起價買到一隻機械表,並像許多人那樣愛上機械表的話,他出高價購買下一款機械表就只是時間問題了...另一個手錶愛好者就此誕生。










WorldWatchWeb.com

除非特別註明,本網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均屬Europa Star名表世界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隨意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 「稿件來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watches-for-china.com」,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廣告客戶關於我們聯繫我們免費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