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For-China 

奢華瑞士表
搜索
Weibo Watches-For-China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奢華瑞士表 & 國際製表 - 網站 & 雜誌

 
 
 
 
 

免費訂閱 | FREE NEWSLETTER
專題報道


Rexhep Rexhepi,追求真正的製表技藝


在日內瓦歷史悠久的市中心,Rexhep Rexhepi的工作室AKRIVIA的櫥窗正對街道,路人可以駐足觀察彎腰工作中的製表師,或者站在街道的另一邊,欣賞工作室內製作錶殼的製表師,這正好符合這位年輕製表師的品牌理念:展示真正的製表技術。

Rexhep Rexhepi,追求真正的制表技艺

2021年12月2日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作者:Pierre Maillard

JPEG - 116.7 kb

年僅34歲的Rexhep Rexhepi已是鍾錶界的一位風雲人物。他的崛起有種迅雷不及掩耳的態勢,在短短的幾年時間里,他就取得了飛速的發展,打造出了兼具製表技藝與工藝美學的作品,並於2018年在素有鍾錶奧斯卡之稱的GPHG頒獎典禮上斬獲最佳男士腕表獎。「他的秘密武器就是展現真正的製表技藝」這位年輕人解釋說,「做真實的自己,開放、真實、如水晶般透明,但是這是條漫漫長路。」Rexhep Rexhepi每年限量打造35枚腕表,擁有10名員工。

Akrivia 位于日内瓦老城的工作室
Akrivia 位於日內瓦老城的工作室
©Fred Merz/Lundi13

一個史詩般的旅程

1998年3月6日,科索沃爆發了戰爭。年僅12歲的Rexhep被迫逃離了自己的祖國,到瑞士投奔自己的父親。他從小與祖母相依為命,父親在瑞士打工掙的錢每月按時寄往家中。「我們家很窮」他解釋道,「不過,我動手能力強,想要什麼玩具,都是自己親自動手製作。父親有一塊天梭手錶,我對它非常著迷,一直想要打開它看看裏面是什麼樣子,但從來沒成功過。」作為戰爭難民,當他在抵達日內瓦機場那一刻,就被那些大幅的腕表海報所吸引,他來到了 「鍾錶之鄉」。

十幾歲的時候,他到百達翡麗當學徒,同時還在日內瓦鍾錶學校學習。他學習組裝手錶,併為它們裝上錶殼。「這是一段非常珍貴的學徒經歷,它為我打好了堅實的製表基礎,還讓我掌握了製表行業的準則」。為了繼續深造,他選擇到大型複雜機芯製造商BNB工作,儘管那時他還很年輕,但很快就成為一個由15名製表師組成的項目組組長。在BNB工作的三年中,他與François-Paul Journe一起度過了非常有意義的兩年,參与了Octa、Chronomètre Souverain和Résonance的製作。他很極富好奇心、充滿熱情,最重要的是,他學到了François-Paul創建品牌的精髓,這是無價之寶。

Rexhep Rexhepi,追求真正的制表技艺

十幾歲的時候,他到百達翡麗當學徒,同時還在日內瓦鍾錶學校學習。他學習組裝手錶,併為它們裝上錶殼。「這是一段非常珍貴的學徒經歷,它為我打好了堅實的製表基礎,還讓我掌握了製表行業的準則」。為了繼續深造,他選擇到大型複雜機芯製造商BNB工作,儘管那時他還很年輕,但很快就成為一個由15名製表師組成的項目組組長。在BNB工作的三年中,他與François-Paul Journe一起度過了非常有意義的兩年,參与了Octa、Chronomètre Souverain和Résonance的製作。他很極富好奇心、充滿熱情,最重要的是,他學到了François-Paul創建品牌的精髓,這是無價之寶。

Rexhep Rexhepi,追求真正的制表技艺

打造自己的品牌腕表

2012年,一切準備就緒,他決定要單幹。「我以為我準備好了,但現實是並沒有。當時我25歲,非常有想法,製表技藝尚可,然而關於銷售、分銷以及與客戶的溝通,我可以說是一竅不通。」他又經歷了兩年的實踐和摸索。「我自省過無數遍,然後四處諮詢,得到的方案千差萬別。於是,我冷靜了下來,找回初心,重新出發。這是我如今的製表理念:追求真正的製表技藝。」

AK03 陀飞轮报时跳表。整个机芯的可见和不可见零件都采用了传统技艺手工制作,如:倒角、黑色抛光、珍珠纹、日内瓦纹、手工磨砂和抛光、手工雕刻。
AK03 陀飛輪報時跳錶。整個機芯的可見和不可見零件都採用了傳統技藝手工製作,如:倒角、黑色拋光、珍珠紋、日內瓦紋、手工磨砂和拋光、手工雕刻。

2014年是Rexhep Rexhepi職業生涯的關鍵一年,品牌的一切都如他所計劃地一樣走上了正軌,「我專註自己的製表理念,匠心打造每個作品」。但2017年之前,他都在接洽一些分包業務,以保持其公司的正常運轉。「2017年,總是算守得雲開見月明,我的作品終於入得了收藏家們的法眼了,那時我手上的在做的腕表被訂購一空。」在他的職業生涯中,Rexhep表示自己現在看得很淡,但他仍然感謝那些給他挫折的人,是他們使他成長。

AK06腕表搭载自制手动上链机芯。
AK06腕表搭載自製手動上鏈機芯。

成長,而非淘汰

在2017年取得亮眼成績之後,Rexhep本可以考慮增加產量。然而,他的決定卻正好相反,嚴格限定產量,這就是他的初心,從不曾改變。作為一個真正的製表人,他堅持用自己的雙手,使用傳統的機器、車床、沖床,而這些傳統工具都出奇地可靠和精確,它們讓他可以更加自由地創作,這是任何數碼工具都無可取代的。「相對於數碼工具的程式化,這些傳統工具能讓你用不同的方式思考和創造。當可能性較小時,你則需要考慮從實際需求出發,而結果可能更簡單、更純粹、更本真。」

Chronomètre Contemporain腕表
Chronomètre Contemporain腕表

Rexhep Rexhepi掌控著他所有產品的開發(在工程師的幫助下)和原型設計,而他在日內瓦和汝拉山谷都有值得信賴的零部件供應商,當然,最後腕表的裝配、點綴、裝飾以及調校都由他親手完成,他全力做到任何事情都親力親為。遺憾的是,到目前為止,他錶殼方面的技藝還掌握得不是特別到位。他非常渴望學到更多東西,因此,他尋求與錶殼製作大師Jean-Pierre Hagmann的合作(他為百達翡麗那隻著名的三問腕表所特別打造的錶殼,在拍賣會上拍出了創紀錄的價格)。

Jean-Pierre盤踞在街道對面的那間工作室,負責銼削、鋸切、車削和銑削。「他把我對製表技藝的理解推到了全新的高度。想要學習新的技藝,就需要主動積極的態度,只有這樣,傳承才會香火不斷。知識和技藝都是人類寶貴的財富,在分享中,它才會變得有意義。」。

Rexhep Rexhepi 与传奇表壳制作大师Jean-Pierre Hagmann的合作
Rexhep Rexhepi 與傳奇錶殼製作大師Jean-Pierre Hagmann的合作

「時間就是我們工作真實的寫照」

與所有行業和手工藝一樣,鍾錶匠的技藝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精進。Rexhep也覺得自己2012年的作品不如現今的精緻。以他做的日內瓦條紋為例,他在2012年第一次做嘗試,但直到2017年,他才最終做出了理想的效果。他認為「時間就是我們工作真實的寫照」。然而,對於鍾錶行業來說,除了時間累計的經驗和技藝以外,傳承也是尤為重要的。比如,他為一次拍賣會查驗了兩件分別製作與上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完全一樣的古董半成品,其中一件在當時就製作完成的腕表,相當精美華麗;而另外一件是到了80年代才完工的,成品可以說是災難,為什麼會出現如此大的反差呢?按道理說經過幾十年時間的沉澱,後期製作的應該更加完美啊!

不要忘了,80年代發生在鍾錶行業的大事就是石英危機,它幾乎摧毀了整個傳統機械製表行業。也正是那時,人們幾乎放棄了傳統製表技藝,所以才出現了兩個反差如此之大的成品。這也是為什麼我如此強調傳承的重要性。







Akrivia

AkriviA SA
17, Merle-d’Aubigné
1207 Genève
Switzerland
Tél.:+41 78 606 65 88
[email protected]
www.akrivia.com


更多資料



WorldWatchWeb.com

除非特別註明,本網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均屬Europa Star名表世界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隨意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 「稿件來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watches-for-china.com」,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廣告客戶關於我們聯繫我們免費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