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For-China 

奢華瑞士表
搜索
Weibo Watches-For-China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奢華瑞士表 & 國際製表 - 網站 & 雜誌

 
 
 
 
 

免費訂閱 | FREE NEWSLETTER
封面故事


九個獨立製表人品牌的「大革命」 • Christophe Claret • De Bethune • Hautlence • HYT • H. Moser & Cie • Laurent Ferrier • MB&F • Urwerk • Voutilainen



九个独立制表人品牌的“大革命” • Christophe Claret • De Bethune • Hautlence • HYT • H. Moser & Cie • Laurent Ferrier • MB&F • Urwerk • Voutilainen

2015年09月30日   English Español 简体中文
Pierre Maillard & Serge Maillard

日內瓦國際高級鍾錶展(SIHH)於2016年1月開展。屆時,除了展會將煥然一新,首發的拉夫勞倫將撤離美國本土市場,就是展會主要全新主題「Carré des Horlogers」將吸引您的目光。在展期的分享會上,業內鼎鼎有名的九名製表人將齊聚一堂,相互交流心得。最初誰也沒有想到他們會在鍾錶業內取得如此成就,他們每人性格各異,卻都堅持自己的獨特見解。他們創建的品牌充滿了藝術感的獨特設計,無疑是鑲嵌在世界鍾錶版圖上的一顆顆璀璨明珠。

無論未來派鼓動者,還是古典主義極端者,這九名鍾錶業的傳教士都有一共同點,都從某種方式參与了一種變革:美學和風格美學的變革、工藝和機械的變革、普通鍾錶和主流風格的變革等。在鍾錶業各大勢力的混戰中,大胆的變革無疑是取得立足之地的根本。 這九人都非常清楚自己要往哪裡走,對行業有獨到見解,他們一直保持思想的敏銳性和開放度,保持經濟的自主性。例如:馬克思.巴瑟,鍾錶業的新先鋒,早在創建MB&F前,就抓住了2001年海潤溫斯頓新品推出的時機,以獨特的創新與高端鍾錶業達成第一次對接。同時,鍾錶行業保持強勁發展勢頭,也發生了巨大變革,在保持遵循機械藝術原理的同時,徹底脫離了傳統樣式和屏幕顯示。

正如Urwerk驚人的主張抑或De Bethune 的完美風格,後者勾起了人們對於18世紀高級鍾錶及其成就,設計師和獨特加工的回憶。接下來的是Hautlence大胆的動感雕刻以及HYT驚人的液壓性能,這種性能徹底地顛覆了顯示幕。Christophe Claret走的則是不同的路線,他將其才華及工具運用於最突出品牌,在那之後,他提出鍾錶不僅要做到精準,同時要具備娛樂性能,並能使人感到耳目一新。正當這群躍躍欲試的人精心策劃革命時,另外一些也逆流而上,然而他們卻執意認為任何著名的鍾錶風格和精湛的工藝都是永恆不變的,因此他們沉迷其中。如Kari Voutilainen,來自於大霧瀰漫的北部,正是他使製表技術得以完善;抑或是Laurent Ferrier,致力於尋求古典主義的本質;再就是H. Moser & Cie,最大限度地實現美學及工藝的純粹。在這如音樂會般嘈雜的環境中,其本身也是一種根本形式上的變革。

 MB&F:愉快的變革

型号:HM6 太空突击队
型號:HM6 太空突擊隊
MB&F和鍾錶創作者David Candaux專為HM6開發的三維鍾錶引擎飛行陀飛輪與伸縮式防護罩。淺藍色950鉑金戰斧自動繞線轉子。雙鋁汽輪機驅動的繞線轉子。動力儲存72小時。 18件限量版

十年之前 Max Büsser 創立了MB&F,作為馬克斯•巴瑟和老友時,所有人都把他當做瘋子,高級鍾錶業沒有《馬克斯•巴瑟和老友》的一席之地,這不是讓我們玩樂的地方。鍾錶業是嚴肅的!這些人現在恐怕是在啃自己手指頭了,因為MB&F充分表明了,就算是高級鍾錶,我們也可以保留它那孩子般的寶貴靈魂。噴射,衛星,各式各樣的太空船,機身,青蛙•••MB&F的設計沒有限制和禁忌,每個新的機械都是一次大事件,開闢一條全新的道路。

但是MB&F鍾錶非常有趣的方面,是不應該選擇能力超凡的老友,他們將馬克斯巴瑟想象中的未來火流星機械化,配上車身,這都是憑著他們的創造才能和愛意。未來火流星是由他的同僚兼好友,設計師艾利克•紀荷來精心修飾的。

當馬克斯•巴瑟推出他非常「傳統」的Legacy Machine腕表時.,甚至他身邊的親信也再次覺得他瘋了。圓拱下面的平衡擺輪顯得莊嚴,這是對傳統鍾錶的一次徹底的重新闡釋,它華麗地表明:未來是由那些對過去深究的人創造的。

HM6最初的靈感來自我童年的一個日本動畫電視連續劇,太空突擊隊(英語叫未來艦長),弗朗艦長有一個叫彗星的飛船,由連接管連接的兩個球體組成。我想像將這樣的兩個工藝集合起來,於是太空突擊隊的種子就這樣種下了。

鍾錶機械N°6’s錶殼的有機弧形線條是源於20世紀初貼上生物形態主義標籤的藝術運動,這裏的藝術是仿造所發現的大自然和活物天然存在的形狀和樣式。

生物形態的表達可以在馬蒂斯的,高迪,馬克•紐森的或德國工業設計師路易吉•克拉尼的作品中找到。繼首版50隻5級鈦之後,鍾錶機械N°6(又名HM6太空突擊隊)現在是用18K紅金精心製作的。HM6 RT擁有飛行陀飛輪與伸縮式防護罩,球形的時間顯示,配有最小化的汽輪機和475個組件的自動上鏈機芯。輕輕敲擊,你甚至可以聽到它發出咕嚕聲!

Maximilian Büsser


 Urwerk:徹底的變革

型号:UR-210S 全金属外壳
型號:UR-210S 全金屬外殼
機芯:UR-7.10;動力儲存:39小時 ;卷繞系統:自動上鏈耦合到汽輪機 ;指示:專利的旋轉衛星,小時漫遊和三維逆行分針; 動力儲存指示;專利纏繞效率指標。標記,撥號盤,索引,指針和衛星超夜光處理。

當我佩戴一款和域手錶時,我便想起Félix Baumgartner 和Martin Frei,為了獲得成功像特魯瓦人一樣工作。他們獻出了自己的肺腑和靈魂,相信你們能感受到,該品牌的一位無條件支持者向我們說到,他還不是唯一一個。創立於1997年,和域是新鍾錶最徹底的先驅者之一,在此之間引起了打亂點和展現方式的巨大革命。從未放棄對鍾錶的真正尋覓-精密和可靠性的聖杯,對此孜孜不倦的鑽研,甚至在他們的機械裏面加入智慧(那著名的自控板和電磁兼容組件的光學感測器)。與此同時,他們也開闢了一條道路,那就是半模擬半數顯的衛星時間。

工藝上的超高特技(逆行指針,可收回指針,圍繞自身旋轉的方塊)它們的實現是一種使眾人驚詫不已的審美學:強大而有力,卻也緊繃和有組織的腕表,同時從科幻小說的世界和十七世紀的盔甲來獲得靈感。Félix Baumgartner對鍾錶的嚴密甚至是嚴格以一種令人驚訝的,獨一無二的,堅決現代的方式與Martin Frei前衛的藝術世界結合在一起。他們的手錶是有靈魂的,因為他們付出了自己所有真心。

我真的不認為我可以做的更好:在我眼裡,UR-210S,是我們迄今為止最有成就的創作。這是我最喜歡的作品!許多人已經知道UR-210軌道的複雜度和壯麗的逆行分針。然而,這種「S」版本卻是用它的全金屬手鐲增加了一個更強大的單色美學。

UR-210的衛星複雜度和逆行分鐘是原始和爆炸性的。主要特點是高科技,超大,三維逆行分針。它的功能是封閉小時衛星和指示時間,因為它橫切0到60分鐘的刻度。這穿過一個小時時間的旅程是平滑流暢的,追蹤了120°的弧度。但是它的本色卻顯露在第59分鐘結束時,然後尖銳鮮明的「點擊」信號分針回歸其出發點,在不到0.1秒的時間里,指針飛回至停靠下一個小時的衛星。

Martin Frei


 Christophe Claret:遊戲王手錶變革

型号:POKER
型號:POKER
機芯:自動上鏈,組件數655,雙發條盒;動力儲存:約72小時。功能:小時和分鐘顯示;2個遊戲:自配音樂的德州撲克遊戲和輪盤賭遊戲,專利教堂種;表面:白銅材質外鍍玫瑰金,黑色PVD處理的橘紅寶石指針外塗Superluminova發光塗層,限系列20隻。

Christophe Claret 是1990年和2000年鍾錶業革新不可或缺的產物,最開始它還只是分包商,被打上其他品牌的印記:在機芯上加入藍寶石,鈦質的陀飛輪軌道甚至機芯……而他卻在2009-2010年危機最深的時候推出了自己的品牌。真是個大胆的賭注!

在這方面,Christophe Claret可以說是最年輕的獨立變革品牌之一。如果說一開始,與其他早期投入冒險的品牌相比,它並不具備那些優越條件,那麼如今,它可以盡情享受意外的收穫,並最終載譽而歸。

在這些品牌當中,尤其是 Margot,它為高難度的女性手錶打開了突破口,還有Aventicum及其奇幻盒,以及所有圍繞Poker,Blackjack 或 Baccara設想的遊戲變化。在細微的周圍環境中,Christophe Claret 不斷地挖掘靈感最豐富的源頭:那就是童年!

Poker型號體現了鍾錶行業有史以來從未出現的複雜性。它的複雜性在於要將52張撲克牌進行隨機排列以提供100 000 種可能的遊戲組合方式,從而使得三名玩家對抗莊家來玩德州撲克成為可能。此外,我們在手錶內部還設置了輪盤賭的遊戲方式。

我一直都積極致力於推出市場上從未出現過的手錶,儘管無論是在工藝上,還是在商業上,這都是最困難的一條路。當我想推出這款產品時,我腦子中呈現出了1929年危機之後的那些瘋狂的年代,於是我想象著繼2009年危機之後的那些瘋狂的年代。正是在這種念頭的促使下,我想推出一款新產品。瘋狂年代雖從未發生過,然而有了這款手錶,我們便不會感到厭倦,它依然是當下的一種趨勢。

Christophe Claret


 De Bethune:萬年曆的變革

型号:DB28
型號:DB28
機芯 Calibre DB2115:手動上鏈,自調雙發條盒,有平整的末圈弧度全新硅/白金平衡輪的調速機構,三重避震減震系統,獨有的立體月相顯示。

De Bethune品牌是David Zanetta和 Denis Flageollet兩者共同的成果,儘管大家覺得這不太可能,但前者是一位造詣極高的義大利唯美主義者,有著敏銳和無人可及的品味,後者是一位鍾錶大師,對侏羅山的寂靜情有獨鍾,也對古典鍾錶極其熱愛,正如熱愛「Résonique」原理和雪地里的星光一樣。正是他們兩,將一個絕無僅有的鍾錶業呈現給世界,這是一個充滿生機,成熟的,工藝和風格上創新的,獨一無二的鍾錶行業。

對於「古典的」和「現代的」這樣的形容詞,從鍾錶商的口中出現的頻率實在是太多了。從De Bethune手錶來看,鍾錶業確實可以走得更遠。從表面上看,她借用古典主義的平衡,度量和簡單原則。然而她是通過完全現代的方式來達到這一平衡,其中包括基礎研究,新材料的掌握,結構的精簡與現代性,對裝飾的格外用心,錶殼與機芯的緊密結合,對佩戴的舒適度以及輕便,操作簡單的關注,所有這些都交織其中。

於是,不管是在思想上還是財政上,這都是一個完全自主設計和實現的鍾錶,這必將在他的時代留下印記。難能可貴但毫無賣弄,非常現代卻不示範,持久而獨特。

憑著DB28,我們贏得了日內瓦高級鍾錶大獎的2011金指針獎。這款手錶保持了我們一貫的創作風格。由於受到懷錶和球狀月相的啟發,DB28的錶殼形狀是特有的,並在錶盤12點鐘方向飾以著名的皇冠標誌。就如同我們觀察天空中的景象一樣,它通過獨特的顯示系統讀取月相,並藉助白金和藍鋼球體繞軸旋轉完成月相顯示,精確度達到每 122 年才會累積 1 天的誤差。

DB28由機芯 Calibre DB2115 提供動力;自調雙發條盒和帶有平整的末圈弧度全新硅/白金平衡輪的調速機構以及三次減震器減震系統保護,大大提高了腕表的精密性。DB28 保持了 Belle Epoque 的一貫風格,其飽滿的背部是以獵人式懷錶形狀為藍本,同時融合了動力儲存顯示。

Pierre Jacques


 Hautlence:鍾錶結構變革

型号:VORTEX
型號:VORTEX
HLR2.0內部機芯,包括齒輪系和自動上弦裝置。鏈條顯示的半牽引時,逆行分針,移動橋式機芯。限量版88隻。

如若要列出啟發了納沙泰爾鍾錶的現代建築家,那應該就是Norman Foster, Jean Nouvel, Frank Gehry這些人了。與其他品牌相比,納沙泰爾更像是一個研究「建築學」的企業。當然,說的更遠一點,在最開始的十年裡,他們是圍繞著艾菲爾鐵塔,儒勒.凡爾納和蒸汽機來思考的!

旅途中,Guillaume Tetu會從他所參觀的建築的深處來汲取靈感,創造款式。在Guillaume Tetu Meylan的影響下,Hautlence腕表常會從建築內部穩固技術中受到啟發,其生產的鍾錶往往也十分堅固耐用。Hantlence堅固耐用的性能與其「兄弟」品牌H. Moser & Cie極為相似。於是,一股新的,正合時宜的清風吹向了納沙泰爾Hautlence,總是將更大胆和審慎的「動力雕塑」獻給鍾錶業。

我們的新型號VORTEX採用的是我們自主創新的機芯HL2.0的升級版,藉助這次機會我們對機芯HL2,進行了改進,可旋轉的調速機構框架確保了精準的時間顯示。機芯板橋和鐘擺平衡性的改變促使了調速機構框架的升級。這款的特性就是它是水平製造的。這是鍾錶業的又一次革新:在專業度上,我們在尊重一切的同時藐視一切。

我一直都從建築學汲取靈感來推出款式。因此,我要求一起合作的巴黎設計師從建築物的線條來獲取靈感,如同香港中銀大廈或紐約自由塔。我是一個構造設計師,當我踏進鍾錶行業的時候,我便發現它與建築業的許多關聯,比如透明度,能量和振動。

Guillaume Tetu


 HYT:液體顯示時間,高科技變革

型号:H3
型號:H3
功能:逆行流體小時,逆行分針指示器,齒冠位置指示器(T-N-W);動力指示(背面),按鈕式小時旋轉;機芯:機械和手動上弦,獨有的HYT機芯,限量系列25隻。

毫無疑問,HYT品牌是鍾錶業和高科技之間最好的連接橋樑。三年前,HYT基於全新領域液體手錶,以一種獨特的腕表震驚了整個世界。HYT無疑給出了一個關於橋樑的最好例子,它存在於鍾錶科學與科學本身之間。它的第一塊鍾錶面世也只是三年以前,它啟動是基於流動的創新系統,來創造獨特的腕表。HYT用自己獨特的變革向世界展示,除了鍾錶業內,在沒有任何一個行業有如此的變革。

古代人們用漏壺和水鍾來記錄時間,現在人們早已喪失了用水來記錄時間的想法。然而HYT研發人員仍然夢想製造出一枚能對抗引力丶並以液體來顯示時間的液顯機械表。通過高科技納米技術,他們實現了這一夢想,打破傳統禁忌,開闢了了一條創新新道路,打造完美未來派腕表。未來,不僅在鍾錶業,微流體技術勢必在醫療,機械自動,和美容業內大放光彩。

HYT繼推出顛覆鍾錶傳統的H1及H2腕表后,整個鍾錶業界都期待著HYT的下一枚新作。H3的雛形是啟發自以液體描繪時間流逝的概念,這個全新的領域不但由HYT這年輕的獨立品牌一手開創,更於這領域里徹徹底底重新創造出不同的腕表款式。H3不但解構時間,還要圍繞其基本原則重建時間:由兩個風箱狀儲液槽經管導內輸出螢光液體來作時間顯示。「我們從一張白紙開始,憑著我們的液體經驗創造全新的東西」,HYT總裁Vincent Perriard說。如何放置風箱狀的儲液槽完全是一項極大的挑戰。它是一連串的機械組件(包括主軸丶感應器及保溫調節器),如何與儲液槽配合便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難題。

反鍾錶傳統,H3並沒有正午顯示丶也沒有指針。H3是獨立創造的腕表。這為H3特別設計的錶殼與機芯完美配合。HYT聯同其夥伴成功地創造出這枚架構極為複雜的腕表。其中一個主要的挑戰在於制定錶殼和藍寶石水晶的形狀。機芯更是另一重大挑戰,因為H3需要包含逆跳機芯所需的動力,同時亦需要為旋轉錶盤提供動力。

Vincent Perriard


 亨利慕時H. Moser & Cie:克制的變革

型号:ENDEAVOUR PERPETUAL CALENDAR FUNKY BLUE
型號:ENDEAVOUR PERPETUAL CALENDAR FUNKY BLUE
白金型號,天藍色的煙霧錶盤,角羚羊皮錶帶,機械手動上鏈內部機芯HMC34 ;動力儲備:最少7天。

亨利慕時,是一個雄心勃勃逆潮流復興的故事,使得這家商鋪如今成為簡約鍾錶的權威象徵之一。提起簡約就會尋求簡化屏顯、機芯和表形的貼合以及平衡表面等複雜的製作工藝。

亨利慕時之前是由Georges-Henry Meylan(也持有納沙泰爾)創立的墨爾本家族控股企業,由他的兒子Edouard Meylan管理,現在是鍾錶古典主義的最佳代表之一,最好的要數它的樣式。但這個古典主義不是回到過去,而是恰恰相反。他從過去汲取最好的經驗和最苛刻的教訓,以揭示絕對現代性的方式來對它重新進行詮釋。

綜合工廠製造他們自己的調試工具和發條,可互換擒縱機構單元的發明者,更美麗簡單萬年曆的創造者,亨利慕時也用他獨特的方式與常常被表現狂(自己的款式,機芯和構造)誘惑的主流鍾錶業決裂。而這裏的一切都是克制,美麗和詩意的。正是這些使得如今的鍾錶業如此寶貴和不可或缺。

有了這款新手錶,我們的意圖便是拆除偏見,還擊那種萬年曆僅限於經典款式的看法。我們用電光藍萬年曆進行回擊!其目的是為表迷們搜尋有傳統吸引力的款式,值得一提的是手錶避免成為一種現代潮流,但也不會是像祖輩所戴的手錶一樣。在不犧牲設計的情況下,我們試著青睞于優雅和傳統:萬年曆以電動藍色錶盤為特色,搭配真皮錶帶和強大質樸的外觀,包括自然斑紋,這形成了錶盤與錶殼精緻細節和拋光的完美對照。包含了HMC341自製機芯,這個萬年曆使用索引來顯示月份,並且在任何時候都不損害機制的進行向前或向後的調試。

Edouard Meylan


 Laurent Ferrier:工藝的變革

型号:GALET SQUARE
型號:GALET SQUARE
FBN 229.01自動上鏈機芯,以棘爪式微型自動盤自動上鏈,動能存儲72小時。

Laurent Ferrier出生於一個製表世家,Ferrier這個名字已經與精湛製表工藝緊密聯繫在一起,Laurent Ferrier也與其他八位製表人一樣經歷如此徹底和瘋狂的道路,但他在當前鍾錶業也體現出一種罕見的風格,驕傲獨立的鍾錶大師的風格。他毫不猶豫的創新,但卻一直在傳統的手工業里和他獨有的細緻里進行革新。一個哲學思想可以很好的概括他的口號:創造性的經典!

他在2010年推出了自己品牌。第一次參加享有盛名的日內瓦高級鍾錶大獎時,他就獲得了男士腕表獎,這在歷史上是第一次。如今,他的Galet腕表因為細緻到讓其他品牌手錶黯然失色而受到一致尊重。它體現了一種敘述形式和超越時間的優雅。這讓我們想起Samivel的一首詩:「在鋪滿鵝卵石的海灘上,我們能看見什麼?那一望無際的鵝卵石,看起來彷彿一模一樣。但如果挨近了看,有的圓有的方,還有的是石榴色,翡翠綠或斑駁的顏色...」

當巴塞爾表展推出 Galet Square 這款表時,就設計方面,我們更願意說是演變而非變革。 所謂的變革,應該是體現在品牌觀念的轉變、注重細節與精修的鍾錶傳統與技術革新之間的跨越,以及運用前衛材料對機芯進行結構創新的舉措上。

我特別注重和諧美感,這次我想從空白一頁開始來重新認識我所創製的Galet腕表。Galet腕表錶殼和機芯的體積必須嚴格遵守一定的比例。另外,這也是我們第一次提議使用精鋼材質的錶殼。腕表採用的是FBN 229.01自動上鏈機芯,以棘爪式微型自動盤自動上鏈,動能儲備達三天。 這是品牌自行研發的第三款機芯,甚至組裝跟調校也都在我們的工作坊里完成。

Laurent Ferrier


 Voutilainen:溫柔的變革

型号:GMT-6
型號:GMT-6
獨特的機芯內部設計,六點鐘位置為GMT功能窗口;新的直接脈衝式卡子和兩個擒縱輪;機芯:30mm*5.60mm, 德國純銀材質,外鍍玫瑰金保護層;無卡度遊絲擺輪系統,振頻:每小時18000次;所有生產,結構、製造、手工精削和組裝全都在Voutilainen工廠;錶盤尺寸:39mm;正反面藍寶石玻璃,並有防反射處理

從一張攝於2007年日內瓦鍾錶大獎頒獎典禮時拍攝的老照片,讓我們認識了Kari Voutilainen,當時他獲得了男士腕表大獎,單從照片上看,他並不突出,低調地站在後排,如果不細看,甚至都找不到他。其他獲獎者自豪地擠在領獎台前面地位置,雖然他們當中有些人連銼刀都沒有碰過。然而,他卻憑藉著卓越的才能,謹慎、耐心、謙遜、堅韌的態度躋身世界一流鍾錶行列。他宛如一匹黑馬,以驚人速度沖在了鍾錶行業最前沿。

從某種程度來說,他的變革是自己重回鍾錶業的必備條件,如果沒有他對細節和精加工近乎狂熱的追求,測時鐘表也不會有如今的發展。這位來自芬蘭汝拉山深林的製表人以特有的平穩和近乎執著的專註追求高精度,他堅持著走自己製表人之路,雖然孤獨,卻保持了他獨特的風格。他思想縝密謹慎,堪稱一個獨立的製表人。他做的每一款表都是精品,凝聚了無數心血,因為稀少,方才珍貴,我們不應期待他做大做強。

我們推出的新款GMT-6手錶設計簡單舒適,結構穩定耐用,配有獨有機芯,它代表了當今世界製表技術的最高水準。該機芯的設計靈感源自Vingt-8機芯,但這枚全新設計的機芯將GMT兩地時完全整合其中。與Vingt-8相比,多了70多個新組件。佩戴者可以從6點鐘位置的小錶盤處讀取GMT兩地時。秒鐘數被印在小錶盤周圍,而三角形則指示GMT兩地時。GMT兩地時錶盤每隔24小時旋轉一周,為了方便易讀,小錶盤帶有日夜指示功能。按下表冠,便可進行調節,按一次,立即前進一小時。該款手錶機芯是純手工製作,錶盤均採用純銀進行手工打磨。

Kari Voutilainen


源自: Europa Star腕表雜誌 2015年九月刊










WorldWatchWeb.com

除非特別註明,本網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均屬Europa Star名表世界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隨意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 「稿件來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watches-for-china.com」,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廣告客戶關於我們聯繫我們免費訂閱